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锦绣农女:捡个将军来种田 > 第264章 周氏闹腾
    阿西心中跟明镜似的,他知道李果儿说的这番话,是在关心他,他也领这份情,但是话说回来,落叶归根,他的心底里头,还是想要知道过去发生的事情的。

    逃避并不能解决事情,逃避并不能把从前的一切,当做没发生过,他需要想起以前的事情,无论那些事情是让他痛彻心扉,还是让他伤痕累累......

    于他而言,那是他的过去,是他亲生经历的事情。

    过去十多二十年的时间里,他切身的感受体验过的,想不起来,总是觉得心里头空空的,少了什么东西似的。

    潜意识里,他不想也不乐意,做个过去一片空白的人!

    李果儿愣愣的望向阿西,心中难以置信。

    她不明白为何以前的事情,让他在受伤之后,选择忘记,此时却还是想要响起来呢?

    想不起来,不是更好吗?

    心里头不那累,不那么痛苦,难道不好吗?

    摇摇头,李果儿暗道,罢了罢了,一切既是阿西的选择,那她便尊重阿西的选择,帮他用银针化掉脑海中的淤血,助他恢复以前记忆......

    无论结果是好是坏,总有她陪着阿西,一起面对。

    阿西并不是一个人!

    此时此刻的李果儿,在不知不觉之中,既然做了一个一个一生的决定,多年之后,当她回想起来的时候,还忍不住想笑。

    她来到这架空历史的大燕国,既然做了闪婚一族,在很短的时间里,便把自个一辈子的事情都做了决定......

    李果儿做了决定,阿西也同意了。

    之后的几日时间里,下河村村东头,李家三房的荒地上头,已经开始动工,挖地基,车马运砖瓦,下人们砍伐木材什么的,热火朝天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荒地上忙碌着要起房子,李果儿这边则是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围绕着阿西转。

    运用灵力,用九转十一针刺穴,需要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这一点她的随身空间里头是最好的。

    除了需要安静坏境之外,还需要病人和大夫两者体力充足,以达到最好的治疗效果......

    阿西的身体,之前受过伤,没有及时补充营养,这个时候,并不是很适合银针刺穴,辅助清除脑海之中的淤血。

    此外她在半个月之前,刚为大姐李桑儿扎针,耗费了太多的精神力,如今身体还很虚弱,也是需要补充的......

    在替阿西补身体的同时,李果儿自个儿也在抓紧时间补身体,争取早日替阿西扎针,从而帮助阿西想起以前的事情。

    村东头,李家三房的荒地上头,热闹不凡的,而在距离村东头不远处的李家院子里头,周氏等人气的吃不下饭,一天天的指桑骂槐,骂李明礼,骂三房的人!

    三房的人,一个个的对于周氏等人的叫骂,充耳不闻,依旧关起门来过自个儿的日子。

    大房二房的人,指桑骂槐的骂了几日,三房没人回应他们,自觉没趣,讪讪的闭了嘴,背地里酝酿着更大的阴谋。

    七房九房的,则是一直处于观望的状态,让人捉摸不透。

    又过了几日时间,周氏再也坐不住了,蹦跶着,跳着脚闹到了村东头,三房的荒地这边。

    周氏一只手掐着腰,一只手指着李明礼的鼻子,破口大骂道:“老三,你个黑心窝子的,老娘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给你吃给你喝,还给你娶了媳妇,如今你们三房富贵了,却是把亲爹亲娘撇在一边,自个儿享福......”

    亲爹亲娘几个字,周氏明显底气不足,一双眼睛之中满满的都是闪烁。

    她不是亲娘,她最清楚了,至于丈夫是不是亲爹,那就不得而知了!

    这几日的时间,她总觉当年的事情很是怪异,她前脚刚生下的儿子夭折,后脚丈夫便抱了一个孩子回去,让她养着,她有些怀疑是丈夫和外头的女人生的......

    “娘,你怎么来了,这里不方便,有什么事咱们回家去说。”李明礼当着下人们的面,被周氏指着鼻子骂,面色涨得通红。

    小心翼翼的陪笑着,李明礼近乎哀求的望向周氏。

    周氏打心底里头不曾把他当儿子,当年只是因为生出来的孩子夭折了,怕丈夫休弃她,这才勉强喂了几口奶水的。

    因为周氏不曾把李明礼当儿子,此时自然不会对李明礼的哀求有所动容,依旧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势,冷冽着声音看着李明礼道:“我怎么来了?你们三房吃香的喝辣的,却让我和你爹这老人吃糠咽菜,你良心上过得去吗?

    大家伙都给评评理,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儿子......”

    “老天爷,你怎么不开眼啊,这样的不孝子,就应该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周氏恶狠狠的望着李明礼,丝毫不为李明礼的哀求所动,嘴上恶毒的话,一句一句的往外冒。

    李明礼面色惨白惨白的,身形踉跄了几下,险些便倒在地上了。

    他的亲娘,他叫了四十年的娘,既然如此恶毒的诅咒他,说他不孝,还说他应该被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这真的是他的亲娘吗?

    下人们作为奴仆,心中虽然气愤,但是却只能站在李明礼身后壮胆,其他的并不敢做什么。

    其一,他们是下人,不敢冒犯周氏这个老太太,其二,她们初来乍到,并不清楚其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下河村和小杨村,那些来做工的汉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彼此眼中满满的都是无奈。

    下河村的孔四叔,岳家与周氏的娘家是亲兄弟的关系,孔四婶按照娘家那边,要叫周氏一声堂姐,而嫁给孔四叔,按照孔四叔家这边,则是称呼周氏一声婶子。

    孔四叔沉默了片刻,站了出来,含笑对着周氏道:“李家婶子,李三哥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孝子,昊哥儿等人也是孝顺的,你这话可说的不对......”

    因为孔四叔本身是晚辈,要叫李安一声李叔,周氏出嫁从夫,自然也就是孔四叔的长辈,加上是个外人,孔四叔并不好多说什么,只是点到为止。

    其实,若非周氏话说的太难听,句句戳人心窝子,孔四叔作为晚辈,是不会站出来开这个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