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历史大商人 > 第二百八十七章 灭赵构
    赵佶的死非常轰动,毕竟是一位皇帝,哪怕是太上皇他也是皇帝。

    不过虽然轰动却并没有什么人出面质疑燕飞和赵恒,也没有人明确表示赵佶的死因有问题。

    之所以会是这样,先是赵佶不得人心。二十多年的统治之中早已经将上上下下从官吏到百姓全都得罪了个遍。没人在乎他更加没人拥护他。一些铁杆像是蔡京等人此时都已经挂了,当然不会再有谁为他出头。

    再有就是,之前就已经说的明明白白了,赵佶是自己主动求长生的,也知道会有危险。简单来说就是他自己主动找死,没人拦着而已。至于燕飞说赵佶成功升天什么的,反正在现场亲眼目睹赵佶被烧成木炭的人是不会相信的。

    满脸哀容可目光之中却满是无法抑制喜悦之色的赵恒大声宣布自己的父皇已经成功升天,坚定的支持燕飞直接将所有的反对声都压制下去。

    此时汴梁城完全处于军队的控制之下,大头巾们经过连番杀戮之后势力已经是到了开国以来的最低谷。这些人已经没有了力量去进行反抗,他们可以叫嚷可以用辞官作威胁,可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了其他的手段。

    像是动各地衙门罢工,因为军管失去了用处。像是扣住钱款导致军队哗变工程停滞,因为燕飞大规模的投入抄家得到的海量财富以及从现代世界带来的物资而失去了用处等等。其他各种政治上的手段全都无效。

    大头巾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用笔来骂,他们最擅长的也是用笔来将他们所憎恨的人写死将名声弄臭。从妲己褒姒到隋炀帝庞太师潘人美都是如此。

    当初庞太师为了能够整顿每年吞噬数千万贯财富的禁军,对皇帝说出了我先下手办事,之后皇帝杀我谢天下的话。可最终却是被那些从这笔军费之中获得大量好处的大头巾们生生写成了一个奸臣。

    征异族,开运河的隋炀帝也同样被大头巾们用笔杆子写成了千古昏君。这些大头巾们最厉害的手段就是这个。

    只可惜,这种手段对燕飞无效。他才不和大头巾们啰嗦什么,事情摆出来了听还是不听。不听直接刀子就过去了,根本不和你啰嗦。之前那么多大头巾们已经有鲜血告诫了所有人,他们没有和燕飞对抗的实力。

    在加上兴奋不已的赵恒跳出来为燕飞站台,谁也拿他没有办法。

    太上皇死了的消息并没有引起什么波澜,这位给大宋百姓留下无数伤痛的皇帝静悄悄的离去。甚至就连他儿子都以敌军未去,国事艰难为由极大的简化了葬礼。草草的举行仪式之后,就将道观内数十位宫观拉进了赵佶的墓地里做护法。封死了墓穴之后一切就此结束。

    除了赵佶的那些帝姬之外,几乎没有谁再去关注曾经的太上皇赵佶。意气风的赵恒忙着在前朝收揽势力,甚至偷偷摸摸的接触岳飞韩世忠等人,试图将军权从燕飞的手中夺走。

    对于赵恒的这些小动作,燕飞直接就是一笑而过。他赵恒要真是有这种雄才大略的本领也轮不到燕飞过来。

    岳飞虽然是忠臣,可他忠于的是皇帝这个位置,并非是某个人。现在赵恒拉拢他的确是让岳飞开始动摇,可只要燕飞下手将赵恒清理掉,换上茂德帝姬坐上那个位置之后同样能够让岳飞安稳下来。当然,前提是要有个最好的理由,不能落下弑君的名声。

    除了岳飞之外,无论是韩世忠还是王贵,又或者是杨再兴等人都圆滑许多。他们很清楚现在各处兵马无论是财政还是人士又或者是各种补给全都捏在燕飞手里。他们这些人除了打仗的时候能带兵之外其他时候根本就调不了兵马。

    而且他们也很清楚这位皇帝并没有什么能力可言,性格与名声方面也是不佳。对于皇帝的暗中拉拢全都是不断推诿。

    所有的这一切燕飞都非常清楚,他也在暗中推动对赵恒的下手方案。

    想要干掉赵恒很简单,不过这个锅却是一定要甩掉的。燕飞心中早已经有了定案,之前特意让赵佶将远在河北的康王赵构喊回来关进十王殿里,为的就是让这位南宋开国皇帝来背这个黑锅。

    最近志得意满的赵恒决定在宫内举办一场皇家宴会,邀请众多的兄弟姐妹叔伯阿姨们参与其中。这是他在赵佶升天之后为表明自己已经掌握全部权利而做出的举动。他要告诉这些兄弟姐妹们,从现在开始自己就是唯一的老大。

