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上仙,入赘吗? > 第五十章 放下,谈何容易
    寒鸦到了迷踪谷,进了魔障林就见白若晞躺在一颗树上休息,她也是胆大,不过在魔域禁地都呆过,不怕这魔障林中的凶兽也属正常。

    突然发现一条绿色的巨蟒慢慢爬到了那枝干旁,眼看着信子就要吐到若晞脸上去了,寒鸦按耐不住出手,却还是迟了一步……

    若晞睁眼,就见到一张血盆大口,她的离魂萧先飞了出来,变长变粗了几倍,抵住了那巨蟒的上下颌,那巨蟒咬也不是,吞也不是,终将那绿杆甩了出去。

    若晞跳下了树,接住了那杆,直接就将那巨蟒几下打趴在地,每一次重击都将那粗壮的蛇皮生生割开,直至血肉模糊。巨蟒挣扎了几下咽了气,寒鸦早已收了攻势在树顶看完了若晞的一招一式。

    “出来吧,寒鸦。”若晞收起了离魂萧,也察觉到了树顶有人,清肃宫的人,都这么爱袖手旁观吗?

    “若晞姑娘,近来可好?”寒鸦到了若晞面前,看着她惨白的唇色,掏出了一瓶仙丹。

    “这是神元丹,你服一些,可以提升灵力。”将瓶子丢给她,示意她服下。

    “清肃宫的东西,可确定无毒?”若晞苍凉一笑,在寒鸦的注视下将整瓶仙丹都倒入口中,而后将瓶子丢还给他。

    “若魔尊发现了,你还是回来吧。”寒鸦见她如此,心中猜到了几分,若晞同魔域公主还有魔尊相处数万年,定生了情谊,如今魔域公主已经恢复记忆苏醒了,她夹在中间一定很难过。

    “我说过,我不会加入天界,也不会去清肃宫,烦请寒鸦大人转告,本分已尽,还请主子早日兑现承诺。”若晞冷淡的说完,转身就步入了密林深处。

    寒鸦目送她的背影离去,林中瑟瑟作响,是藤蔓在交互音信,他拉了一条藤蔓下来,听着藤蔓的语言,他们在说,冥界孟婆请魔尊过去一趟。

    寒鸦带着消息回了清肃宫,青鸾的伤已经好了大半,天后前来请走了黛月,清肃宫这才清净了。

    “如此看来,萱儿去了冥界,若晞呢?”青鸾正在院中烹茶,听闻萱儿讯息心宽了大半,师姐出马,定能为他说些好话化解一二。

    “若晞姑娘,说,本分已尽,还请主子早日兑现诺言。”寒鸦一字不落,青鸾皱起了眉,若晞定是与那兄妹二人已经决裂,那他岂不是在离萱眼中罪名又加了一等,不行,他得去冥界看看了……

    离煌接到了植物精灵们传来的信,火速赶往了冥界,青漓姑姑一向不会大张旗鼓的来寻他兄妹二人,如此这般,应该是妹妹去了冥界,怪不得他在人界没找到妹妹。

    进了鬼门关,众鬼魂见了魔尊都纷纷躲避,离煌却一阵风过去了,众鬼魂纳闷,今日是什么风把魔尊刮来了,还刮的这么急。

    “萱儿,萱儿……老头,我家妹妹在哪?”刮进了因果殿,四处张望只见阎王一人伏在桌案上打瞌睡,声量还提高了些。

    “什么老头,什么你妹妹,我这是因果殿,你出去,你出去……”阎王爷被吵醒不高兴了,这小子,翅膀硬了,爷爷都不叫了,寻你妹妹,我才不告诉你!

    见老头胡子都翘起来了,离煌收了往日魔尊的威严,到阎王面前撒娇,他母后可算是阎王爷爷的干女儿呢。

    “爷爷,你就告诉我,青漓姑姑在吗,我找她去~好不好~”阎王爷爷冷哼一声,他继续缠着,一向禁不住兄妹二人撒娇卖乖的阎王爷,只好松了口。

    “行啦,你去忘川河畔寻她吧,切记,避开闲杂人等,在外界人眼中,你可早就没有妹妹了!”说完不理他了,翘着二郎腿吹着口哨。

    离煌得了答案走了,阎王爷刚叹了口气,打算继续睡,又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阎王爷,好久不见,小侄前来是有一事……”青鸾是支开了寒鸦偷偷来冥界的,先来因果殿瞧瞧,结果只看见了阎王爷。

    “嘿,我说你怎么……又回来了……怎么是你,青鸾侄儿?”今天是怎么了,这一个一个的,不会都是找青漓和萱丫头吧。阎王爷皱眉,一个魔尊一个天界战神,是不能放在一起的吧,谅他这个老家伙面子再大,还是别冒这个险了,别把他冥界给掀翻了……

    “哈哈,青鸾侄儿快坐快坐,无常,快,上茶!”阎王爷此刻哪里还有睡意,赶紧将青鸾安置上坐,青鸾按捺不住想要起身,却被阎王爷按了回去。

    “叔父,小侄前来是为了寻一魔域女子,不知我师姐此时可在冥界?”

    “哎,陪叔父坐一会,你师姐不在,要不,你明日再来?”茶刚上,阎王爷却突然有些后悔,若是魔尊此刻出来了,二人狭路相逢,不是还得掐架,可他又不能赶的太明显,这可怎么办才好。

    “叔父可有事瞒着?”青鸾慢悠悠喝了口茶,他此刻突然不急了,就在这等着好了。

    阎王爷尴尬的陪着笑着,密语传音让无常去忘川河畔报信。

    忘川河畔小屋,离萱刚修炼完,她的功力提升到了两成,上次被那蛇妖一捣乱,青鸾教授的菩提心经她已经无法再练了,如今练的是魔域功法,加上这神木,事半功倍。

    青漓刚打满了一缸忘川河水,这河畔两侧,一侧是满是生气的白色彼岸花,又称曼陀罗,另一侧则是吸收了魂魄怨气而生的红色彼岸花,又称曼珠沙华。这冥界的彼岸花不归百花仙子管束,从始至今也只出了一个彼岸花仙子,那便是魔域先王后,离煌离萱的母后,沐茱。

    青漓望着这花海出了神,离煌到了她面前她才回神。

    “煌儿来了,姑姑可有十万年没见到你了,如今魔域还好吗?”

    “拜您师弟所赐,很好。”一句话正隔应了青漓,青漓可曾是母后的挚友,可惜,立场不同,冥界,还是依附天界而生。

    “我师弟,不也是你师父么,萱儿也是拜你师父所赐,才重活这一世,因果循环,谁又说的清?”这话,像是在劝离煌放下,又像是在劝自己,放下,谈何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