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第一恶霸是女生:少年,约架吗 > 第197章 197章:界门,你所不知道的世界。
    “然后我与余下两位执事在等待楚少将到来时,暂与楚少谈论了一下关于此次事件的线索,在楚少将到来后,做一次详情的报告,谁知樊少在门外与人争辩,说——”

    “界外不过是死了几个人罢了,又拿着鸡毛当令箭等不太好的言论,惹怒的楚少将,楚少将准备回去把所听所见上报给楚将军,顺便再做一次关于界外往界内运送物资报告一事。”

    简洁干练的把前因后果给解释的一清二楚的纪塭,望着脸色发沉的席老,眸光一闪。

    “席老,最近界内越发荒唐了,此次由于昱息的关系,导致界外损耗四十多余位军人,此事若是不能给出一个较为圆满的结果,那么——”

    界外界真要闹掰了。

    而界门到时候会武力镇压,强行为此事做一个结果。

    所以,在此之前你们双方,最好‘友好’的商谈出一个结果。

    纪塭这暗示意味十足的话,在场的人基本上都听懂了。

    就连那个嗷嗷着‘不过是死了几个界外人’的樊楠一都有些惊。

    死的竟然是军人?

    还四十多个?

    难怪他们火气那么冲了。

    但也不应该这么对待他三叔吧?!

    只是被禁了声,又被束缚的不能动弹分毫的少年,完本没机会开口,只能暗恨的瞪着楚十五他们,强烈的表示自己的不爽。

    却没一个人鸟他。

    听到纪塭这么说的席老,侧头看向那两个中年男人,两人抿着嘴点了点头。

    这是事实。

    他们跟纪组已经查过了。

    确实因为昱息一事,才导致界外被无故牵连,损耗那么多人。

    “抱歉。”

    席老确认了消息后,冲着楚十五弯下了腰。

    他这一弯腰,让一会议室的人都骇了脸,楚十五亦是如此,他迅速侧开身,支起席老弯腰的动作,绷直了唇角。

    “席老,这不是你的错。”

    “但终归是我们监管不严。”

    被拦下歉意的席老苦笑了一下。

    “不要有顾虑,请为那些无故被殃及的军人们,争取最大程度上的抚慰,我以界内长老的身份向你承诺,一定做到。”

    楚十五动了动嘴角。

    反而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席老可不是一般人,他这么说定然会做到,还真让他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眉头一蹙,一时难以开口。

    “嘛~,年轻人,不要这么暴躁嘛~,大家都是斯文人,坐下来好好谈谈呗~”

    “再说了,这位席老看上去很通情达理的样子,应该不会像那位执事,跟这位少年一样,这般的,唔——一言不合就威胁,两言不合就想开战的,对吧?”

    在楚十五陷入为难之地时,一边撑着下巴的楚少年,含笑的声音传进一群人的耳朵里。

    可是他的话,却让一会议室的人,嘴角皆是一抽。

    表情微妙的看着他。

    你确定你这是想做和事佬,而不是借机讽刺?

    就连席老都一脸古怪。

    “小娃娃,在场中,你怕是最小的吧?所以,你是怎么这般理直气壮的说出‘年轻人’三个字的?”

    “唔,可能,我比较成熟?”

    一本正经瞎扯淡的少年,眨着眼睛,笑意晏晏的看着席老。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能和平解决,咱们就君子一点,别随便动手的伤和气,对吧?”

    嗯,这话到说的没错。

    没了搅屎棍,几人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开始针对此次事件来商谈结果。

    席老是一个很干脆的人。

    他坐下后,直接向看楚十五。

    “你觉得该怎么理?”

    ……

    楚十五一默。

    这是把决定权放在他手里了吗?

    这么干脆利落,他还真不好提。

    他眸光闪了一下,扭头看向一边的少年。

    “少爷觉得该怎么处理?”

    ……

    拉她下水干什么?

    你才是界外的代表人好吗?

    爷就是一受害人,外加路过,顺便打探些敌情,啊呸,打探些有关于修炼之事,不瞎掺和你们之间的官场政治成吗?

    十五你真学坏了!

    楚君顾斜了楚十五一眼,对上楚十五那有些无辜的表情,似笑非笑的扯了扯嘴。

    “爷只是——”

    等会儿。

    她顿了下,伸手刮了刮下巴,黑泠泠的眼眸里,闪过诡谲。

    或许,这到是个机会呢。

    脑子一瞬间不知转到了哪里的楚少年,收回斜睨到楚十五身上的眼神,看向表情有些讶异的席老,眨了下眼。

    “自我介绍一下,我姓楚,叫君顾,眼下临时授命接受界外代表人一事,所以由我来跟席老谈,席老觉得有问题吗?”

    ……

    这小娃娃竟然是楚家的?

    真龙的后裔啊。

    那么这一身通透空灵的灵气,到也是说的通了。

    只是,楚帝在最后可是散尽了楚氏一族的真龙精血,按道理说他的后人,都只能沦为普通人。

    这小娃娃怎么会有这么空灵的灵气呢?

    到是有些古怪。

    席老眸光闪闪,笑了笑。

    “自然没有问题,楚将军的孩子,有足够的资格作为界外的代表人,但是小娃娃——”

    席老有些意味深长的看着他。

    “一旦踏进这个圈子,可就无法全身而退了,要三思啊。”

    他这类似劝解,又类似忠告的话,让楚君顾笑了起来。

    一刹那,天光乍泄,繁花似锦,皆成虚幻,唯他真实。

    “人不荒唐枉少年,做事不随心,不随情,瞻前顾后,期期艾艾,有什么意思?全身而退如何?不能全身而退又如何?一切不过只是我的决定,我若想,它便成,我若不想,它便不成,仅此而已。”

    这般铿锵有力,一往直前,无惧风浪,肆意洒脱而活的模样,让席老有片刻怔忡,紧接着便抚掌大笑。

    “好极!不愧是楚帝的后裔,当真如他一样拥有肆意果决的性子,他当年也如你这般洒脱呢!说下台就下台,说化龙就化龙,当真随心所欲到极点!”

    这话说的,好像他亲眼见过似的。

    楚君顾眸光一闪。

    不过到也有可能。

    毕竟修炼者也是可以延年益寿的不是吗?

    所以,楚家的老祖宗中,有一位还真是条龙啊?

    既然是龙,那么翱天隶神,岂不是也有可能?

    唔。

    突然也想看看那样的风景呢,定然美妙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