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西游之妖行纪 > 第三百零一章 寒露
    当刘启的身影,从这宣室殿当中离开,踏进夕阳当中的时候,一个身影,悄然出现,然后带着刘启拿出来的那帛图,无声无息的出了这宫城,一路往北而去。

    这是刘启这一局江山大棋最后的保障——若是天师府的人被刘启的言语刺激之后,不曾如刘启所预料的那般,将边塞防图献予匈奴,引得匈奴寇边,从而是牵扯住刘启手脚的话,那这带着图帛的人,便是按照刘启的意志,出现在匈奴龙庭,将这一卷帛图献上,然后引得匈奴寇边,将刘启的棋局,引向终局。

    “刘濞啊刘濞。”

    “朕与你们所争的,从来都不是一时之长短!”刘启低沉的声音,在宫墙当中回荡着。

    ……

    时间一扫而过,这一日,正是寒露之时,秋日将尽,同样的,这一日,也是天师府之人,在无回谷引天雷地火之刑,将他们在帝国当中捉来的一众妖灵们堙灭的时候。

    无回谷,本是一处荒谷,人迹罕至,谷内怪石嶙峋,地缝山沟,纵横交错,又有迷雾笼盖,叫人难辨西东,偶有猎人会追逐猎物进入其中,也往往是陷于其内,有进无出,无回之名,由此而来。

    但三日以来,这无回谷中,却是有无数的修行者,往来其间,在几面的山壁之上,找好了位置,众多的修行者们,驾驭着天地元气,吞云引风,只是两日的之间,便是将笼盖了这无回谷上千年的浓雾,给驱散的干干净净。

    这些修行者们,都是听闻了天师府的举措之后,从司隶各处,乃至于更远的地方赶过来的修行者——出来凑一个热闹之外,这些修行者们,更多的,也是为了这一行当中可以获取的好处。

    众多的凡人死于一处,尚且会生成聚阴之地,于其间产生种种天材地宝,更何况修行者?

    根据天师府传出来的消息,这一次要处刑,天师府从帝国各处捉来的妖灵,加上那些与万灵山暗通曲款的修行者,其数量,不下三千之数!

    若是单论及数量的话,这已经是快要于那些仅次于九大宗派的大型宗派比肩了。

    而这三千多的修行者陨落于一处,不说其他,光是这些修行者陨落之际,其周身上下的天地元气,返本归源,散于天地,就足以是衍化出一个传承宗派的灵山福地来。

    对于这必然能衍化出来的灵山福地,这些修行者们,自然是没有觊觎之心的,但在这灵山福地衍化出来的同时,那涌动的天地元气,却是足以令这些修行者们,于道途之上,小小的迈进一步,再加上这灵山福地衍化之际,伴随着这灵山福地一起,诞生于其间的各种天材地宝,灵药奇珍……

    这灵山福地的衍化,由天雷地火引动而成,这也就意味着,这腹地当中诞生的天材地宝等等,多为雷火之属,而雷火之威能,于斗法争雄而言,早已是名传天地。

    在这大变之际,大争之世,若是能得了这样的天材地宝,作为自家的底牌手段,这无异于是为道途,平添了一大保障。

    当然,僧多粥少,这天材地宝,也并非是人人都有机会拿到,但纵然如此,光是这灵山福地衍化之际的种种玄奇,天地造化手段,与修行者而言,同样是天大的机缘——甚至有修行者借此悟道,参悟出种种玄妙来也不一定。

    若非是有这样的好处,这些修行者们,又凭什么要千里迢迢而来,看天师府之人,在这无回谷中夸功扬威?

    要知道,天师府这极端的作风,不仅仅是帝室不喜,这天下的修行者,同样是不喜!

    不说其他,光说这一次,这一次天师府清缴的那些,与万灵山‘暗通曲款’的修行者,这些修行者,哪一个没有亲朋故旧?

