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西游之妖行纪 > 第三百零二章 天雷地火
    太攀的森然,来自于那一个接着一个,如同待屠宰的猪羊一般,被锁链绑到那铜柱上的妖灵,而徐求道的森然,则是来自于这一百零八根铜柱所构成的法阵。

    ——这一八零八根铜柱所构成的法阵带着灼热无比的气机,浩浩荡荡的席卷开来,却是不闪不避,更没有丝毫忌讳,若非是退闪的快的话,这无回谷周遭众多围观的修行者,只怕都是会被这法阵卷入其中。

    一口气退出三里方圆,太攀和徐求道才是停下了脚步,这个时候,太攀目光环绕了一圈,以那无回谷为中心,方圆数里内,所有的修行者,脸色都不是很好,那些见机不够快的,则是灰头土脸,至于说余者八大宗派的修行者,脸上的不满,更是丝毫不加以掩饰。

    但不满归不满,这八大宗派的修行者,却是谁也不曾对天师府之人,恶言相向,甚至那些愤愤不平的后辈想要言语之时,也是被旁边的神境修行者制止。

    显然,这便是天师府被八大宗派,被整个修行界压制了三千年之后的一次泄。

    法阵席卷之后不久,天地之间,尘埃尽散,那一百零八根铜柱,已经是不至于何时,消失在太攀的面前,那无回谷中,只留下一个上万道锁链,从地缝火沟间延伸出来,将众多的妖灵们,牢牢困锁。

    “天罡地煞雷火绝阵。”

    “天师府好大的魄力,连镇山的法阵,都摆了出来!”

    片刻之后,冷着脸的徐求道,嗤笑了一声。

    在这法阵席卷开来的刹那,徐求道就已经是对天师府的谋划,了然于心。

    “镇山法阵?”太攀眼角跳了跳,朝着徐求道一礼,心中的不安,越浓烈。

    “愿闻其详。”

    “这法阵,唤做天罡地煞雷火绝阵。”

    “你方才若是用心,便能现,那一百零八根铜柱,虽然都是上大下小,一般无二,但实际上,其中的三十六根,其头圆,余下的七十二根,接地为方。”

    “正是以天罡地煞之数,合天圆地方之势!”徐求道也丝毫没有卖关子的意思,太攀一问,徐求道便立刻的回答道。

    而在徐求道说起这些的时候,不止是太攀,他们旁边的几个神境大修,也都是不动神色的,靠近了几步,听着徐求道的言语,面带好奇的同时,脸色又各有不同。

    “自天师府成立以来,天师府与万灵山,便是水火不容。”

    “数万年来,天师府,可谓是起起落落,但无论天师符如何的衰弱,甚至是到了传承都快要断绝的地步,万灵山中,也从来没有绝世大妖踏进西蜀益州,将天师府的祖廷,彻底夷灭。”

    “和也?”

    “他们靠的,就是这天罡地煞雷火绝阵。”

    “这法阵,上承天雷,下接地火,乃是这天地之间,一等一的杀伐之阵。”

    “若单论杀伐之功,天地之内,此阵或许可称第一!”

    “最为可怕的是,这法阵,从布下的那一刻起,便无时不刻不在吞吐穹天之上的雷霆之力,以及大地之下的无穷地火。”

    “西蜀益州,之所以被称之为天府之国,便是因为当年的川主李冰治水的时候,又有天师府之人,借着那改天换地的机会,在益州祖廷,埋下了一千零八十根天罡雷火柱的缘故。”

    “一旦这法阵当中,积蓄了万年的天雷地火爆开来,休说是那天府之国,西蜀益州,便是整个汉境,帝国九州,都是在顷刻之间,毁于一旦!”

    “而这一千零八十根天罡雷火柱,到底埋藏在什么地方,这天地当中,除开历代天师府道主以外,无人可知!”

    “没过千年,天师府道主,都会以秘法,令这一千零八十根天罡雷火柱中积攒的天雷地火宣泄出一部分,以免这法阵当中,天雷地火之力,过于强盛,从而是糜烂这万万里神州。”

    “正是如此,天师府的传承,哪怕再是如何的风雨飘摇,也从来不曾断绝过。”

    “天师府好歹也是九大宗派之一,声名赫赫。”

    “其镇山法阵,怎么会如此的恶毒!”

