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基因战争之起源 > 第399章 憋屈
    全本 ,最快更新基因战争之起源最新章节!

    话说另一边的陆天宇,在成功狙击了三只游荡者之后,遭到了四只翼龙兽的追杀,以陆天宇现在的实力,对付两只翼龙兽完全没有问题,甚至可以应对三只翼龙兽的攻击,但要想杀死三只翼龙兽就难了。

    现在四只翼龙兽在追杀自己,陆天宇想要逃却很轻松。

    可是这时候陆天宇却不能逃,自己击杀游荡者的目的,一方面是消灭作为战场监控者的游荡者,另一方面是吸引翼龙兽的攻击目标。

    要是让四只翼龙兽在罗坚达对付吞噬者时,对炮兵阵地发动自杀式的攻击,这场战争最后很可能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结果,这是陆天宇不愿意看到的。

    现在陆天宇也能感受到人类军队为什么会在和虫族战争中节节败退了,其中的原因有很多,武器和装备是一点,士兵的素质也是一个问题,就连军队高层也有一些问题。

    但还有一点,那就是军队中的修士实在太少了,这个太少当然是相对的。

    虫族的中高等级虫子已经相当于人类实力强大的修士了,再看看中高等级虫子在虫族中占的比例就会发现,修士在军队里占据的比例都可以忽略不计了,这仗还怎么打!

    和虫族相比,人类军队除了人数优势之外,没有那一方面是占优的,再加上一开始人类对虫族认识不足,将大量的精锐都消耗掉了,现在还能维持现有局面,也多亏了虫族自身的缺点,要不然人类早就从地球上抹去了。

    陆天宇吸引着四只翼龙兽攻击自己,飞的不快不慢,始终若即若离,也不和翼龙兽对抗,也没实力和四只翼龙兽对抗。

    翼龙兽似乎发现追赶不上陆天宇,准备掉头回去,陆天宇便从储物空间中取出小型电磁炮,击伤了一只翼龙兽。

    翼龙兽发现陆天宇阴魂不散,掉头再来追杀陆天宇,陆天宇继续开始逃跑。

    陆天宇一点都不担心翼龙兽会追杀自己到天涯海角,虫族是群居生物,一旦远离巢穴就会返回。

    等再一次翼龙兽掉头返回时,陆天宇又击伤了一只翼龙兽,剩下的翼龙兽再次追来,不过这一次陆天宇不准备跑了,两只翼龙兽而已,陆天宇还没有放在眼里。

    经过五六分钟的厮杀,陆天宇成功的将两只翼龙兽击杀,转身寻找之前受伤的两只翼龙兽。

    之前被陆天宇击伤的两只翼龙兽,因为受了伤,返回的速度都不是很快,又丧失了大部分的战斗力,被陆天宇追上自然没有好果子吃了。

    等到陆天宇用耍赖的手段击杀了四只翼龙兽返回的时候,左刚琛这边的战斗才刚刚进入收尾的阶段,陆天宇没有过去帮忙,这场战争属于左刚琛,也属于第一独立师。

    如果不是游荡者和翼龙兽对现在的第一独立师威胁太大,陆天宇都不会出手,只会站在一边冷眼旁观。

    这就像是孩童刚刚蹒跚学步一样,不摔几次都不能成长,军队也是一样,没有进过战争的洗礼,难道让陆天宇来培养一群老爷兵吗?

    十几分钟之后,随着攻击第一独立师的虫族被消灭,剩下不多在后方的虫子开始向城市内撤退,陆天宇这才找到左刚琛询问战损情况。

    “战死五百八十六人,受伤人数达到千人以上,算是残胜了!”

    陆天宇没有想到战损如此严重,还想安慰左刚琛几句,但左刚琛又开口道:“经此一战,活下来的士兵将成为第一独立师的钢铁脊梁,牺牲的战士将成为第一独立师的军魂,现在第一独立师已经有了一战的能力,当务之急需要休整扩充兵源。”

    陆天宇对军事不甚了解,见左刚琛说的在理,当下点头道:“根据我们的卫星侦查,洛阳失陷之后,有大量的人口逃亡运城和晋城等地,我准备去一趟运城,你怎么看?”

    渭南市虽然被占领下来,但同样不可能长时间驻留此地,虫族一定会派兵增援,所以陆天宇决定提前撤离。

    左刚琛想要扩充兵源,从洛阳逃亡的人口就是最大的兵源。

    “那我们和当地的驻军如何相处?”

    陆天宇一直没有大规模的招募新兵,最主要的就是无法处理当地驻军的关系,毕竟现在还没有私人招募军队的先例,一旦想在当地招募新兵,极大可能会发生冲突。

    但这种事情不能再拖了,巴蜀之地的慕容靖虽然已经答应陆天宇可以在巴蜀之地招募新兵,不过陆天宇暂时还不想和慕容靖接触,双方之间的条件还没有谈好,可现在招兵的事情不能再拖,陆天宇便把主意打到了运城一带。

    “以谈为先,做好对抗的准备!”

    陆天宇定下这次前往运城招募新兵的基调道:“有时间你说的对,今夕不同与往夕,观念要变了,如果再任由那些军队稀里糊涂得过且过的话,人类真的会灭亡了!”