    讲这些人诛杀了,天师府自然也就和那些修行者们,结下了冤仇。

    长此以往,天师府在修行界当中的风评,可想而知——更不要提,天师府的所谓的,“只要能够诛尽妖灵,哪怕是搭上整个修行界也在所不惜”的宗旨。

    ……

    日头高升的时候,正是巳时,阳光下,忽的有巨大的阴影,遮天蔽日而来。

    无回谷四周的修行者们,都是抬起头,穹天之上,一连串的飞舟,操弄着无边的云海,朝着无回谷,缓缓的落下。

    飞舟落下的时候,就如同自穹天压倒下来的神山一般,带着无与伦比的压力和威势,叫无回谷中的每一个修行者,都是为之肃然。

    待到这飞舟缓缓的落下,距离地面不过百十丈的时候,这无回谷中的一众修行者们,才是看清楚,那一连串的飞舟的两侧,悬挂着一排一排的,由精钢打造的笼子,笼子上,贴满了禁绝天地元气的符咒,笼子当中,那些被天师府捉来的妖灵们,已经是显化出了原形,气息奄奄的,被囚禁于那一排一排的笼子当中。

    这些妖灵们的原型,花草鱼鸟,飞禽走兽,虫豸精怪等等,各有不同,但无一例外的,这些妖灵们身上的气机,都是奄奄一息,其身上,刀剑贯穿,鞭打锤砸的痕迹,更是比比皆是!

    一瞬之间,森然的气机,将整个无回谷,都是笼罩于其间,叫这无回谷中,都是多出了三分肃杀萧瑟之意来。

    当那飞舟继续下降的时候,终于是有好事的修行者,将那飞舟之外悬挂的笼子的数量数了清楚。

    “我的个乖乖!”

    “天师府号称要明正典刑三千妖灵。”

    “原以为,这三千妖灵,只是虚数诈称。”

    “但没想到,竟真的只是虚数!”那好事的修行者,也是一个成就了元神的存在,此刻这道人,便抬着头,一脸的惊愕骇然,先前在手上的拂尘,更是跌落于地都不自觉。

    ——这道人所说的第一个虚数所指的,是天师府此次捉来的妖灵,不够三千,为了好听,故而诈称三千,而他所指的第二个虚数,则是真正意义上的虚数,便如常人所说的九一般,为极多之意。

    在这道人旁边的太攀,自然是知晓这道人的惊骇,从何而来!

    天师府的这一串飞舟,有整整十架,而每一架飞舟的大小,都在千丈以上,每一架飞舟的两侧以及底下,悬挂的笼子的数量,加起来,整整一千。

    而十架飞舟上,笼子有整整一万!

    这也即是说,这一次天师府带过来,要以天雷地火‘明正典刑’的妖灵的数量,是整整一万!

    “这怕不只是天师府这一次捉来的妖灵了。”

    “想来,天师府自雄踞天地一来,府中所囚困的妖灵,全都被天师府带到了此间!”

    “看来这一次,天师府是真的要和那万灵山,不死不休了!”太攀的身旁,那好事的元神修行者,继续的说着,言语之间,情不自禁的,带上了一丝亢奋——作为散修而言,无论其是什么样的修为,他们所需要的,就是这天地之间的局势大乱,局势越乱,这些散修们才有机会,火中取粟,得到种种好处,否则的话,若是这天地井然有序,种种局势如同浅水下的溪石一般,一览无余,那这些散修们,又能够从哪些地方,寻觅来种种修行的资源?

    散修们的立场,天然就是和秩序冲突的,天地之间的秩序,越是平稳,散修的数量,也就越少,散修们的修为,也是越低,相反,当这天地之间的秩序,暗流涌动的时候,散修们的数量,以及他们的修为,便是水涨船高。

    是以,想要知晓这天地当中的局势,是在走向混乱,还是走向秩序,有经验的修行者,只需要是看一看散修们数量和他们的修为,便能够对局势的走向,一览无余,此为,见叶落而知秋也。

    在这元神修士的身旁,太攀看着那下坠的飞舟,还有随着那飞舟的下坠而变得浓郁的血腥之气,目光当中,也是忍不住的露出了森然来,而这森然之意,却是恰好被旁边的徐求道,看在眼中。

    “云道友心中,似乎是颇有不忿。”

    ——这一场浩大的‘盛会’九大宗派当中,都派出了人手,作为昆仑山弟子的徐求道,自然也不会落下,不过令太攀惊异的是,徐求道此次却是不曾和昆仑山的元神前辈们一起,而是选择了和自己一道,混进了乱哄哄的散修之间。

