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兽世田园:种种田,修修仙 > 第五百章
    心下顿时五味杂粮,说不出来的复杂。

    并非是他心有不甘,不说是这王位,就算是他的身家性命只要她开口,他什么都愿意给。

    只是,就这般的远远地看着她,他心里那股不安躁动越地明显了,尤其是三日前听到父王说要禅位于她时。

    便已经心下沉重,明明她是他敬重的师父,可是他却一点都不想她坐上王座。

    总觉得他若是不阻止便会后悔...

    赫连倾狠狠压下心中的心思,姬檀啊姬檀,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

    那可是对你有着知遇之恩的师父啊?若不是她兴许你早就会被当成妖怪诛了,又怎么会有今日?

    赫连倾深深地吸了口,随后便强迫自己笑着面对此事,甚至还要极力赞成。

    齐清涟逆着光走来,晨光打在她钟灵毓秀的绝美脸颊上分外好看。

    不过外人很难看到她真正的颜容,只能看到一团白色的迷雾。

    齐清涟走至太极殿,这时候宦官高喊道:“请秦王为陛下奉上王剑。”

    这时候秦王赫连傲站了起来,从赫连倾手中接过一把气息极为厚重的盘龙剑。

    齐清涟庄严地走上前,来到秦王面前,双手接过他奉上来的王剑。

    这王剑沉淀了千年的岁月,握在手中,齐清涟只觉得一股磅礴而厚重的力量从剑上窜进了手心。

    这时候宦人打开一卷黄色的布帛,高声道:“寡人登基多年,虽一心为民,却难有建树,只堪堪保全大秦江山。去岁幸得神女相助,方才让天下归一,寡人欣慰之感恩之。然天下合一,时局动荡,寡人自知资质有限,便将天下委托于神女殿下,此后九州更名为神临大6,大秦为神临之国,钦此。”

    分散于太极殿,身着黑色官袍的众大臣,包括赫连倾和原本的秦王这时候都朝着中间那女子跪了下来。

    与此同时,在秦宫外早已聚集了密密麻麻的百姓,皆是朝着宫门的方向跪了下来。

    神女即将成为大秦新帝之时早已传遍了整片大6,最高兴的莫过于那些最低层的百姓。

    “臣等参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清冽悦耳的声音落下。

    众臣谢恩,随后站了起来。

    “请新帝带领群臣前往天台祭天!”这时候禅位大典已经进行到了最后一步,新皇祭天。

    齐清涟也知道一旦祭过天便是她离去之时。

    齐清涟一步一步地走下台阶,带领着群臣前往天台祭天,这时候赫连倾来到了齐清涟身边,为她引路。

    赫连倾抬头看向身旁女子那依旧看不清面容的侧脸,好似依稀能够透过那团迷雾能够看到一般。

    越是看着她,他心里越是慌张,那种不安感被无限放大。

    他终于忍不住唤道:“师父...”

    “嗯。”清冽的话音飘散在风中,让人听不真切,可姬檀却实实在在地捕捉到了。

    心下的不安暂且放下,却仍是不放心地问道:“师父,您会一直留在这里吗?”

    赫连倾看着身旁一袭龙袍加身的女子,小心翼翼地问道。

    “姬檀...这不是你现在该问的。”齐清涟有些无奈地说道,也没有停下脚步。

    “师父...”赫连倾心一紧,似乎有什么要破土而出?

    不是他该问的?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所以真如他所想,她真要那么狠心地抛下他离开?

    他晓得她本事通天,也晓得她要走他根本留不住,可是这纠疼的心脏又是怎么回事?

    不,他无法猜想没有了师父的日子,他该如何自处?

    或许是连这里的空气都能让他感到窒息。

    “姬檀,静下心来,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要让本君失望。”清冽而又不乏严厉的声音落下。

    赫连倾怔了怔,顿时也不再说什么,只安心的引着路。

    后来纸醉金迷的一段时间,他是多么的怨恨自己那该死的直觉?

    只觉今日便是他们之间最后的一次见面,不想果然成了真。

    天台的路并不远,众人也就花了半刻钟的时间便到达了天台。

    齐清涟看着眼前的一百零八道汉白玉台阶。

    这道台阶需要她独自走上去,可现在她想带上姬檀,这毕竟是她和崽子这一世最后一面。

    齐清涟被水雾遮住的绝丽眼眸染上水汽,一双凤眸看起来更加潋滟卓绝了。

    “姬檀,随本君上去。”清冽的话音落下。

    顿时将暗自心伤的赫连倾唤醒,原本阴沉着的俊脸重新换上欣喜。

    师父可知让他一同走上这天台祭天意味着什么?

    要知道这天台,只有帝王夫妇方能共同踏上...师父难道也欢喜他?

    一想到这个可能的赫连倾顿时羞地整个人都红了,白皙的面皮上满是粉红。

    “是,师父。”赫连倾应道。

    随后便落后于齐清涟半步,缓缓跟着那人的脚步踏上天台,那姿态就如同真正的福夫妻一般。

    “难道神女殿下这是对大殿下有意?”

    “是吧,不然为何会允许大殿下如影相随?”

    “看来我神临之国又要办喜事了。”

    “恭喜王上,贺喜王上啊,竟能得到神女这般优秀的儿媳,着实令人艳羡。”

    而恭候在下的群臣见此也惊疑不定,议论纷纷,随后纷纷向老秦王道喜,却不想老秦王并不理会,反而却十分担忧地看向自家儿子。

    这时候,两人已然到达天台顶部,齐清涟停下脚步,回头深深看了眼姬檀。

    赫连倾察觉到齐清涟的目光,有些傻傻地朝着齐清涟笑了起来。

    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齐清涟皱了皱眉头。

    随后便走向那刻印着复杂纹路的祭台,将手里的王剑插入双手插入那祭台上方的口子。

    王剑插入的瞬间,顿时天朗气清,一股浩然正气带着金光朝着齐清涟身上汇集。

    紧接着,一道充满神威的龙吟声划破天际。

    神秘又带着强大力量的紫色龙魂从天而降,围绕着齐清涟亲昵地飞了两圈,随后便化成一道龙影融合进了齐清涟的身体。

    群臣惊愕地看着这一幕,一双双眼睛里都充满了震惊,畏惧,崇敬。

    随后再也受不住那天成的龙威,朝着齐清涟虔诚地跪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