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辽东之虎 > 第一百八十一章
    袁崇焕看着下面被逼着冲上来的那些汉人奴隶,脸上阴沉得几乎能拧出水来。

    都是被逼的啊,袁崇焕甚至看到那些不想前进的人。被身后的弓箭无情射杀,龟缩在鞑子军阵不肯出去的人,更是砍胳膊砍腿被削成人棍吊起来威胁。

    人一旦到了这时候,那他娘的就不是人了。

    可他又救不了这些人,还不得不命令自己的士兵向那些人射击。

    投石机一次又一次的投掷石弹,只是砸毁了一部分架子。作为抛射武器的投石机,准头一向是大问题。

    大型的火药弹可以一定程度的掩盖准头的问题,可火药弹这东西金贵。还不知道这架子是干嘛用的,平白的浪费掉,明天的仗怎么打。

    祖大寿凑了过来,正要说话的时候就感觉似乎大地抖动了一下。紧接着就是闷雷一样的炸响,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天空。

    大冬天的会打雷?

    北城的祖大寿和袁崇焕只是觉得大地抖了一下,南城的何可纲觉得城墙都跳了起来。那些想要坠城而下的悍卒,好像长了翅膀一样飞向空中。

    声音并不是很响,但非常的闷。爆炸后产生的冲击波,一瞬间让人不能呼吸。

    所有人都出惨叫,可都被沉闷的爆炸声掩盖住。

    战马出一阵阵嘶鸣,不断的原地踏步。抖动的地面让它们感到极度的不舒服,看到碎石落在战马前不远的地方。

    “哥!城破了!”多铎兴奋的声音变了调儿。

    “正黄旗,给我冲。”阿济格没有和多铎说话,只是挥舞了一下马鞭。身后精锐的正黄旗悍卒就冒着硝烟冲了上去。

    额亦都、扈尔汗、和何理、飞扬古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当他们重新出现的时候,已经是锦州城里了。

    高大的城墙变成碎石和砖头,散落在城墙缺口周围。好多明军士兵安静的躺在乱石堆里面,那些受了伤的则是大声的哀嚎惨叫。

    这里不是城门口,所以这里没有瓮城的存在。一个拖着断腿在碎石里面爬行的明军士兵,看到鞑子兵进了城。嚎叫一声,就捡起一块石头扔了过来。

    从抚顺到沈阳再到辽阳,被鞑子攻破的城池没一个好的。

    飞扬古手里的马刀寒光一闪,那明军士兵的脑袋就被劈成了两半。脑浆子顺着破裂的缺口,一下子就喷了出来。

    战马踏着尸体疯狂向前突击,身后无数正黄旗的悍卒,顺着缺口潮水一样灌了进来。

    何可纲被刚刚的爆炸,震得胸口像是压了快大石头。喘气都觉得费劲,看到潮水一样涌进来的鞑子兵感觉天旋地转。

    这地方是城墙,他娘的没有瓮城。里面就是锦州的街道!

    “扔手榴弹!扔万人敌,扔……!”一脚就把慌乱不已的军卒踹了下去,正巧砸中一个鞑子将军模样的家伙。

    那家伙一下子就被砸到马下,身后涌过来的马队不会有丝毫停歇。两个人开始还在挣扎,可被乱马蹄子踢了几下之后,就静悄悄的没了声音。

    何可纲不知道,他这愤怒时候的疯举动,造成了后金军此次战役的最大战损。

    觉罗拜山自从被努尔哈赤从李枭手里换回来之后,就失去了努尔哈赤的宠信。这一次出征,努尔哈赤甚至不想带他出来。还是老家伙拼命的要求,才得以跟着出征。

    第一波冲进锦州,这样的功劳老家伙不想放弃。亲自骑着马冲锋,却没想到被一个从天而降的明军士卒砸落马下,然后被乱马踩死。

    城墙上还活着的明军士兵,很快从懵逼状态中清醒过来。手榴弹,万人敌,甚至是砖头瓦块。个别不地道的,连尸体都往缺口的地方丢。反正手里不管有啥,都往下扔就对了。

    不断的爆炸声,不断的有人倒在地上。可还是有人不断的涌进来,甚至当“万人敌”燃烧起来的时候,那些鞑子兵还是催动战马,从火焰上面跳进锦州城。充分表现出了女真人的彪悍,难怪说女真人不满万,满万则天下无敌。

    正黄旗疯狂冲锋,镶黄旗也不甘人后。可缺口就那么大,一旦拥挤起来自相踩踏就会死很多人。

    “扔,就这样扔。”何可纲看到一个又一个女真人骑兵倒下,缺口甚至有被尸体塞住的趋势,立刻乐不可支。尤其看到万人敌把刚刚死的人点燃,人油被烤出来之后。火焰越的大了,连砖头都在燃烧。

    只要阻挡住这一波敌人,或许还有堵住缺口的可能性。

    就在何可纲觉得见到曙光的时候,他又感觉到了城墙跳了一下。是在城墙的另外一边。

    扭头看过去,可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只是感觉天上不断的往下掉砖头,碎石,兵刃,还有穿着铠甲的人。

