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修罗帝尊 > 第1542章 深化
    三女依然进了仙居,石皓和紫金鼠则是漫步而行。

    一边走,石皓一边还在想着石化术。

    虽然限于境界,石皓无法将石化术修到大成的地步,但是,他可以做出相应的调整。

    将生灵完全石化的话,那身体、灵魂都是处在同步的石化状态,于人来说,不管被石化多久,解开之后,那就如一瞬间而已,根本不会有所查觉。

    但是,若是让身体和灵魂的石化分开。

    比如身体石化了,但灵魂没有,那又会如何?

    绝对是无法形容的恐惧吧。

    若是他可以做到,那这石化术将成为敌人的噩梦。

    石皓开始向着这个方向研究,其实很简单,就只是在石化到魂海的时候停下来,然后将整个身体化成一个囚笼,将灵魂禁锢在其中。

    这么一来,身不能动,但是,灵魂却可以感知这一切,又是怎样的一种折磨呢?

    任何人,都不会想要经历一番的。

    这又花了他小半年的时间,这才终于成功。

    “这一招得慎用,不然的话,轻易就可以让人疯掉的。”石皓喃喃道。

    一路上,他小有收获,将修为又往前推进了一点,来到了十二星的中期。

    整整五年多,他居然只提升了这么点?

    可见,没有天材地宝的供应,到了这一步,只靠自己的努力修炼,修为的提升会有多慢了。

    前方,终于出现了万里赤贫之地,便是那株可怕小草所在的区域。

    它摇曳着顶端一丁点的火焰,看上去人畜无害,可实际上,连仙尊都对它有些忌惮。

    石皓等,他想要知道,能不能也掌握了小草的这种烈焰之力。

    不过,这应该难了。

    因为他不可能去亲身尝试,不像石像,还会给你解开的,这要被烧死了,那就真得死了,完全没得救。

    所以,这也就是一个美好的愿望罢了。

    石皓等,好几天之后,烈火燎原开始。

    这烧了半天之后,终是停了下来。

    石皓立刻开始穿越,这一路上他都是提心吊胆,万一这株草突然心情不好,向着他发起攻击呢?

    不过,真要遇到危险的话,他还有月盈呢,发威之下,撑过几招应该没有问题。

    还好,这株小草似乎完全没将他放在眼里,根本不理睬他。

    小半天之后,石皓通过了这个区域,让他长长地舒了口气。

    “这株草是什么来头?”石皓好奇地问。

    “也许是陨落的仙尊。”紫金鼠随口道,“一个时代虽然只能有九个仙尊,但是,古往今来不知道多少年了,自然也产生了好多的仙尊,大部份都会在生命晚期进入禁地,寻找活出下一世的希望。”

    “哪怕他们成功了一次,最终还是注定要死在这里,差别在于第几次而已。”

    “仙尊太强了,哪怕死后,其遗体也会发生蜕变,比如,化成一尊石像,又或是一株草。”

    “除了仙尊,还有准仙尊,同样可以衍化成可怕的存在。”

    石皓点点头,正因为禁地有太多的宝物,才让一位位仙王、仙尊进入其中冒险,但最终,大部份都将葬身于此,也形成了循环,他们滋养着这片大地,使之孕生出更多的传奇。

    也因为如此,让禁地变得越来越危险,原本的话,应该只有些天地奇险,而不会有像是石像、小草这样的东西吧。

    石皓继续前进,一路寻找着。

    但,越是深入,禁地的宝物就越是稀少,接下来的日子,石皓颗料无收。

    又是几个月过去,石皓终于来到了两界通道处。

    巨大的深渊仿佛一头凶兽,可以吞噬一切。

    石皓没有进入,他现在还没有必要去修罗界,而且万一让那里的大帝发现自己灵魂中的印记已经被抹去了,这位主会不会出手将他干掉了——至少也得在他的灵魂中重新种下印记。

    所以,他绕了过去。

    他想要知道,这禁地的最深处藏着什么,另外的话,他还要寻找无我仙尊的埋骨处。

    毕竟是一位准仙尊啊,身上肯定藏着宝物的。

    还有,对方是在寻找一株无上大药的路上挂掉的,如果可以将这条路走到底,那石皓也将收获一株无上大药。

    ——连仙尊都要眼红的大药。

    在不增加转生印记的情况下,活出下一世。

    等于是白拣的!

    于普通人来说,多活一世亦是平平庸庸,于这个世界不会造成什么涟漪,但是,仙尊就不一样了,这样的存在多活一世,可以统御天下至少百万年,而在这么长的时间内,不会有新的仙尊出现。

    影响之大,可想而知!

    这一路过去,更加危险了。

    到了这里,连仙王大兽都是没了,但是,环境之险却是达到了极致。

    时不时就有一道剑光划过苍穹,可以斩杀仙王,甚至仙尊亦要被重创,又或是滔天洪水从天降,将一方区域变成泽国,而只要来不及逃出来,那必然只有淹死的份。

    仙人也能被淹死?这不是笑话吗?

    不是!

    在这片泽国之中,仙人会失去一切神通,变得如凡人一般,那么,被淹死亦是很正常的事情。

    石皓几乎是寸步难行,哪怕有月盈这样的准至尊宝器,他兀自战战兢兢。

    ——当初紫月仙王可是修成了准仙尊,而且手握月盈,可依然死在了里面,足见这个地方有多么危险,连准仙尊都能轻易斩死。

    尽管前进得很慢,但石皓并没有想要放弃。

    在这里要么没有收获,可一旦得到,那将是无比惊人的。

    而且,在这里混,实力固然不可缺,但运气却是更加重要。

    石皓觉得,自己的运气向来不错。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他一路都是有惊无险——最危险的时候,连月盈都是出手了,一道剑光斩过,将危机化解,但是,这依然让石皓受了点小伤。

    一晃,又是两年过去,石皓并没有收获一件天材地宝,而他的身上却是布满了伤,模样是惨到了极致。

    但是,石皓却仿佛受了一次洗礼,将自己的意志磨砺得更加坚韧了。

    当然了,小星宇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屡次发现险情,让他提前做出了规避。

    又是两天过去,他蓦然发现,前方有一具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