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穹顶之上 > 469.顶级来袭
    野团联盟的人在早饭时间后集体回去营地休息。

    医院将夜以继日的忙碌,第三街区沿街的店铺这个白天依然会开门营业,整座城市都会恢复它的白日生息。

    它将一如过往,亦或者开始生一些小的变化。当那些来自山谷里的人顶住了第一夜……

    人们不得不开始认真思考,再过四天,这里的格局会不会生一些变化,一部分街区是否将变换主人。

    不过这种可能性其实微乎其微。因为在这场战争中,真正具有决定性的高端战力,昨晚还没有出手。

    “父亲。”琳恩背负着装置和武器从门口进来,她的眼睛因为一夜未眠而有些红。

    “早上好,亲爱的。”老查尔斯一边拆解装置,一边笑着转身回应。

    琳恩脸上猛地僵住了一下,因为她看到了父亲胸口衣服上的血,连他的白色的胡子上都沾了血迹,他看起来像是经历了残酷的战斗。

    “怎么了吗?”老查尔斯低头,看到自己身上的血迹,明白了,抬头笑着说:“是你艾尔叔叔的血。”

    “艾尔叔叔他……”琳恩依然紧张,艾尔叔叔就是詹娜的父亲,詹娜就是那个曾经向阿敬开价的家伙,是琳恩最好的朋友。

    “他撞到了鼻子,他的大鼻子撞在了铁窗上面,你懂吗?他总是表现得太激烈。昨晚他流了很多鼻血,整个胸口都是,最后躺在担架上被抬回来。”

    老查尔斯说完笑一下,归置好装置坐下,接过仆人递上来的热咖啡,喝了一口。

    琳恩终于放下心来,大概不是全部……她跑去端了早餐过来,然后在桌子对面坐下,说:“我听说野团联盟的人赢了?”

    “啊……也许吧。”老查尔斯皱了皱眉头,其实现在的情况于他而言,比他所表现出来的要糟糕很多。

    做为大势力的依附力量,如果全力参与血战,实力损伤严重,他的团将会自己陨落。而如果真的野团联盟胜利了,从势力区域划定的范围看,他的团或许将失去目前所有的产业。

    “那样也许不得不搬走,留下所有带不走的。”

    老查尔斯计划着,但是伯利克团的产业其实并没有那么多,失去这一切,他们很多都要重新来过。

    而且这还是假定野团联盟不做后续报复的结果。

    “对了,我遇到你说的那个小子了,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老查尔斯主动提起,描述韩青禹的样子……但是没抬头说:“他独自一人冒失的出现在我们的阵型面前……”

    “啊?!那他……”

    琳恩有些紧张,这是一种奇怪的情绪,她那么自然的不希望他死去,当他们之间有几次短暂的交集,每次他都坦然地计较,贪婪而激动地把小费捏在手里。

    他以不屈而耿直的姿态,毫无掩饰的贪婪,那样子可爱极了。

    对了,他的侧影像The king。琳恩差点忘了最重要的一点。

    “他当然没事。毕竟你的老父亲查尔斯,总是因为害怕他唯一的女儿,而被认为不如年轻时那样富有勇气。”

    老查尔斯笑起来,并没有借此继续去开任何散性的玩笑,比如关于女儿的爱情之类……如果事情真的变成那样?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琳恩松了一口气。

    “战争还会继续吗?”她问。

    “当然,还有四天。”老查尔斯说。

    “今晚就继续?”

    “谁知道呢,也许会继续,也许他们需要重新整理一下。你可能也听说了,对手的抵抗完全乎想象的顽强。不过我并没有权力参加他们的会议,今早回来后,他们也没有给我们这些附属的势力任何通知。”

    也许晚上还有战斗,老查尔斯咬下最后一口全麦面包,起身说:“我去休息一下。记住今天不要离开家。”

    这天晚上,绞杀日的第二夜,什么都没有生。

    第三天,第三夜。

    长街的那头,一辆破旧的卡车缓缓开过。

    “有没有可能,他们放弃了?”等待的阵列里,卢比阿渣问。

    “把你幻想的精力用来思考战斗,或者吃饭都好。”食粮叔神情严肃,语气也严肃。

    黑暗中的风徐徐吹来……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卢比阿渣没听到任何脚步声和源能装置的轰响。

    但是,“来了。”

    频率的感知也有等级差,有些他们多数人听不到的振动,老大们触到了……休老大他的声音远没有第一夜那么激动,抬头起来,沉声说:“准备。”

    “嗡……呼!欻啦!”沉默中,一排排长刀出鞘。

    阿渣有些兴奋。

    “不是你们。”食粮叔说:“好好等在这里,不要放松警惕。”

    前方贺广老大说:“走。”

    跟随他一起沉默冲出去的只有十一个人,其中包括食粮叔。贺广团总共一百多人,只去了这么几个。

    现场每个野团跟随老大离开的都在十人左右,其中最弱的黑牙团,更只有四个。

    这似乎只有一个解释:剩下的人去了也没用,去了就是单方面的屠戮。

    “是什么人啊?”因为身边的位置,没有了食粮叔,卢比阿渣有些不安,他还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

    身边的老队友转头看他一眼,刚要开口。

    “轰嗡……”巨大的源能装置的暴响起在不远处,而后波纹似的绵延,让整一块区域的让空气都在共振,一声,两声。

    顶级来袭,两个。

    而后一连串尖锐的呼啸,顶级携精锐来袭。

    对于野团联盟各家老大来说,今晚才是他们真正的豪赌,赌刀大理到底有多强。

    “铿!”“砰!”第一声交手,死铁交击……黑牙老大的身影从巷子里飞出来,重重地砸在地上,砸在整个千人阵列前方不足三百米的位置。

    五秒钟后,他浑身是血,用刀支撑着站起来……转头,摇头阻止他的团员们过去……然后咳血几声,踉跄往巷子里走回去。

    那个巷子,记得深处有一个很大很大的东方式的老院子,听说花帅曾经住过。

    “那是另一个层次的战斗。”身边的老队友说。

    每个人都知道不义之城有顶级,甚至有级,不算很少,但是真正见过他们全力出手的人,很少很少。

    五大势力当然也有顶级,而且不止一个。

    “嗯。”想到食粮叔也在里面,阿渣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下意识问:“如果你去砍一个人,他能直接把你拎起来,那个人是不是顶级啊?”

    “这我哪知道啊。”老队友说。

    …………

    “我去吧。”

    就在老院子边缘不远,街区最高的钟楼顶上,朱家明主动站起来,看了看旁边几个,诚挚说:“很奇怪吗?我是觉得青子和吴恤的身体都还没彻底恢复,该我出这份力。”

    “去吧,小王爷威武。”温继飞笑起来。

    朱家明转身扑出。

    “轰!”凌空碰撞的巨响在下一秒出……

    “唰……咔咔咔咔咔。”远处飞射而来的瓦片,大片大片的落在主街道上,落在卢比阿渣等人面前,破碎一地。

    那是他们无法想象的战斗。

    但是人们依然激动……

    “我们的顶级出手了,我们有顶级。”

    “嗯,是刀老大吧?那他要以一敌二啊……”

    “轰!”又一声。

    众人抬头,浅淡的月光中,一副全甲正凌空以泰山压顶之势,将一名敌人劈向地面。

    外面的人看不到整个画面,院子里各家老大和精锐们仰头看着,热泪盈眶……我们有顶级,两个。

    “其实可能是三个。”从身形上,老休判断阿蜥还没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