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唐末战图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水落石出
    “启禀主公,楚州战报。”向杰见到袁袭和薛洋都在一起,走进来笑道:“怪不得找了半天也不曾见到军师,原来在主公这里,也正好,高济送过来的战报。”

    “楚州?毕师铎败了?应该没这么快吧?”袁袭刚刚接到战报,还没来得及看,6翊不知何时间从后面露出了头,手上还捧着一叠子书册,有些诧异的问道。

    “哟,我的大将军你也在啊?主公今日难不成打算开筵席了?”向杰向薛洋施礼之后坐到一边随口打趣道。十三司专职情报刺探,这些时日伴随着扬州等地的稳定,薛洋治下的州郡内务逐步移交给了民政部门,十三司的情报人员也开始迎来了大调整,他是忙得脚不沾地,平常几乎见不到什么人影。

    “毕师铎这招很奇怪啊!”袁袭将战报递给薛洋之后皱眉道:“从山阳撤军,岂不是这数月以来的努力全都白费了?难不成他是打算从楚州撤出去不成?”

    “十三司可有其他消息传来?”薛洋也是紧皱眉头,将战报递给6翊传阅之后道:“高济从扬州西北进入楚州,加上山阳治所还在赖同辉手中,如此一来安宜山阳互为犄角,将楚州一分为二。虽说毕师铎撤军也算是情有可原,但是在如今第三卫尚未和赖同辉汇合之前,他要是不惜代价是可以从容打掉已经精疲力竭的楚州军的。为何忽然率兵西撤?”

    “应该是戴友归和庐州军怂恿的。”袁袭想了半晌之后忽然起身从旁边拿出一幅地图道:“主公请看,楚州西部的泗州盱眙等地地处徐州、濠州和滁州三州交汇之地。向东可以依靠白水塘大泽防御我军破袭,往北,时溥刚刚占据徐州没多久,肯定没有余力南下和他争夺,他甚至可以趁机在都梁山附近建立东向防线,同时可以趁机入主濠州,沿淮河一线向北防御,拿下这片平原地带。此计必然是戴友归所出,毕师铎一旦退守泗州,那么他就可以摆脱我军从东面给他的压力,从而在拿下寿州之后全力西向,攻略光州。”

    “这个戴友归这一招倒是不错啊,虽说看起来是短尾求生,以濠州为代价换取毕师铎来拱卫他的东面屏障,但是在庐州军尚未有余力东西两面出击的时候倒是不失为一招妙棋,集中兵力于一点,必然能够在扫荡寿州之后迅挥兵西指,将光州彻底收入囊中。”6翊在一旁点了点头,笑道:“如果不是我军方略早定,只怕他这一招还真是让我军猝不及防,最终不得不为他调整部署。”

    “十三司立即增派人手探听毕师铎和戴友归之间的内幕。同时传令高济,如果毕师铎真的退到白水塘以东,就不要在他身上浪费精力了,尽快扫荡整个楚州全境,然后接管山阳大权,让赖同辉来一趟扬州。”薛洋点了点头道:“毕师铎想要退到泗州就让他去,想要去徐州或者濠州也由得他。徐州和濠州地处平原,向来连为一体,不论是时溥还是杨行愍,只要稳住了后方就不会坐视这块地方落入一个敌友不明的人手中。让他们自行去争夺吧,第三卫暂时在楚州境内驻扎。”

    薛洋的话让三人一阵点头,对于北方战局的变化分析,扬州高层已经进行过无数次了,在大的战略层面已经把握住了主动权之后,就算是戴友归有什么奇招妙招出现,也已经无济于事。这种堂堂正正的战略碾压不是靠着小聪明就能够弥补的,在西起蕲黄东到扬州北至申州楚州,南边已经拿下了整个宣州、歙州全境的情况下,薛洋领衔的淮南军已经不需要在意这种零星的争夺了。

    袁袭仔细的看了看地图之后忽然笑道:“你们十三司的寿州方略进行到哪一步了?刘威被你们牵着鼻子在寿州城下转了这么久,眼见着八月份都要进入中旬了,留给吴明的时日可不多了。”

    “军师放心,吴明在寿州城内摆了个迷魂阵,而且还在硖石山摆了刘威一道,这一次绝对能坑他一把,就算是刘威如愿拿下寿州,杨行愍今年之内都无法全力出兵光州了。”向杰笑道。

