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大唐医王 > 第十三章 初雪
    说起算盘,李元嘉那是相当的熟悉。

    小学时代就有这个课程,他至今还记得那些“一去九进一”、“九去一进一”的口诀,也记得算盘就是上下两部分,上面两颗珠子,下面五颗珠子……

    和水泥比起来的话,算盘简直太简单了。

    李元嘉唯一需要担心的是算珠制作的质量,毕竟以这年头木匠们的手艺,想要做出一根根的细木杆绝对不容易,更别说上面还要穿上那么多的小圆珠子,并且那些珠子还必须能够顺滑的上下移动,承受的住珠算高手们的手……

    未来很简单的事情,放在贞观十二年都不会太容易。

    不过还是那句话,不管在贞观十二年做一个算盘的难度有多大,反正也不需要李元嘉自己去操心。趁热打铁,回到书房后他直接就把算盘的样子一画,把尺寸大小标注清楚之后,直接把韩路成给叫了过来:“把这东西交给陈木,让他找人给我做一个出来……这东西你能看明白吧?”

    “回大王,小的看明白了。”

    仔细的又看了一遍手中的图纸之后,韩路成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

    就是一个木框框,里面有几根木棍棍,上面再串上一些圆珠子而已,有什么看不明白的?一眼过去,清清楚楚的好不好?

    “嗯,很好。”

    点了点头,李元嘉笑着说道:“那就替我告诉陈木,上面的珠子必须要轻,要光滑,必须要手指轻轻一拨,就能上下的移动!”

    “是,大王。”

    稍作思索之后,韩路成又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去吧……嗯,对了!”

    挥了挥手,刚想让韩路成离开,李元嘉就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把他又给叫住了:“我记得韩山去了城外的翻车作坊,已经待了挺长时间了吧?”

    “是,大王,已经有一个多月了。”

    听他问起自己的父亲,韩路成心头一突,赶紧恭谨的点了点头。

    “唔……”

    确认了这个事情之后,李元嘉的双眼微微一眯,坐在宽大的太师椅上,开始用自己的右手食指轻轻敲击着面前的桌面。

    老韩的心思,其实李元嘉也能猜到那么一点。

    无非就是十几年前就奉皇太妃之命服侍李元嘉,在王府也当了多年的管家,韩山这心里肯定是自视很高的。这一点,其实很早以前李元嘉就隐隐的察觉到了,尤其是当年他还年幼的时候,谨小慎微,韩山真是替他决定了不少事情。

    但是自从李元嘉封为徐王,去了潞州之后,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从小都很听话的大王突然有了自己的思想,突然开始让人去做好多稀奇古怪的东西,突然又是做生意又是开店的……当然更重要的是,一项听话的大王突然变得极为强硬,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不给韩山任何反对的机会!

    次数多了之后,韩山也察觉到了不对。

    而后来李元嘉在王府推行天竺数字,推行新式记账法,并且在长安城外大肆建造各种各样的工坊,也让韩山产生了浓浓的失落感——他终于现自己已经跟不上大王的想法,甚至开始让大王觉得厌恶了。

    所以当儿子韩路成越来越被大王看重的时候,韩山突然提出想去城外翻车工坊那里帮忙,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看着脸色忐忑的韩路成,李元嘉有些纠结。

    说实话,他现在觉得韩路成用的很顺手,再也不想身边跟着的是韩山了。倒不是说李元嘉多讨厌自己的老管家,实在是那老头脑子太古板,很多李元嘉想要做的事情都要组织一下……虽然每次都改变不了什么,但是时间久了真的让人很烦。

    所以当初韩山说想去城外的时候,李元嘉很是高兴的答应了。

    但是现在突然现他已经去了一个多月,并且似乎没有回来的意思,李元嘉就忍不住问了一句。而现在再看看韩路成的表情,李元嘉又觉得有些小愧疚,是不是对那位给自己服务了十几年的老头太苛刻了?

    李元嘉这边思来想去,旁边的韩路成心里就越的忐忑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问道:“大王,大王?”

    “嗯?哦。”

    回过神来的李元嘉看了韩路成一眼,点头道:“行了,回头让你父亲回来一趟,我有事情找他……嗯,就等翻车作坊那边的事情落定之后吧。”

    “是,大王!”

    眼中闪过了一抹喜色,韩路成连忙躬身行礼,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

    “大王,该用膳了。”

    在书房坐了不知道多久,李元嘉突然听到一个温柔可人的声音,把他从工作的状态中叫醒了。连忙抬头一瞧,果然是自己的王妃房奉珠到了。

    正在写东西的李元嘉赶紧放下手中的笔,微微蹙着眉头站了起来:“奉珠,这种小事让司棋她们来一趟就是了,你又何必亲自过来?不过今天真是奇怪,明明上午还挺暖和的,怎的下午突然就如此之冷……嗯?”

    “大王,怎么了?”

    看到李元嘉骤变的表情后,房奉珠心头一惊,赶紧开口追问道。

    “哦,没事儿,没事儿,呵呵。”

    干笑了两声,李元嘉赶紧摆了摆手,表示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只不过脸上对老婆笑脸以对,李元嘉心中却是暗暗叫了一声苦!

    就在刚才,他突然想起了小院里的那些“混凝土”!

    这么冷的天气,哪怕书房里放着两个炉子,而且当初翻新的时候也对墙面、屋顶做了特殊的处理,甚至地上都铺了一层毯子,可是李元嘉依然能感觉到那浓烈的寒意,方才写字的时候手都僵的快握不住笔了,这种情况下那些混凝土怎么办?

    不过现在可不是担心水泥的时候,李元嘉上前一步抓住房奉珠的小手,笑着说道:”正好我肚子也饿了,咱们回去用膳吧……呼,今天还真实奇怪,感觉冷的有些邪门。“

    ”大王,那是因为下雪了啊!“

    ”啊?下雪了?“

    听了房奉珠的话之后,李元嘉赶紧走到了书房门口,推开门走出去一看,果然天空灰蒙蒙的,漫天的雪花飘飘洒洒,一块一块的砸了下来。

    贞观十二年的冬天,长安城的第一场雪来的比往年要稍稍晚那么一些。

    不过看到那漫天飞舞的雪花,李元嘉先是一喜,随后脸色又是一变,眼中也闪现了一抹忧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