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上仙,入赘吗? > 第七十七章 烟罗神君
    青鸾甩开眼线回了桃栖,凌霄和离萱正一脸焦急的在桃林入口等待着,见他只一人回来了凌霄眼神有些黯淡了。

    “青漓姑姑如何?”离萱问出了凌霄的担心。

    “不必担心,她很快就会来了。”青鸾会意一笑,这丫头倒是个人精,只不过,若她离不开他就更好了……

    “天界的人会找到这里吗?要不我们早点撤离?”

    “不会,桃栖外有一个上古阵法,其中我又设了一个阵法,只有我同师姐能解开,且不论上古阵法天界可否会解,他们估计都不能寻到此阵。”此事他是胸有成竹的,但究竟是谁派了眼线跟踪他,用意又何在,他不知,但隐隐担心萱儿的安危。

    青漓果真带着天兵到了阵法之中,天后笃定她不敢逃,并没有亲自前来。正当天兵分不清方位之时,她脱离了掌控,寻到了阵眼,便是青鸾布下的失魂落魄阵,也就是桃栖所在。

    她很快打开了结界进了去,就在结界将要关闭之时,一抹紫色身影随即也闪了进去,能听见若有若无的吐息,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映入眼帘的是满树桃红,绯红的花瓣铺就一条小路,路的尽头便是那个一身素衣的男子,用欣喜的目光迎接着她。

    凌霄其实在桃林入口不远徘徊了很久,青鸾和离萱劝不走,只好任由他等了。他的面色好了很多,总算衬得起这身白衣,紧张的拍了拍自己袖子上不存在的尘灰,青漓那管得了那么多,直扑了过去,头偏着倚在他的怀中,双手紧紧抱着他。

    良久凌霄终于小心翼翼的伸手将她揽在怀中,这一刻,他们都等了太久太久!

    “咳咳,青漓姑姑,这下我是不是该叫姑父了?”离萱突然走了出来,青鸾跟在她身后,听见这话揉了揉她的头发,“不许瞎叫!师姐,大殿下,这边请吧。”这要是叫姑姑姑父,那他又是她的谁?离萱翻了个白眼,并未多说什么,跟着去了水榭之中。

    树林中,天后再次发了怒,这个该死的青漓,竟然将一众天兵带进了一个上古阵法!据落单的天兵来报,他不过慢了一步没跟上队伍,再抬头时众人已经消失了,周围有不寻常的灵力涌动,他赶紧回来报信。

    “姐姐莫气,那丫头指不定自己也走不出来呢,呵呵……”娅弥掩嘴偷笑,那丫头自然是能走的出来的,不过气她一气罢了。

    “天后娘娘,这会解上古之阵法的,不是还有几人吗?黛月提议快些将那妖女抓起来,莫错失了这大好机会!”黛月说这话时都有些不像她了,天后天妃纷纷看向她,她却好像没说这话似的,十分淡然。

    娅弥未发话,天后却突然想到了,同青漓同门的,不是还有一个烟罗么?“谁愿去陀罗岛请朱雀神君?”那个烟罗也是个难请的,不过此刻也只有她更好使了,据说烟罗同青漓青鸾关系也不是很好,倒是可以利用一番。

    “天后娘娘,绿袖愿去!”黛月身后的绿衣丫头站了出来行了一礼,见黛月无异议,天后便准了,派了两位天兵护送去了。娅弥倒是看了绿袖一眼,虽说黛月本就是烟罗的侄女,但这个丫鬟,未免爱出头了一些,黛月此刻倒一点公主架子都没有。

    到了天界一处仙岛,便是陀罗岛,岛上有陀罗仙宫,是四大神君之一朱雀神君烟罗之府邸。绿袖命天兵在岛上入口处等待,这岛上很多奇花异草,有的是救命仙草,有的有剧毒,不熟悉的人丝毫不敢踏入。绿袖自小跟着黛月,烟罗又是十分疼爱这个侄女,绿袖自然也是出入多次陀罗宫,也并未引起天后和天兵的怀疑。

    “神君,天后娘娘命我来请您过去一趟。”绿袖很快过了陀罗仙宫门口的搜身检查,通报进来之后,被允进了大殿。“你们都先下去吧!”主座的女子身姿妩媚,面上蒙了一层纱,只露一双精明美丽的眼睛。

    据说烟罗神色十分美丽,六界皆知,但不知为何终生未嫁,索性蒙上面纱,再不露真容,画像也俱被毁,恐怕只有一些故人知道她什么样子了。不过能代表她的便是额头闪闪发光的凤翎花钿,还有她腰间六界乃至上古独一份的摄魂铃,至于她的神兵,是一把古琴,名为殇羽。

    “绿袖,天后娘娘唤我何事?”烟罗眼神淡淡一扫,绿袖身子已然有些颤抖。

    “是……是为了大殿下凌霄,天后怀疑是被孟婆掳走了,天兵被孟婆带到了一上古阵法中,特让我来请您。”

    “哦,如此说来,为何不去请战神殿下?”

    “战神……战神殿下路过说,此事还得上报元始天尊那里,天后娘娘便只好让婢子来请您了。”

    “罢了,如此本君便去一趟吧,如意,带上我的殇羽。”

    很快几人就同天兵到了人界,天后娘娘欣喜,只微笑颔首,天妃娅弥则起身行了一礼。

    “烟罗神君,多年未见,此番实是无奈,还请神君相助!”天后又虚行一礼,却是烟罗身后背琴的丫头如意上前扶起,天后也不好计较,毕竟神君是守护天界四方的。

    “天后娘娘不用客气,守护天界是本君职责。”此话一出天后有了数,想必绿袖也说了为何而请她来,这番便是站在她这边了。

    天妃正牙痒痒,这君衍怎么还未过来?死小子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倒是烟罗正要同天后入林中之时,一抹白色身影到了面前。

    “洛玄拜见母后,神君,天妃。”他听闻消息便匆匆赶来了,前半日他还在宫中苦练功法,许久未听闻外界消息,是天问紧急通报告诉他这些事。他想着若是青漓劫走了哥哥,远走高飞也好,他就来助他们一程,虽然他只在画中见过哥哥,但他希望哥哥能得到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