    “原来如此,我说戴友归为何急匆匆的出此险招,只怕他也被寿州的战事给逼急了。”袁袭点点头道:“主公,以臣之见,不如就让十三司在寿州城放手和庐州对决一次吧,免得他拿下了寿州之后气焰嚣张,以为自己真的能够和我军掰腕子了。”

    “向杰你让吴明自行处置吧,事成之后,让王成率军往西撤往申州和向冲汇合。”薛洋见到6翊也是一般神色,点点头道。

    扬州这边军政高层定好了计策的时候,事实上寿州城内,吴明已经和王成落下了最后一枚棋子。在刘威兵分两路不间断的攻城数日之后,中和二年八月十五,中秋节这一日,刘威也开始下达了总攻令,利用中秋月圆之时,两面突击,李神福等人率兵趁夜全力攻城,而自己则和周本东西对进,朝着硖石山猛攻而去。一时之间整个寿州在中秋月圆之夜厮杀不止。

    只不过让刘威和周本意外的是,往日里硖石山上严密的防守此时竟然变得异常稀松,他们只是一刻钟的时间,就直接冲上了山腰的营寨,里面除了寥寥一些兵丁朝着后山溃逃之外,根本就没多少人。

    “都统,我们上当了,这里根本就没有寿州兵,那些旌旗都是摆在那里,这些雷石滚木都是事先安放好的。”周本从东面河滩上一路冲杀,竟然比刘威的度还要快,直接抢到了刘威的头前抵达山腰。

    “该死,快下山。”刘威一愣之下,随即怒吼,大队人马开始蜂拥下山,却见到此时原本无人的山下忽然之间冒出了无数的火光,无数道闪着火光的流星忽然之间出现在天空之中。只是一瞬间,无数的弩箭腾空而起,闪耀着火光直接朝着刘威的兵马而来。

    “都统随我来,我们从后山走。”这些弩箭以迅捷之极的度迅落到山腰营寨,冲天的大火滚滚而来,早就准备妥当的火油柴草等物第一时间被点燃,大火和箭矢在一瞬间就直接搅乱了庐州军的阵型,无数的士兵在这一刻被烧成了一个个火人,在原地四处打滚,带着火苗将其他人或者其他地方点燃。整个硖石山的山腰在短时间内就被彻底点燃,熊熊的大火直冲云霄,犹如一道火线一般迅向四周蔓延。周本此时已经顾不得自己手下的兵丁在这一阵接着一阵的箭雨以及火焰当中到底损失多少了,拉着刘威突烟冒火朝着山顶而去,要从他来的路上突围而去。

    “哈哈,让你整天疑神疑鬼。”这么大的动静,寿州城的城楼上,吴明是看得一目了然,朝着身边的王虎道:“王将军,你仔细看着,北城庐州兵马一旦出营,你立即率军出击,出城掩杀,直到和卢将军汇合,定要将庐州中军彻底击溃。”

    “哈哈,吴将军你就放心吧,某定然不辱使命。”王虎一抱拳,开始瞪着牛眼盯着外面的庐州兵马目不转睛,对于其他三面城防的激战充耳不闻。

    而此时从开战至今从未现身的王成赫然出现在战况最激烈的南城,直接和李神福面对面厮杀,这一幕让李神福大惊失色,慌不跌的让人去查看北营的动静。

    “李神福,死到临头了还有心去顾忌其他?今夜便是你的死期。”王成手中大刀直接架住了李神福的长枪,身后数十名亲卫齐刷刷弯弓搭箭,直接硬生生的将随着李神福一起从鱼梁大道上杀上来的庐州兵给逼了回去。

    而此时,硖石山上的大火也让北营庐州兵马惊慌失措,在李神福尚未回援之前就匆忙出兵前往硖石山接应。好不容易等到机会的王虎当即率领本部两千多人尾随出动,几乎是贴着庐州北营兵马的尾巴杀了上去。