    十王殿,康王府。

    胡子拉碴,满脸愁容的赵构坐在大殿里独自饮酒。一杯杯的酒水灌下肚子仿佛是在喝白水。而他身边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妻妾儿女们早早的就被他赶走。至于那些伺候的宫人实际上是赵恒派来监视他的。此时也已经全都被他赶到了大殿之外。

    赵构此刻正在骂娘,主要是骂苍天无眼让他落到这个地步。之前在河北的时候他身边的人都告诉他金兵势大,汴梁城肯定是受不住了。他这才有了拥兵自重的念头。带着大军躲在远离汴梁城的地方准备行大事。

    在他看来汴梁城一点失陷,那自己的那位才大志疏的父皇以及那位就是个应声虫的皇兄肯定完蛋。到时候自己登高一呼就能顺利坐上大位。

    这个想法不能说是错,因为他几乎已经快要实现。如果不是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所谓国师,带着一支悍勇到极致的兵马从滑县一路厮杀冲进了汴梁城内。又在之后的守城与追击战里面打败了金兵主力的话,那他此时差不多已经是九五之尊了。

    可世间没有那么多的如果,他的推测失败。而他的行为却是被汴梁城的父兄看在眼里,一道圣旨过来他只能是乖乖的束手就擒被带回汴梁城内。

    至于拥兵自重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想过。可各级军将们没有愿意支持他的,因为这些人都是为了抵御外辱而集结起来,没人愿意跟着他去做叛逆。那可是要诛九族的。而在这个乱世之中,手中没有军队的支持哪怕是王子也没什么用处。

    没有了军队的支持,单纯依靠一群嘴皮子厉害的大头巾可办不成大事。

    被带回来之后,赵构的父兄也没怎么搭理他,仅仅是将他软禁在十王殿。而曾经在金兵大帐做过人质的赵构嗅觉敏锐,他能够清晰的察觉到这是他的父兄下作淡化处理。只要过上一段时间,等到各方面对他的关注降低之后就是他的死期到来之时。

    原本不久之前赵佶纵火自x之后他还心中窃喜,以为出现混乱之后他会有机会出头。却没有想到自己那位一向懦弱的皇兄却是在燕飞的支持下迅收揽了权力,将局势完全控制下来。

    赵构算是看清楚了,这种乱世之中只要是有手握兵权的人支持就能平定一切。他现在很是后悔当初没有强行留在河北将那些军队收拢起来。

    今天赵恒召集众多宗亲聚会,他是不想去的。因为他知道这是那位皇兄向着所有人炫耀自己权势的时候。他可不想去看自己皇兄那得意洋洋的嘴脸。

    就在赵构又喊又叫喝着闷酒的时候,他突然听到身边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响。疑惑抬起头看过去,就看到曾经见过几次的那位国师居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燕飞直接在赵构的对面坐下,拿起桌子上的酒杯递到鼻下嗅了嗅微微点头“好香,果然是御酒。”

    “你?你怎么在这?”赵构一脸蒙圈,他搞不明白为什么这位操持着赵家天下大权的所谓国师怎么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我来看看你。”燕飞笑着找了个新酒杯为自己倒上杯酒水,目光玩味的打量着眼前年轻的赵构。

    赵构是喝多了,迷糊的看着燕飞“看孤?看孤做甚?”

    “你算是众多开国皇帝之中最差的一个了。”燕飞细细品味着手中的美酒,目光微冷的打量着醉醺醺的赵构“没有胸襟气魄,明明有岳飞韩世忠这种大将在麾下却只愿偏安江南。你怕解救回你的父兄会威胁到你的皇位,可你完全可以直接打着北伐的名义将他们在半路处理掉。没有眼光也没有胆色,完全是依靠运气和权谋之术来维持统治。”

    燕飞叹息一声“岳飞,韩世忠,杨再兴。这些绝世猛将足够开疆拓土成就不世威名,北灭女真,南破大理,西平西夏都不在话下。可惜这些千年罕见的将星都陨落在了你的手里。但凡你有三分的本事我也会全力以赴的帮助你,也用不着现在这样什么事情都得我自己来。”

    “你在说什么?”赵构愈迷糊起来。完全搞不懂燕飞究竟是在说些什么。岳飞韩世忠等人他知道,这都是最近非常火的统兵大将。他也曾经私下里派心腹去接触这些大将,可惜人都没有见到就被赶了出来。他现在是完全迷糊了。

    “我在说一些曾经生过,却并没有生的事情。”燕飞轻轻放下手中的酒杯“你要是能有汉武唐宗三分之一的能力与气魄,我都会全力以赴的帮你横扫天下。可惜你没有。所以,请你去死吧。”

    赵构惊愕的看着对面的燕飞伸出手卡住了自己的脖子,没等他说话燕飞就已经手臂力直接掐断了这位历史上宋高宗的脖子!

    看着眼睛圆突,舌头伸的老长的赵构。燕飞微微摇头,随即启动时空通道将赵构扔了进去。

    片刻之后燕飞的身形逐渐变化成了赵构的样子,拍了拍手之后推开殿门向外走去“备车,孤要入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