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锦绣农女:捡个将军来种田 > 第644章 羞愧的弄影堂主
    百里果儿此法,心中只觉得很失望,特别的失望。

    真真的是令人可笑啊!堂堂青雀堂的堂主,管理着青雀堂中的大小事务,却是如此公私不分,一味的只知道包庇偏袒自己的弟子。

    且不说作为堂主,应该一视同仁,对待犯错者,应该按照规矩来惩罚,而不是因为师徒关系,因为身体里头的血缘关系,便一味的放纵,容忍。

    放纵,容忍,很多时候,并不是真的对一个人好。

    因为放纵,包容,只会让对方越发的肆无忌惮,越发的弥足深陷,然后一步一步的走到万劫不复的地步,一点一点的步入深渊,最后只会落得一个声名狼藉的悲惨下场。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如今高清音心性恶毒,要杀人放火,视人命如草芥,可谓是人赃俱获,她亲眼所见,亲手抓住高清音的,叶妈妈等人也是瞧得一清二楚,结果到了青雀堂这边,却是高高拿起,轻轻放下,仿佛这可能陷入火海之中,被烧伤烧死,即将命悬一线的,并不是活生生的人一般!

    禁闭一年,闭门思过,说的可真真的是好听极了。

    若是闭门思过,真的有用的话,那么那些杀人放火,十恶不赦的歹徒恶人,只要在杀人放火,做下坏事之后,闭门思过,诚心悔改,便能消除身上的罪孽了.......

    如此一来,天底下哪里还需要朝廷律法,哪里还需要纲纪伦常呢?

    人人都在做了恶事之后,说自己闭门思过,会诚心悔过,便可以消除身上的罪孽,继续像个没事人一般的生活,不用承担法律责任,不用被道德伦理谴责!

    “.......”

    百里果儿的一番话,清晰的在这地下室之中回响,传入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头,青雀堂弄影堂主面色十分的难看,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是话到了嘴边却是生生的咽了下去。

    宫主说的不无道理,若是她这个三弟子那一把火烧起来,承恩伯府乃至承恩伯府那一条街上住着的人,岂不是烧伤烧死许多,那可是杀孽啊!

    闭门思过,若是真的有用的话,那她这个三弟子,便不会违背她的吩咐,本该是闭门思过,修身养性的,却是跑出去做恶事,临了还嫁祸给她,说是她这个做师傅的吩咐的。

    她何时吩咐过,要让她对承恩伯府放一把火........

    明知道承恩伯府是宫主的本家,她除非是不要命,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以卵击石的去得罪宫主。

    自己这个三弟子,小小年纪,心性便如此的歹毒,若是不重重严惩的话,假以时日那还了得。

    如今便能因为嫉妒,而杀人放火,若是真的到了那一天,到了成功筑基的那一天,只怕是会掀起腥风血雨,搅得这一片大陆不得安宁,甚至会一言不合,便动手杀人,不把人命当成一回事。

    弄影堂主心中后悔不已,暗恼她怎么就没有想清楚这一点呢?

    如今还想着同样是成国公府高家的女子,看在身体里头流淌着相同血缘的关系,帮着说两句好话,让宫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真真的是自己错了,自己一把年纪的人,却是越活越回去,活的如此的天真!

    百里果儿看着弄影堂主此时变化莫测的神情,勾了勾嘴唇,继续沉声道:“弄影堂主应该知道一句话,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神女宫有神女宫的规矩。她作为神女宫门下青雀堂的弟子,也算是半个修真者,修真者最忌讳的便是乱造杀孽,须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世间万事万物,因果循环,皆有定数,不是没有报应,只是时候未到罢了。”

    “弄影堂主此番如此的包庇门下弟子,其实不是在帮她,而是在害她.......”

    一番话,百里果儿说的十分严肃,同时目光环视青雀堂的众弟子,以及她身边的这些人。

    这一番话,她不仅仅是说给弄影堂主一个人听的,更是说给青雀堂的其她人,以及她身边的这些内门弟子听的。

    如今,师傅九天玄女告诉她,这片大陆之上,灵气已经开始复苏,拥有天灵根,真灵根的修真者,只要勤加修炼,不造杀孽,假以时日定能够修成正果,飞升仙界位列仙班。

    飞升仙界,并不可少的一过程,那就是渡雷劫,老天爷如一台明镜似的,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头,一笔一笔的都记着呢?若是坏事做尽之人,便是修为达到了飞升的境界,雷劫只怕也是渡不过去的.......

    她神女宫的弟子以女性为主,女性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时代,本来就是弱势群体,女修比之男修,想要修成正果,要困难上许多,且不可因为一时心中的不快,而造下杀孽,或是变相的害人。

    害人之心不可有吗,防人之心不可无!

    修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一点一滴的积累修为,一天一天,一年一年的经得住考验,难得住寂寞,守得住本心.......

    “宫主教训的是,属下知错了!”弄影堂主一脸羞愧的低下头,面上十分的懊恼羞愧,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真真是的越老越糊涂了,此番既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偏帮着自己这个不争气的三弟子。

    宫主说的对,生性歹毒之人,便是闭门思过,也是不会真心悔改的,反而会越发的心心理阴暗,性格扭曲.......

    她的这个三弟子,自小便是骄傲跋扈的,在成国公府的时候,责打丫鬟,欺负庶出的姐妹,入了她青雀堂之后,自持高人一等,处处打压其他弟子,如此品行不良之人,她既然一再的包庇容忍。

    是她错了,是她这个做师傅的教导不严,是她的这个青雀堂的堂主,立身不正,任人唯亲。

    如此的自己,真的不再适合做青雀堂的堂主,不再适合继续领导青雀堂的众弟子........

    记得师傅传位给她的时候,让她守住本心,对门人弟子一视同仁,有功则奖励,有过则惩罚,而如今她所做的一切,却是那么荒唐可笑,那么的愚蠢。

    如此的自己,百年之后,有什么脸面去见黄泉之下的师傅,以及青雀堂的列祖列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