    庐州北营兵马前去接应刘威,却没有料到此时的刘威和周本带着败兵好不容易突破了寿州兵的火攻箭矢,从周本来时的路上撤了下来,在东面河滩之上再次遇到袭击。这一次领头的就是卢静,几乎是以逸待劳之下,刘威和周本带出来的败兵遭到致命的冲击,彻底崩溃,两人只顾得上带着少数人死命的逃出了攻击,朝着寿州北城而去,半路上和北营前来接应的兵马汇合在一起,得到了喘息之机。

    “都统,赶紧和李将军汇合,不然的话我军前后都有敌兵,只怕是难以力战。”周本刚刚带着兵马正要重整队形,就见到前后都有喊杀声传来,急忙上前汇报道。

    “立即派人去通知李神福,不要管中军,给我全力攻城。既然王成想要兑子,我就拿下他的寿州。”此时刘威算是彻底明白过来王成的计策了,所以当即下令,让身边的亲卫匆匆脱离大队,前往城南,自己则和周本领兵前后分兵出击,在硖石山和寿州城之间和寿州兵马战成一团。刘威亲自坐镇指挥,有了强有力的中军调度,庐州兵逐渐稳住了阵脚,虽然前后出击,但是除了周本被对方的将领猝不及防的一枪横扫,差点被杀之外,庐州军倒也是一扫之前的溃败之相稳住了阵脚。

    “哼,就知道你没有那么多的兵马调度,这四面合围之计没有足够的兵马焉能拦得下我?”刘威一声冷笑和周本合兵一处往东南撤退一段路程之后,开始重新布置防线,顿时间就将卢静和王虎的人马给堵住了。只不过他这一番调度虽然依靠着自己精准的战场指挥能力稳住了形势,逼停了王虎和卢静的联手进攻,但是今夜一战他的中军已经损失过半,大量的兵马损失之后,眼下他身边就只有不到三千人了,而且还在和对方的乱战之中不断倒地不起。寿州兵不擅阵战,但是在这夜间,将士的勇猛起到了极大地作用。这一点也可以看出王成和王播两人对于兵力运用和部署的不同。

    “好了,时候也差不多了,我们先撤。这个刘威此时不会来北城了,我们要离开寿州了。”卢静一把拦住了还想着往前冲的王虎,让后者一怔随即明白过来,两人合兵一处之后卢静带着弓箭手掩护,王虎则领着兵马快回撤,路过庐州军北营的时候还顺带着放了一把火,直接将已经没有多少人防守的北营彻底覆灭。

    “启禀都统,李将军率军从南城撤离前来接应。”刘威稳住了阵脚,并没有去追击卢静和王虎,但是却被亲卫的汇报声给吓了一跳,随即怒不可遏道:“混账,让他派兵,给我重新夺回南城,拿不下城池不要来见我。”

    刘威的命令在随后很快传到了带着兵马匆匆赶来的李神福那里,此时才反应过来寿州军的整体部署的李神福立即派兵回去重新攻城。只不过此时已经过了半夜,李神福关键时刻撤离让负责守卫南城的刘启山得到了喘息之机,趁着这个机会,他不仅仅将南城的守卫重新布置,还让王成腾出手来支援东城和西城,在后援兵力源源不断加入之后,原本兵力和攻城力度都不如南城的安仁义和田覠两人吃足了苦头,好不容易突到城楼上的士兵几乎被一边倒的全部击杀,甚至田覠本身还被王成一刀差点劈成两半。

    “卢静,立即将军中家眷和所有钱粮物资全都送出北城,由你跟着阿贵将军先行撤离到硖石山,王虎,随我去会会这个李神福,看看今夜能不能斩了这个刘威手中的头号大将。”王成几乎是一刻不停的安排刚刚回城的卢静和阿贵一起带着大队辎重和家属迅从北城撤离,然后让王虎集中本部立即前往刘启山的南城,给李神福布下了最后一道埋伏。

    “将军可准备好了?”吴明在王成安排好最后一件事之后走出来笑道。

    “就是有些不舍。”王成摇摇头苦笑道,他是真的有些不舍,从小都是在江湖绿林中游荡,好不容易和王播一起在寿州站住了脚,此时忽然要舍弃,他还真有些不舍。

    “我敢担保,不出一年,将军必然可以再回寿州,到时候统率兵马收服寿州,当可一雪今日之耻。”吴明笑道:“此间事了,等到了申州,将军随我一去扬州便可知晓我家主公之志向,可不是区区一州一地所能束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