    “徐道兄莫不是在虚言诳我不成?”太攀皱着眉头,徐求道所说的这些关节,在万灵山中,却是从来不曾有过记载。

    “不过细想来,天师府之人,不就是这玉石俱焚的性子?”

    “既然如此的话,他们的镇山法阵,是这等恶毒手段,倒也说得通了。”

    “只是,这无回谷就在这司隶之地,于长安城,可谓是毗邻而存。”

    “天师府之人将这天罡地煞雷火绝阵搬到这无回谷中,难道就不怕出了什么意外,弥漫着长安近郊,惹得天子震怒?”很快,太攀便又是一个疑惑生了出来。

    这天地,虽然是道法显圣,但人间朝堂的力量,却丝毫不逊色于九大宗派当中的任何一个,甚至是犹有过之——不说那镇压一些的大军,便是当朝天子手中的赤霄剑的威能,便非是寻常的合道半仙所能抵挡。

    “天地大变将起,幽冥鬼差,不履凡尘。”

    “天师府要诛除这上万的妖灵,若是不以这至阳至刚的雷火击之。”

    “这上万的妖灵一旦陨落,那这无回谷中,顷刻之间,便是化作一至阴至毒的绝域,孕育出不知道多少的厉鬼怨魂。”

    “一口气陨落上万的修行者,纵然是当年战国时期,杀神白起坑杀降卒四十万,也不过如此了!”

    “为了平定长平鬼域,整整战死了十一位合道半仙。”

    “有此旧例在前,天师府挟大势而行,这天地间,又有谁能阻止其在这无回谷中布下这天罡雷火之阵?”

    “无非便是两害相权取其轻而已。”

    “不过此次之后,无论如何,帝室对天师府,怕是会越的忌惮了。”徐求道的言语,依旧是丝毫不曾停歇,而在其言语之间,丝丝缕缕的,絮状的烟雾,也是在那法阵余威的掩饰之下,往四面逸散而去,趁着周遭的修行者,因为自己一番言语心神动摇的同时,悄无声息的,潜入到这些修行者的心湖之内。

    而这一切,太攀虽是洞若观火,却完全没有要提醒的意思,甚至,太攀更趁着机会,在那堆积起来的薪柴上,有浇了一把油。

    “不想天师府的依仗,竟会是这天罡雷火之阵。”

    “徐道兄,你说,若是你我往那西蜀益州一行,在其间找到了那一千零八十根天罡雷火柱,是不是就能以此为挟……”趁着那些修行者,还在心神动摇的同时,太攀的言语,也是响了起来。

    “先前因为妖灵的存在,天师府还用得上我等。”

    “但此次之后,帝国当中的妖氛,被涤荡一空。”

    “我等散修,对天师府而言,便是在没有价值了。”

    “不若趁机机会……”

    “正好,天师府如今大功告成,对我等,也不会有那么大的提防……”在太攀出声的同时,徐求道也是心领神会的,运转起玄绝先生的秘法,跳动着周遭修行者们的心神,令周遭的修行者们,越的不能自己,同时也是令他的暗手,在这些修行者们的身上,越的不露痕迹。

    无论是徐求道本身的诉求,还是太攀的目的,其根本,就在于一个‘乱’字。

    只有这局势混乱起来,徐求道才有可能,以昆仑道主的身份,重整这天地之间的秩序,独尊天地,而同样,也唯有这局势混乱了起来,太攀才有可能,在万灵山覆灭之后,带着那些残存下来的小妖们,在这天地当中,挣扎求存。

    ……

    “天师府等的人来了!”快要到午时的时候,穹天之上,忽的有阴沉的北风席卷而来,沉甸甸的云头,被风吹着,盖到这无回谷的顶上。

    而在云头之下,一个风神绝伦的道人,腰负长剑,戴平天冠,踏登云履,缓缓而来。

    “天师府之人,好大的阵仗!”

    “只是,这边将镇山的法阵摆了出来,难道就不怕,这法阵之秘,被众人窥破,留下无穷隐患!”

    “又或者,天师府之人,就没打算让来到这无回谷的道友们,安然而去?”

    “正好,还能将此事,再往我万灵山身上,栽上一笔!”来人不是风孝文,还能是谁!