    “天师府的风评,也就那样。”

    “先前天师府只对外,不对内,和众道友们,勉强算是相安无事。”

    “但这一次,天师府如此高调,只怕从此以后,对外的天师府,要转而对内了。”

    “我等散修,修行已属不易……”

    “再有这天师府横生枝节,我等又当如何是好?”徐求道问出来的时候,太攀心中也是一动,心知被徐求道看出了些许的一场,故而很快,便是选了一个借口搪塞了过去。

    而徐求道,也是不疑有他,天师府在散修当中风评颇恶,太攀有这样的担心,也说得过去。

    “依旧有八大宗派镇压了,在多出一个天师府来,似乎也无伤大雅。”徐求道笑笑,转而将目光,落到了那飞舟,以及飞舟两侧及其底下的囚笼的符文上。

    “这位道友像的实在是太简单了。”还不等太攀继续做出回应,太攀旁边,先前那震骇莫名的元神修士,已经是不动声色的,将地上的拂尘捡了回来,抱在怀中,然后朝着徐求道出声。

    “先前我等头顶,虽也有八大宗派镇压,但这八大宗派对于我等散修,却也算是放任自流。”

    “而天师府挟此次之威,颇有君临之势。”

    “若是叫天师府在余下的八大宗派当中,得了主导权的话,那以天师府的作风,我等散修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那元神修士,一边说,一边摇着头。

    “想要在其他八大宗派当中取得主导权,只怕没那么容易!”徐求道神色不变,冷冷的回了一句,继续看着那些闪烁的符文。

    “那又如何?到时候他们闹将起来,还不是拿我们这些散修开刀做阀!”说到这里,这元神修士的脸上,已经是一片凄苦。

    “我看你们两个的样貌,颇为年轻,能够成就元神,想来也是天资纵横之辈,怎么,这些要点,你们家的长辈,难道不曾对你们提起?”

    “前辈还是多虑了。”

    “我等散修,惯于火中取粟。”

    “这局势越乱,对于我们而言,岂不是越妙?”

    “他们不闹将起来,哪来我们的成道之机?”徐求道这个时候,才是转过了脸来。

    “果然是天资纵横,锋芒毕露!”

    “可惜,老道年近垂暮,却是没有你们这样的心气了!”这老道人看着太攀和徐求道的面庞,良久之后,才是充满了唏嘘的感慨一句,面带黯然之色,至于其脚下,却似是不经意的,和太攀两人,拉开了些许的距离来。

    对于这道人的小动作,无论是太攀还是徐求道,都不以为意。

    “来了!”随着强烈无比的震动,那十架飞舟,终于是落到了无回谷之前,飞舟上,一个又一个的修行者,着一般无二的道装,头顶道髻,背负长剑,从飞舟上跳将下来,然后站到那些笼子面前,把笼子打开,将笼子当中,显化出了原身的妖灵们,一个接着一个的‘牵’了出来,用绳子串成一串,缓缓的踏进这无回谷。

    而这无回谷,也是摇晃着,那些地缝裂隙当中,有赤红色的铜柱,缓缓的升起来,铜柱上尖下阔,铜柱上,铭刻了无数繁复至极的符文,铜柱上,还有一个一个的耳孔,耳孔上,手指般粗细的锁链,蔓延而出。

    这些铜柱,高约十丈,铜柱的最下方,那些裂开来的地缝当中,隐隐有着赤红的光芒闪烁,每每这赤红的光芒卷动的时候,便是有灼人无比的炽热,在这无回谷中席卷而动。

    那是地底的岩浆地火!

    这天师府,竟是不知在什么时候,将这无回谷中的地缝打通,勾连了地底熔岩,连通了地火……

    这些铜柱,足足有一百零八根。

    当着一百零八根铜柱升起来的时候,一个庞大无比的阵势,便是在这无回谷中,蔓延而动,将整个无回谷,都笼罩于其间。

    于是无回谷中,原本聚集于四周山壁的修行者们,也都是急急忙忙的,四下散开,生怕被这阵势给笼罩了进去。

    “好大的阵仗!”看着这蔓延开来的阵势,太攀和徐求道,都是齐齐的出声,声音当中,满满的尽是森然冷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