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穹顶之上 > 270.跟主舰源能场怼起来了
    如果锅里还有,就不要吃自己碗里的。何况那个锅还是大尖的,而且随时可能没掉。

    韩青禹现在满储的液态源能,一次得有几十块蓝晶块的量。

    这么巨额的消耗,让他吃自己的?那得一边吃一边憋眼泪,真个儿的,心疼舍不得。作为一个攒储习惯了的人,但凡有点办法,他都做不到那样大手大脚。

    他还清楚记得上次液态源能是怎么满的。山顶大尖的主舰,其实就是一个大型源能场,跟它怼一下就满了。也就吐几口血的事。

    作为一名1777小队队员,血当然没有源能金贵啊,换了值了,韩青禹内心朴实的想法,就是想着节约点儿。

    于是,就这样,在身后一片茫然而又期待的目光中,韩青禹猫着腰走出了冰川丛,顶着风雪走出一段距离……然后,果断趴下了。

    连续几天的大雪让地面的积雪变得很厚,他现在完全可以从积雪下面爬上去。

    “咔哒咔哒”的声音出现在身后。

    韩青禹扭头,“锈妹,你来干嘛?”

    “我要跟你一起去的,你刚才都变那样了,我不放心。”沈宜秀有样学样趴下说:“吴恤还不知道呢,他在外面站着,我没告诉他。”

    “不行啊,你动起来太吵了。”韩青禹找了个理由拒绝。

    “那我静音呀。”铁甲蓝光流转,再做动作,变得悄无声息,其实锈妹一直都可以做到无声,只是那样需要消耗源能,她平时舍不得。

    “那,行吧。”韩青禹想起来自己跟锈妹分享过科研2所ne留下的那个小型源能场,在那里她是能够吸收的,在这里能不能,暂时还不知道。

    想了想,至少危险应该不大。

    真要是剩下的大尖群追来的话……那才好呢,韩青禹想着如果自己能把它们带走,大尖主舰的防御力量就会下降。

    想罢韩青禹低头开始刨雪。

    锈妹看了看,也开始刨。

    突然两人听到旁边什么东西在响,退出来转过去看了一眼才现,吴恤的雪洞,也已经刨得挺深了。看到两人看他,吴恤也不说话,就只埋头刨雪,只不过刚回看那一眼的眼神里,多少有点儿不满。

    既然这样,那也没办法了,韩青禹想了想,提前预警说:“一会儿我要是突然飞出去,或者不管什么状况,你们都别担心啊,你们趴你们的。”

    说完一头钻进积雪下面,开始往山顶主舰方向匍匐前进。

    他知道大尖主舰源能场的大概范围,但是没有一个明确的边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跟它怼起来。

    因为不确定,这种感觉其实还挺吓人的。就像你在黑暗中摸索,明确知道自己会被扎上一刀,但是并不知道那一刀什么时候会扎过来。

    可是,这点小事,怎么也架不住一个人的穷和抠。

    还有,那些梭形飞行器呢?都哪去了?!

    开战11块金属块,韩青禹现在身上只剩下三块了。不过其中包括先前蓝光飞行器掉落的,更大也更纯净的那块。

    “the qing呢?!”

    “……一下不见了。”

    “刚还在那里呢。”

    “所以说他厉害啊。”

    冰川丛里的伤员互相搀扶站起来,躲在冰柱后面向上看。

    眼前从环形阵地到大尖主舰之间的一段雪坡,现在依然可以算平静,既没有大尖群继续向下冲杀,也没有蔚蓝组织的攻势。

    只有厚厚的冰雪铺在地面上,被夜色中的蓝光覆盖着。

    还有如刀的风雪,在空气中纷乱的呼啸。

    环形阵地的上和下,是两个世界,一边还算平静,另一边是血腥战场。

    不过现在,下方的厮杀声也已经稀疏很多了。蔚蓝既定的血肉长城战略,至此为止,算是基本实现了目标。等到最后收尾,大约会有1ooo具大尖,被阻杀在环形阵地下。

    4ooo多蔚蓝战士,用他们的鲜血和牺牲,创造战略条件,换来了一个直接进攻主舰的机会。

    因为战场通讯问题,这一战蔚蓝有不少自身武力强悍的指挥官都选择了直接参战,以确保战场指挥。

    此时,这些身在一线的指挥官们,终于也互相凑了一下,一起讨论、准备下一步对主舰的攻势。

    那具红肩已经被成功斩杀了。就是被那个人抢走柱剑的那一具。指挥官们内心跟普通战士一样振奋和激动,但是……

    当他们把目光投向大尖主舰。

    它似乎一直显得太沉着了。

    这种平静里蕴藏的危险,更让人心悸。

    “最后这段路,怕是很难走。”远远近近的伤员们看着,想着。

    “只能派级战力先试探一下。”指挥官们看着,互相议论着。

    “嗤嗤嗤……”诡异的响声突然从空气中传来,让人一阵慌乱。

    感觉就像是家里电压不足,灯泡将要熄灭前的不断闪烁,以及伴随而来的那种嗤嗤响声。

    事实似乎也是如此,这一刻,大尖主舰的蓝光,正在明灭颤动。就好像它快要短路了似的。

    然后,“轰!”