    风孝文一边说着,一边缓缓往前,当他停下来的时候,却是正好落在这天罡地煞雷火绝阵的界限处,往前一步,变踏入绝阵之内,往后一步,便是海阔天空。

    “怎么,就来了你一个人么!”

    “你们这些妖孽,平日里自负义气,不想如今,却只得你一人从容赴死。”

    “风孝文,你万灵山的人心,散了。”

    “且认命吧。”对于风孝文的挑拨之间,无回谷的深处,天师府之人,却是全然不做回应,反而是毫不客气的嘲讽起来——论及言辞之锋利,那些妖灵们,又如何能与人类相媲美!

    “你放屁!”对于那天师府之人的话,还不等风孝文做出回应来,无回谷中,那些被绑缚起来的妖灵们,便已经是有脾气爆裂的,沙哑着声音骂出声来。

    “多嘴!”只是,那骂声才落,无回谷中,天师府的那主事之人,手中就已经是出现了一条雷鞭,循着那声音的来处,劈头盖脸的打了下去,至于这一鞭抽下,到底有多少妖灵被误伤,这道人,却是浑不在意。

    左右,也只是一些该死的妖孽而已。

    为了能够令风孝文看的更清楚,那无回谷中,更是有人施展了水镜之法,将无回谷中,那些凄惨的妖灵们,尽数投影到了穹天之上,雷鞭挥动着,众多的妖灵们,在那雷光之下,抽搐着,只是却无一人出哀嚎来。

    而太攀此时,也是趁此机会,目光在那水镜上飞快的游离着——他在找胡为义的身影。

    十多个呼吸的时间,当太攀将那无回谷中,所有妖灵们的原身,都一一的扫过一遍之后,才是稍稍的放下了心来——这万余的妖灵,胡为义的身影,并不在其中。

    “好了,吕灵秀,你也休要做此姿态,平白的失了风度。”

    见着那些妖灵们强忍着痛苦也不愿意出哀嚎来,风孝文的目光当中,也会死了流露出一抹不忍的神色来。

    “你不就是想要知道其他人去了什么地方吗?”

    “也不怕告诉你,他们便在这无回谷中!”

    “就看你有没有这个眼光,将他们从这众多的修行者之间,找出来了。”

    风孝文的左手抬起,扣住腰间的剑鞘。

    而就在这个时候,无回谷的边缘处,一道旱雷,凭空而起,然后地面翻腾着一具焦黑的,丈许大小的老鼠的尸体,从泥土之下,拱了出来。

    “禽兽之变诈几何哉?”

    “止增笑耳!”无回谷中,于风孝文对话的那名为吕灵秀的道人,哂笑了一声,伴随着这哂笑,那吕灵秀,也是一步一步的往前而来,最后停在那鼠尸的面前。

    “妖孽可食人,人亦当食妖。”

    “这妖兽血肉,经雷火烹制,祛其戾气妖氛,便是一道上好的美食。”

    “更有补益元气之神效。”

    “虽不如那肉实,但也相差不远。”

    “风孝文,本座之言,可有错漏?”这道人停在那巨鼠的尸身面前,然后在风孝文目眦欲裂当中,伸出手,将那巨鼠焦黑的部分扒开,从里面撕下了一条犹自带着热气的肉条来,放进了嘴中。

    “吕灵秀!”风孝文扣在剑鞘上的左手,陡然一颤,剑鞘中,一抹凶戾无比的杀机,席卷而出,几乎是将整个无回谷,陡染坐了一片血色。

    而那名为吕灵秀的道人见此,目光当中,也是露出了忌惮无比的神色来。

    风孝文身上,最令人忌惮的,便是这一柄长剑——踏入长安城近五百年,这一柄长剑,一直悬于风孝文的腰间,须臾不离身,而这近五百年的时间当中,从来没有任何一人,见到过这长剑出鞘。

    是以,众人皆传,风孝文是在以养剑之法行养神之事,养剑亦养神,长剑出鞘的那一刻,便是风孝文登临合道的那一刻,此言虽然真假莫辨,但毫无疑问,风孝文腰间的这柄养了进五百年的长剑,出鞘那一刹那的威能,绝对是令人无比的震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