    完了!另外一边的城墙也被炸开。他奶奶的,鞑子兵这是在底下派了多少人在挖,这帮蠢货怎么就没现。

    他娘的明军和鞑子兵打了这么多年,也没听说啥时候打过夜战。尤其是一直都占优势的鞑子兵,即便是打夜战也得是有月亮的晚上。至少,能看得清楚人。

    第二次爆炸的冲击破还没有缓过来,第三次爆炸就炸响了。爆炸声此起彼伏,足足响了五声。也就代表着锦州城,被炸开了五道大大的缺口。

    “得手了!”十岁的多铎兴奋的要往里面冲,结果被费英东一下子就把马缰绳拽住。

    这位十五贝勒要是出了事,那就算是把锦州城的人都杀了,努尔哈赤的怒火也不会平息。

    “看住旗主贝勒,镶黄旗跟老子冲。”费英东手中马刀一摆,当先就向着硝烟弥漫的缺口冲了上去。

    接二连三的爆炸,傻子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看着南城不断闪烁的火光,袁崇焕气得直跺脚。

    他娘的,感情这鞑子也会玩儿声东击西。

    北城用汉人奴隶的命来填,真正攻打的却是谁也想不到的南城。

    “祖大寿!这里交给你,不许手软。吴襄,跟着我去南城。堵不住鞑子兵,满城的老少爷们儿都别想好。”

    “诺!”吴襄应了一声诺,带着自己最精干的手下,跟着袁崇焕去了南城。

    城里其实早就在布置巷战,这是为了城墙被攻破之后做准备。可谁也没想到,最先攻破的是南城。

    如今南城的街道上,只有一些据马鹿寨。黑暗中,守卫的军卒们还来不及爬上房顶。临时被组织起来的民夫,甚至还没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祖宽睡得正香,忽然间被巨大的爆炸声惊醒。他们的驻地就在南城墙不远,爆炸的冲击破震得房梁上的尘土落了一头一脸。

    “鞑子兵!”祖宽一下子就窜了起来,顾不上点蜡烛。抹黑抓起铠甲就往身上套,都是吃饭的本事,即便是摸黑也能玩得转。

    匆匆忙忙穿戴好铠甲,头盔往脑袋上一扣就踹开了军卒们的门。

    大通铺上乱哄哄的,你拿我衣服,我拿你裤子,吵吵个没完。可就是没人想着点灯!

    油灯被点燃了,“都他娘的别吵吵,快点儿穿衣服,鞑子兵进城了。”祖宽站在门口大吼!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不过有了光亮之后,行动算是迅多了。

    在院子里面整队的时候,传来了第二声爆炸声。踏出院子的门,传来了第三声。到了街上碰到同样窜出来的祖承训时,第五声爆炸正好响起。

    “火铳手上房,所有人站到拒马和鹿砦后面。”战斗经验丰富的祖宽知道,黑漆漆的骑兵不敢跑快。拒马和鹿砦,现在非常的有用。

    “撒铁蒺藜,往路上撒铁蒺藜。”祖承训在另外一边大声吼。天这么黑,地上就算是有个磨盘也看不清楚,更别说铁蒺藜这东西。

    两个人只是进行了简单的布置,甚至火铳手还没有爬到房顶。大街上已经响起了马蹄声。

    “竖起长矛,先捅马,朝脖子招呼。脖子上有铠甲,就捅马肚子砍马腿。”祖宽大声的嚷嚷。

    长矛手还有手持大刀的军卒,立刻走到最前面,紧紧贴着鹿砦。只要鞑子骑兵撞在上面,立刻就抄家伙。

    黑暗中,两名重甲骑兵好像地狱里面钻出来的魔神。他们浑身穿着铁甲,不但是人,连马都穿着厚重的马凯。

    眼看就要撞到前面的鹿砦,马上骑士一勒缰绳。战马高高抬起前蹄踢踏几下,就在电光火石之间。祖宽一下子就从鹿砦后面窜出来,手里的长矛毒龙一样钻进了战马的胸膛。

    战马嘶鸣一声,疯狂扭动身体。祖宽撒手只是慢了一点儿,身子就被枪杆上传来的大力给撞了个跟头。

    “砍马腿!”眼见受了伤的战马,疼得疯狂撞击鹿砦。祖宽捂着胸口大喊,只是喊了一声,就感觉嗓子眼儿甜。一口血“噗”的一声就喷了出来!

    一个胆大的军卒,手里拎着鬼头大刀。矮着身子就对着马腿猛砍,厚背鬼头大刀。一劈的威力可以劈开十几个铜钱,这抡圆了一劈。马腿立刻断成两截,战马哀鸣一声摔倒在地上。

    马上的骑士来不及滚落马下,就被战马压住。

    两个军卒手里拿着鹤嘴凿,对着骑士没头没脑的抡圆了就砸。这时候谁还管砸哪,黑咕隆咚的往身上招呼就行了。

    重甲骑士不怕刀剑,也不怕箭矢弩箭。甚至远一些距离上,连火铳都不怕。可他们最怕的,就是这种鹤嘴凿。

    这玩意一头是尖,一头是锤。像极了榔头,只是榔头有两个羊角,这玩意只有一个。

    如果是白天,带尖的地方一定是砸向脑袋。可现在是黑天,也看不清楚脑袋在哪。只能用锤子乱砸一气,耳朵里还能听到骑士沉闷的惨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