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帝凰空间之魔妃归来 > 第226章 【】为什么被伤成了那样
    听到楚随心阴森森的话倒在地上的人闭嘴不语,楚随心看到他不出声也不着急,掏出一把匕首慢慢蹲在他的身边。

    “不说是吧?那就永远都不要说了。”楚随心把匕首放在这人的嘴边,“割了你的舌头怎么样?”

    “你敢?”

    楚随心目光一眯直接在这人脸上划了一刀,看到他的脸上血流如注楚随心嘴角勾起,“那你就看看我敢不敢?”

    闻到自己鲜血的味道,这人疼得表情狰狞,“就算你杀了我也没有用,我是不会说的。”

    楚随心眉尾挑了一下,“你死了的话派你来的人会为你伤心吗?会给你收尸吗?会照顾你的家人吗?你觉得这么死值得吗?”

    她一连几个问句下来看到这人的眼中有些迟疑。

    “长得眉清目秀的应该有不少女人喜欢你吧?”楚随心看到他脸上的伤口啧啧了两声,“伤口这么深恐怕只有我炼制出来的丹药才能治好,你要不要配合一下?”

    “别以为打一棒子再给甜枣我就乖乖就范了,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楚随心呵呵笑了两声,“好吧,既然你不说那我只能把你交给祖母处置了。能随意出入相府,要么就是相府中的人,要么就是相府的熟人,要么就是勾结了相府的人,祖母肯定比我有办法能撬开你的嘴。对了,你有本事就现在服毒自尽,等查出来真相的话你的家人你的朋友一个都别想好。”

    听到楚随心的话这人脸颊抽搐了两下,“你果然不是楚随心,恶毒的丫头。”

    楚随心眨了眨眼睛,“哦,听你这话我突然有个想法,难道是陈潆儿派你来的?让我猜猜你和她是什么关系?难不成她是你姘,头?”

    “你胡说八道,不许你污蔑潆姐。”

    楚随心用手摸了摸下巴,“潆姐?呦,还是姐弟恋!你和她之间的关系楚相知道吗?你说,我要是把你交给楚相然后再编一出他媳妇儿红杏出墙的故事,楚相会怎么教训你?又会怎么教训陈潆儿?”

    “没有的事情,我和潆姐清清白白什么都没做过。”这人被逼得大喊。

    “只要楚斐章相信你们做过那你们做没做过都是做过了。咦?我突然发现楚阳长得和你有点像呢,我要是告诉楚相那个熊孩子是你和陈潆儿……”

    “我杀了你!”这人恼羞成怒的举起手掌要拍死楚随心,却发现身体寒凉越来越僵硬。

    楚随心冷笑,中了寒冰弩又被毒藤抽到,他要是还能动就见了鬼了。

    “你要是有能杀了我的本事也不会倒在这里任我宰割了。既然你叫陈潆儿潆姐,想必是相府的熟人,有什么话等到了楚老夫人的面前再说吧!”

    楚随心一伸手拎起这人的衣领子直接把他拽出了房门,“对了,刚刚我就说过别妄想自尽什么的,你要是死了我可以随便编排你和陈潆儿,到时候你们两个人的绯闻会传遍整个狄城。你知道绯闻是什么不?就是你们两个人之间无法说出口的暧昧关系。”

    这人听完楚随心的话是死也死不得,跑也跑不掉。他哪能想到先用了迷烟再摸进了屋子都能被楚随心给发现,如果知道楚随心这么难对付他肯定会多做几手准备的。

    轻敌的后果就是沦为了阶下囚,而且还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那种。

    其实楚随心已经猜到这人是谁派来的了,楚斐章的这个夫人还真是沉不住气,更是太小看她了。

    拎着这人来到了楚老夫人的院子,楚老夫人本来已经入睡,听到下人传报说楚随心来了,立刻穿好衣服出了屋子。

    “大晚上的发生什么事情了?”楚老夫人看到楚随心把一个高大的人影扔到她的院子里一下子就清醒了。

    “祖母,这个人大半夜的往我屋子里吹迷烟还摸到我的房里要杀我,我也不认识他特地带来让祖母瞧瞧这人是不是府中的人?”

    “什么?要杀你?”楚老夫人气势如虹的大喊了一声,然后健步如飞的走到这人面前。“陈秋风?”

    “陈秋风?祖母,他真是府中的人吗?”楚随心秀眉蹙起,“我刚回来就有人要杀我,祖母,府中好危险我还是回飞羽宗吧!”

    楚老夫人眼眸眯起,“陈秋风,你竟然要杀随心?说,是不是陈潆儿指使你的?”

    “祖母,他到底是谁呀?”

    “他是陈潆儿的堂弟,来过府中几次。”楚老夫人冷笑,“陈潆儿这回怎么不藏着她的狐狸尾巴了?”

    “老夫人,我杀她是因为她根本不是楚随心,她就是个妖言惑众的骗子,她来相府是来挑拨老夫人和潆姐之间关系的。”陈秋风的伤势并不清,此时说几句话都气喘吁吁。

    “挑拨我和陈潆儿的关系?我和她的关系还用挑拨?”楚老夫人嗤了一声,“随心,这件事祖母会替你做主,你先回去歇着。”

    “祖母,这么晚还打扰你休息,是我错了。”楚随心叹了一口气,“我都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还不肯放过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曾经撞破过某人的秘密,如今看到我回府怕我说出来所以想要杀人灭口。”

    听到楚随心的话陈秋风睚眦欲裂,楚老夫人则是若有所思。

    楚随心把话挑了个头就回去休息了,至于楚老夫人怎么处置这个陈秋风则不是她所关心的。

    她美滋滋的回到房里倒在床上就睡,看看谁还敢来?

    第二天一大早楚随心去给楚老夫人请安,楚老夫人昨夜睡太晚此时还没睡醒,她身边的大丫鬟依莹给楚随心端来了早饭。

    楚随心刚吃完饭就听到院子里一阵喧哗。

    “夫人,老夫人还没醒呢,你晚一点再过来吧!”门外有丫鬟阻拦的声音。

    “我是来找老夫人讨个说法的!”陈潆儿在门外大喊。“老夫人,我堂弟秋风到底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被伤成了那样?”

    她一大早就听到院子里的丫鬟尖叫,出门一看吓得她当时就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