指间小说网 > 重生九零小哭包 > 第627章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但不管她多生气吧!

    她爸妈,爷爷奶奶都说程光旭是个有出息的好孩子,性格也不错,双方长辈交情不浅,也算是知根知底了!

    付思蕊简直气死了!

    要不是昨晚有她妈妈拽着,她非得跳起来撕烂程光旭那张虚伪的嘴脸!

    张沐雪和苏元沫面面相觑,无话可说。

    付思蕊又气鼓鼓地说:“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他小时候是怎么欺负我的,当初军训的时候又是怎样罚我跑步的!想要我跟他结婚?痴人说梦!”

    苏元沫眨眨眼,出声提醒道:“付思蕊,你还没满二十岁,就算是结婚,也办不了结婚证啊!更何况他职业特殊,不能存在作风问题,所以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相亲而已,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分开,又不会真的把两个人不清不楚地捆绑在一起!

    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在意的!

    付思蕊轻哼了一声,翻着白眼说道:“事情可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我爸妈和爷爷奶奶非常满意他,昨天晚上他的嘴巴像是摸了蜜一样,把我爸妈和爷爷奶奶哄得团团转,这个卑鄙小人,简直无耻!”

    她在家里,向来没有话语权,只要爸妈和爷爷奶奶被哄高兴了,突然之间让她嫁给程光旭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皱了皱眉头,付思蕊扭头非常认真地对苏元沫说:“其实,我的真名不叫付思蕊,而是付思沁,只是大我两岁的姐姐三岁的时候去世了,我本来就是爸妈偷着生的,我又还没上户口,我爸妈就干脆让我顶了我姐的名字!”

    苏元沫和张沐雪:“???”

    双脸懵逼!

    然后还没等到她们开口说话,付思蕊就又非常气愤地说道:“所以,我现在的身份证年龄已经满二十了,可以领证了!”

    一说到这个,她更是气得火冒三丈。

    张沐雪和苏元沫立马向她投去了怜悯的目光。

    苏元沫绞尽脑汁地想了想,出声安慰道:“其实我看程教官其实长得也不差,性格虽然算不上温柔,但也非常有男子气概!你跟他在一起,应该不亏啊?”

    “你说的什么鬼话?”

    付思蕊很不优雅地瞪了苏元沫一眼,咬着牙说:“我看他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又黑又壮,丑不拉几,还想和我结婚?做他的春秋大梦吧!”

    张沐雪觉得有些好笑,忍了半天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在付思蕊扭头瞪过来的时候连忙摇头道:“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象一下程教官跟你在一起的样子,觉得很有喜感!”

    确实很有喜感,张沐雪一点都没撒谎,付思蕊更气了。

    张牙舞爪地就要教训张沐雪,张沐雪奋起反抗,好在课间时间过得快,很快老师就走进来开始上课,打得难舍难分的两人才安静下来了。

    苏元沫扭头望了张沐雪一眼,感慨道:“记得刚见你的时候,你温柔安静得不得了,这才多长时间,你就跟付思蕊学坏了啊!”

    张沐雪嘿嘿一声,瞅着老师没往这边看,凑到苏元沫那边去,低声说道:“人嘛,总是会变的,当时咱们不熟,我可不得收敛点吗?现在咱们都这么熟悉了,我就不用再装模作样了吧?”

    苏元沫:“???”

    学到了!

    晃晃悠悠地,又过了好几天,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雨,把苏元沫和白江沉落在了出租屋里。

    从来没有逃过课的苏元沫还在纠结该怎么去上课,初中时候常年逃课的白江沉就已经不慌不忙地告诉她:“不逃课的大学还叫大学吗?这么大的雨去不了,老师会理解的!”

    苏元沫被说得一脸纠结:“逃课总归是不好的,更何况我今天满课,不去太不像话了!”

    “别着急,你的专业知识不难,自己多看两遍也就懂了。等明天去了给你同学要笔记看看也就行了,偶尔逃一次课有什么关系?”

    白江沉扭头望着苏元沫,轻谈着说道:“今天的雨太大,风也不小,根本没有办法打伞去学校!与其被淋成落汤鸡,不如就在家里好好看书!”

    苏元沫看着窗外的倾盆大雨,抿了抿唇,被说动了。

    吃过早餐,看了会儿书以后,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苏元沫反而没有这么焦躁了,到最后竟还有些心安理得。

    直到中午,雨才小了些,天空暗沉,仿若黎明破晓时的样子,一道闪电划破长空,伴随着雷鸣声嚣张跋扈地把暗黑的空间闪亮。

    苏元沫打了个哆嗦,扭头对奋笔疾书的白江沉说:“还好咱没出门,不然要是被困在学校了怎么办?”

    白江沉抬起头,见小姑娘一脸后怕,伸手拉过她的小手,把她带到身边来,温声细语地问道:“做到我身边来,这么大的闪电,估计很快就会停电了,咱们把书放好就去房间把!”

    苏元沫深以为然。

    这个年代,基本上一下大暴雨就一定会停电,不多时苏元沫和白江沉就听到外面传来噼里啪啦的巨响。

    两人扭头望向窗户,就见小婴儿拳头大小的冰雹咚咚咚地砸在窗户玻璃上。

    苏元沫担忧地说道:“这冰雹这么大,该不会把窗户给砸烂吧?”

    这个,倒是有可能的。

    白江沉拉着苏元沫起身走到房间,站在一个离窗户最远的地方,低声说道:“别怕,不会有事的,你先现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外面搬凳子进来!”

    白江沉话音刚落,就听到嚓嚓两声,家里突然陷入暗黑中。

    停电了?

    苏元沫立马伸手抓住白江沉的衣服,拧着眉头尽量让自己变得淡定,她深吸了一口气以后,出声道:“床离窗户挺远的,不如咱们还是去床上坐着吧!外面还有一个阳台呢!就算是下冰雹打破了玻璃,也打不到房间里来!”

    “好,那我们过去!”

    白江沉点头,伸手牵着小姑娘的手,在闪电劈下来时,他顺着光线把小姑娘牵着走到了床边。

    坐下来之后苏元沫长舒了一口气,紧抓着白江沉的手,再一次感慨道:“下了这么大的冰雹,也停电了,估计学校里应该也不会上课了!得亏咱们没去学校,不然都回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