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锦绣农女:捡个将军来种田 > 第264章 孟村长偏帮周氏
    周氏心中恨得不行,张口想说什么,却是被人抢了先。

    “孔家四侄子说的对,李家嫂子,礼哥也是你的亲儿子,哪有当娘的口口声声说亲儿子,天打雷劈,不得好死的!”

    “李家婶子,李三哥家中但凡好吃好喝的,都给你们二老送一份,你这话可不能这么说......”

    “分了家的,孝敬钱也给了的,逢年过节给点年礼便可,人心不足蛇吞象。”

    “......”

    下河村的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着,周氏一张老脸涨得通红,进退两难,心中对那些站出来管闲事的村民们,恨的牙痒痒的。

    她这当娘的,跟儿子要点东西,有什么不对?

    分家了,就能划清关系吗?

    打断骨头连着筋,不能否认的是她对老三的养育之恩。

    周氏恶狠狠望着下河村在李家三房这边做工,赚几个银钱的村民们。“这是我们李家的家务事,与你们这些不相干的外人没有半毛钱关系,你们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吗?

    一个个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们拿了老三家的好处呢.......”

    该死的,她又不能说老三不是她亲生的,是她当年施舍一口饭给老三吃,从而才让老三活下来的。

    “切,你这人,真是不知好歹,我们只是实话实说,分明是你做的太过分了!今日的事情,若非我们在李三哥家这边做活,这事就是求到我面前,我也不会多管一丝的闲事。”

    一个十八九岁的年轻小伙子,年轻气盛的,此时毫不客气的就站出来,怒怼周氏。

    年轻小伙子这一句话,仿佛一下子点了火药似的,周氏一屁股坐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嚷着,话里话外说什么李家三房不孝顺,说她一把年纪了,还被人如此欺辱,还不如死了算了。

    周氏话里头的意思,就差直接说,她今日受这份屈辱,是李明礼等人指使的......

    李明礼一阵头疼,起初还哀求了周氏几句,说什么有话回去说,可周氏狮子大开口,说什么要五百两银子,不给五百两,她就在这里闹下去,把脸撕破。

    如此浑啬拎不清的周氏,李明礼除了满心的无奈,便只能选择跪下来。

    李明礼跪了下来,李昊和李景兄弟二人,自然也是跟着跪下来,下人们也是乌拉拉的跪了一地......

    于七一家在一旁瞧着,张口想要劝说几句,但是话刚到了嘴边,下一秒却被人抢了先。

    孟村长,人未到声先到,高声的开口。“哎呀,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一个个都跪下来了,快起来说话,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的,非得跪着......”

    话语之中是让李明礼等人起身来,可是眼底里的幸灾乐祸却是怎么都掩饰不住。

    李明礼等人跪在地上,低眉顺眼的并没看到,但是下河村和小杨村来做工的村民,以及于七姨父一家,则是看的一清二楚的。

    于七心中冷笑,对于孟村长仅存的一丝好感都没有了!

    下河村的村民们,则是面上若有所思的沉思着,眼角余光上下打量着孟村长......

    他们的村长,什么时候偏向李家老太太那边呢?

    之前不是还听说李家三房送了好些东西给村长家,买荒地什么的,让村长可是大大的赚了一笔。

    不看僧面个看佛面,看在银子的面上,村长也不应该偏向李家老太太那边的!

    小杨村的村民们,眼中燃着熊熊的八卦之心,恨不得长着千里眼顺风耳,能够听到一些内部消息,然后回小杨村之后,好生的宣传宣传一番。

    人要脸树要皮,看这个老妇人脸皮到底有多厚......

    “村长啊,你来的正好,你可得为老婆子我做主啊!

    我含辛茹苦的把老三拉扯到,给他娶了媳妇,又是帮着带大几个孩子,如今老三前脚刚刚分家了,后脚立马就富贵起来,我和老头子辛苦了大半辈子,却是吃不饱穿不暖的......

    我老婆子的命怎么那么苦啊?

    早知道会是这样,当初就不该把老三生下来,就该把他丢到山里头去喂狼,狼心狗肺的玩意,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啊!”

    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周氏整个人真的是唱作俱佳,不知道的内情的人,可能真的会被周氏的这番惺惺作态所蒙蔽,从而认为李家三房真的是不孝顺老人的,忘恩负义之辈。

    知晓内情的,则会觉得周氏真是太无耻,太没脸没皮了!

    孟村长脑中快速的思索着,一双眼睛满满都是算计之色。

    下河村的村民们,齐刷刷的望向孟村长,等着看孟村长会如何选择?选择帮那一边......

    假意轻咳两声,孟村长正义凌然的望着李明礼,训斥道:“李家老三,你这样可就不对了,李叔和李婶生养了你一场,你怎么能自个儿富贵起来,就忘了爹娘呢?”

    “不忠不孝,你真的是太让人失望了!”

    孟村长一副李明礼,李家三房做了什么天怒人怨,伤天害理的事情一般,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来一顿训斥。

    李明礼错愣的抬起头,望向孟村长,眼中满满的都是难以置信。

    一向公平公正的村长,在明知道他们李家事情的情况下,还如此训斥于他,真的还是从前那个公平正义的村长吗?

    今日的事情,全是由他亲娘引起的,他从头到尾没有说过一句重话,好心好意的劝说着,怎地到了村长眼里头,就成了他不对呢?

    他是分了家的,自然是要为自个儿的小家考虑,没道理分家之后还跟没分家之前一样吧!

    天底下,他还没有听说过这样的道理......

    李昊张口想说身什么,但是话到了嘴边,却是如同锯了嘴的葫芦,硬是挤不出一句话来,倒是十一岁的李景,气鼓鼓的瞪着孟村长,冷声质问道:“村长大叔,我们何错之有,今日的事情全是因奶奶贪婪而引起的。

    我们三房吃什么,都会给爷奶送一份,若是这样也有错,那么大伯父二伯父他们更是错的无可救药!”

    “你......”你个小兔崽子,你爹能和老大老二他们比吗?

    你爹不是我亲生的,是捡来的,吃我李家的饭长大,难道还不能多孝顺我一些吗?

    搜狗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