    地面的冰雪突然炸开,漫天纷扬。

    一个身影被从冰雪下面炸飞出来,跟仰泳似的手脚划拉,飞在空中。

    因为冰雪的遮挡,看不太清楚,但是那个人,似乎在吐血。

    “草!”韩青禹人在空中,一口老血喷出,同时在心里怒骂,怎么几天不见,源能场猛了这么多?!

    他刚撞上了,跟源能场怼了一下。这次的感受,不像是被一辆重卡冲撞……而像是遭遇了一架全飞行的战斗机。巨大的冲击力将他整个人从冰雪下掀了出来。

    “什么情况啊?”下方的伤员们惊住一下,跟着紧张而困惑。

    “什么情况?!”蔚蓝的指挥官们,一样对于眼前的突情况感觉紧张和困惑。

    只有吴恤和锈妹趴在被炸开后深深的雪坑里,愣神过后,互相看了看:难怪青子刚说他会突然飞出去……

    去看看吗?可是青子刚提前交代了啊,让我们别担心,继续趴我们的。

    锈妹开始感觉到源能的涌动,铁甲的内部循环系统被外部浓厚的源能包裹,整个身体被纯度极高的源能温养在其中,不断提升,直至无法再做吸收。

    几乎同一时刻,大尖主舰的指挥室,奇怪的音节,纷乱响起,“什么情……他来了,他又来了,那只弱小但是烦人的,吞吃源能的怪兽。”

    辛摇翘的解读是对的,它们在自己的概念里,把韩青禹当作吞食源能的怪物。

    牵引装置在关键时刻受到的扰乱,让大尖指挥愤怒。

    在于它们的感觉而言,韩青禹是弱小的,这一撞,被撞飞的是他,同时被他吃掉的那些源能,相对总量而言,也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但是,他就像是一只飞鸟在空中正面撞上战斗机的玻璃,破坏力乎寻常的巨大,他让整个源能场几乎短路。

    追杀他?不,大尖们上次已经看到过追杀的结果了,此刻主舰的防御力量,也不容分散。

    所以,“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那只烦人的东西下一步就要扛走我们的二级飞行器了……”他们做出判断。

    “pia……嗤,唰拉。砰!”韩青禹重重地砸在地上,在冰雪上滑行,直到撞翻了两块冰岩,才勉强止住身形。

    痛,但是满了,液态源能满了。不对,刚还觉得已经满满当当的存储,这一刻再仔细感觉,好像又有空间了。

    就像是容量被撑大了。

    那我得再回去啊。这种情况,我应该带几百块空的蓝晶块上来的,然后一边吸,一边灌……

    这么想着,韩青禹挣扎爬起来,朝前爬去。

    “喀喀喀喀……吱呀,吱呀。”突然密集的响声从上方的冰雪下传来。

    这个声音本身,令人牙酸难受,但是在蔚蓝的战士们听来,一直都很美好,韩青禹对它无比熟悉。

    那是梭形飞行器自毁碎裂的声音。

    只不过他从没有过哪次,听到过这么密集的响声……这么多梭形飞行器一起自毁碎裂。

    “金属块啊,很多金属块,我的……”

    韩青禹手脚并用冲上去。

    瞄准一块,猛地一下,飞扑过去,抓在手里。

    “轰!”

    人被源能场撞飞出去。

    看了看手心里的金属块,放兜里,韩青禹抹一口嘴角的血,再次冲上去,这次他瞄准了两块,飞扑,左右手各抓住一块。

    “轰!”

    “轰!”

    “轰……”

    漫天冰雪中,第五次,人飞出来,砸在地面上。

    下面的伤员和蔚蓝指挥官们,都已经看懵了。

    韩青禹兜里多了4块金属块,刚其中一次,他失手了。因为金属块多数沉落在雪面下,而他,根本没有机会翻开去寻找。

    再来……

    “嗡!”

    就在韩青禹准备再次飞扑上去的时候。

    整架大尖主舰的蓝光,突然全灭了一下。

    跟着,“欻”,再次亮起,但是重新亮起后主舰蓝光的覆盖范围,已经整个缩小了一圈,整座雪山的大部分区域,月色开始盖过蓝光。

    满唇鲜血,韩青禹站着,抬手随意抹了一把。神情木然而坚定,落在后方被派来救援的战士们眼中,像一个无畏决死的战士。

    什么情况?我把源能场干退了么?

    看来是的,老子终于把它怼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