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庶门风华 > 第二百八十九章、急皇帝之所急
    颜彤回去后和马氏说了什么颜彦不清楚,她也不想去管这些事情,因为接下来她又忙了起来。

    次日,颜彦置了两桌酒,请6家的那几位老姑奶奶吃饭,作陪的请了6老太太和朱氏、黄氏还有6靖和6竩两位姑奶奶。

    这是颜彦一早答应人家的,前两天因为6靖和6竩两家请客,没轮上颜彦,所以颜彦才拖了三天。

    这件事之后,颜彦又张罗要给6端饯行,这次作陪的是6竚和颜芃,还有孟家的孟诺,孟诺曾经因为原主上吊一事和颜彦嫁给6呦一事和6端产生了隔阂,颜彦想借这个机会化解一下。

    无他,她不希望这些私人恩怨影响到朝局。

    为此,颜彦还特地把太子和几位殿下请来陪客,也把6呦从书院接了回来。

    这顿饭颜彦也是花心思准备的,上了几道有特色的菜,干煸鳝鱼丝和红烧鳝段,还有一道白灼虾一道椒盐虾和一道酸菜鱼,汤是甲鱼汤,这几道菜的原料都是从后花园的池子里捞出来的。

    因着颜彦没有上桌,6呦作为唯一的主人,倒是也知道端起酒杯站起来敬酒。

    “太子殿下,二殿下、四殿下、六殿下,还有两位叔叔,舅舅,你们到来,蓬荜生辉,第一杯酒,敬我父亲,父亲此去有千里之遥,儿子无能,不能陪伴左右。。。”后面的话6呦没有说下去,而是举杯仰脖一饮而尽。

    6端的眼圈有点红了,“这孩子,第一杯酒应该敬几位殿下,他们才是最尊贵的客人。”

    不过说是说,6端倒也把杯中酒干了。

    “无妨,这是家宴。”李稷摆了摆手,这点胸襟他还是有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坐到大家面前来。

    “妹夫不错了,都学会长篇大套的敬酒了。”李穗夸了一句。

    他和6呦打交道的次数不多,印象最深的是迎亲那天的傻气,再后来的乔迁宴上虽也开口说话了,可也没说这么多。

    “因为我有一个好娘子。”6呦说完主动给自己杯中倒了点酒,这一次他要敬的是颜芃,“叔叔,感谢您把娘子养大,也感谢您把她嫁给我,这番话迟了半年,在我心里盘旋了半年,今天总算能说出口了。”

    这话说的颜芃眼圈也红了。

    最近生了这么多事情,他真觉得自己无颜来见这个侄女,却没想到,颜彦会主动请他来作陪,更没想到,6呦也给了他这么大一个惊喜,居然会像正常人行事了,虽说言语中难免还有点不连贯和生硬,但基本的意思都表达清楚了,委实进步不小。

    不过更令他开心的是得知6呦进了丙班,再上一两年就可以下场去试试了,运气好的话,说不定也能博个功名什么的,也不枉了彦儿的这身才学和品貌。

    “好孩子,彦儿就托付给你了,你一定要好好待她。”颜芃端起酒杯,哽咽着说道。

    他是想起了家里的乱摊子,因而更觉得颜彦的可贵。

    可李稷不清楚啊,他见颜芃居然哽咽了,忙射向了6呦,“妹夫,该不是你做了什么招惹了我妹妹吧?”

    “太子哥哥放心,大姐夫不会的,是6世子想欺负大姐,大姐夫帮着大姐赢了6世子。”李穑本来正埋头对着干煸鳝丝和鳝段卖力,听见这话抬起了头。

    这是他第一次吃长鱼,没想到味道如此鲜美,又滑又嫩,还有点麻麻辣辣的感觉,简直太过瘾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听谁说的?”李稷微微拧了拧眉头,问的是李穑,看向的却是6端。

    “颜彬说的。”李穑回了一句,又夹了一块鳝段。

    6端见此只得把那天的事情解释了一下,李稷一听倒是对颜彦写的诗词感兴趣了,命6呦誊写出来。

    6呦并未离席,而是拿起酒壶给李稷和李穗几个杯子里倒了一点酒,“第三杯酒,敬几位殿下,感谢你们护着娘子。”

    “妹夫,你别搞错了,彦儿是我们几个的妹妹,我们不护着她难道护着你?记住了,有她才有的你。”李稷说过说,也端起了酒杯。

    接下来,6呦同时敬了6竚和孟诺,把客人敬完了,他这才离席去誊写颜彦的那两诗词。

    6呦一走,6端自诩为主,也端起酒杯要敬几位殿下,李稷摆摆手,“6公,酒就罢了,今日我们几个来,一来也是为你饯行,二来,是有几句话想要叮嘱你。”

    原来,李稷来之前去见过李琮了,李琮得知颜彦备酒为6端饯行,不但请了几位皇子作陪,还请了颜芃和孟诺作陪,聪明的李琮顿时猜到颜彦是在说合6端和孟诺了。

    因为自颜彦出事以来,朝堂上的党争越明显了,几乎6端赞成的,孟诺就要反对,一开始颜芃还站孟诺这边,可自从颜彧和6鸣订亲后,颜芃两不相帮了。

    而6端为四公之,且和其中两家是姻亲,如今和徐良兴也走得比较近,因而6端的势头是越来越旺。

    可孟诺也不弱啊,他联合了尚书省的左相温文山和中书省的右相王实修,此外还有几大侯府世家,隐隐也成了气候,专门和6端等人作对。

    为此,李琮最近颇为头疼。

    因为王实修和温文山本来就不赞成大周挑起战事,更别说和女真结盟了,而6端是这场战事最坚定的支持者也是最重要的决策者之一,是李琮目前最信任最倚重的人,他们反对6端,和反对他有什么区别?

    偏王实修和温文山一个管着中书省一个把着尚书省,他们两个若是联合起来反对他,李琮有时也无可奈何。

    别看他是皇帝,可朝政并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这也是为什么他至今还没有真正和女真签署结盟协议的因由,也是6端为何要亲赴前线巡查军情的缘故。

    事实上,李琮不是没有考虑过说合说合这两人,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没想到颜彦这孩子却做到他前面去了,因而,李琮再次感慨起这孩子的冰雪聪明来。

    见此,李琮趁机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他记得颜彦是极力反对大周和女真联盟的,既然父皇承认颜彦聪明,为何在这件事不肯听从颜彦的提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