    两人商量了一下撤离的时间和计划,这时候罗坚达和张勇走过来道:“我军虽然战损不轻,但收获也同样巨大,击杀一千三百六十一只虫子,其中低等级虫子还不到三成,中等级虫子占了五成以上,剩下不少高等级虫子,换取了十一万多积分,除去各种消耗和治疗费用,大约还能剩余五万多积分?”

    在火星文明传统中,军队有双重特性,一方面属于国家的机器,负责对外征战,所有消耗都有国家负责,另一方面军队又是更大规模的搜索小队,可以自己单独执行各种任务,收获的物质可以兑换成各种有价值的物品。

    不过现在第一独立师可没有征战任务,所有的武器弹药等消耗都要用战利品兑换,能不能盈亏持平,就要看左刚琛的本事了。

    三原市一战,第一独立师虽然击杀了不少虫子,但伤亡也很大,光是伤亡费用补偿就让获得的积分消耗一空。

    不过渭南市一战,第一独立师战力快速的提升,加上左刚琛应对得当,将之前的损失弥补回来不少,获得了大量的积分可以奖赏有功的战士。

    张勇的警卫团也分到了不少积分,高兴道:“这场战斗中,强化者和觉醒者发挥的作用非常大,没有了之前的紧张和慌乱,具备了和低等级虫子正面厮杀的实力,接下来我们应该加大强化者和觉醒者方面的投入,我建议其中一些有功的战士可以再提升一些实力。”

    罗坚达也道:“张团长说的没错,这次战争的胜利,除了事先作战部署正确之外,士兵素质的大幅度提升也是一个方面,所以我希望能挑选一批有功士兵进行二次强化,至于觉醒者,我建议让他们闭关一段时间提升自己的修为,这样以后我们再遇到相同的情况,战损至少能下降一半以上!”

    陆天宇原则上是同意罗坚达建议的,不过想到巨大的投入,还是打击道:“不是不行,但你们手里有这么多的积分吗?”

    中央智脑只给普通士兵免费提供一次强化的机会,需要再次提升强化时,就需要用积分和军功来换,第一独立师现在手上几万积分,最多只能将营级以上普通军官再强化一遍,可没有多余的积分,将所有普通人进行二次强化。

    二次强化基因药剂可不是大白菜。

    比如陆天宇建立的第一独立师,中央智脑光是武器装备,加上一级基因强化药剂,投入就不止百万积分,这里面还没有算上陆天宇利用帝晶给那些战士觉醒的费用,要是全部算上的话,数百万积分都有了。

    这还是一支没有满编的军队,整个基地以后也不可能只有这一支军队,需要投入的费用绝对是一个恐怖的数字。

    左刚琛的第一独立师以后想要继续壮大,就需要自己拿积分和中央智脑兑换,可不会再白白送给左刚琛,除非是有需要让左刚琛执行一些征战任务,才会给左刚琛一些补偿,但这个补偿绝对不会多。

    左刚琛和罗坚达在基地也算是老人了,任何能不明白这一点,要是换成以前的搜索小队,连这个待遇都不会有,全部需要自掏腰包购买。

    不过不是没有例外,比如张勇的警卫团,就没有这方面的限制,因为警卫团是陆天宇的近卫军,所有的待遇都要高于普通军队,但这也是有上限的,比如警卫团普通士兵可以免费使用二级基因强化药剂,但三级基因强化药剂则需要自己掏腰包购买。

    当然陆天宇可以将左刚琛的第一独立师变成自己的近卫军,各项待遇相应的就要提高一倍以上。

    不过陆天宇并不想这样做,这样会限制左刚琛和罗坚达的发展空间,同样左刚琛和罗坚达两人也不愿意,如果换成解浩天的话,没保准会同意这样的安排。

    商量一番之后,第一独立师撤离了渭南市,在野外休整了一夜,不过并没有进入整盘空间进行休整。

    次日一早,第一独立师在左刚琛的指挥下,兵分三路,以扇面推进的方式朝着运城方向前进。

    这样做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有很多从洛阳逃难的人还不知道西安已经失陷,正在朝西安方向而来,正好迎头和第一独立师相遇,被第一独立师截下来。

    渭南市距离运城不到三百公里,可是就是这不到三百公里的距离,第一独立师整整走了三天,这放在末日之前是根本不可想象的。

    不过这也是没用办法的事情,首先高速铁路已经全部中断了,出行都是汽车。正常情况下,这个时候的汽车每小时行驶二三百公里都不算个事,可是架不住路上堵啊!

    洛阳一带没有失陷之前,就聚集了几亿人口,当洛阳快要失陷之后,这些人就只能朝两个方向逃离,其中就有不少人往西逃了,上亿人口从洛阳往西逃,那种场面想一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但好在虫族占领洛阳之后,虫族一样需要休整一下,况且周边的城市也没有占领,所以就没有继续追杀这些逃难的人口,否则要死多少人只有天知道了。

    这三天中,陆天宇和左刚琛苦并快乐着!

    苦是因为麻烦事情不断,有来自于逃难者的,也有来自于被打散的军队的,当然也有来自虫族的骚扰。

    路上那些逃难者看见第一独立师,还以为是遇到了人类的军队,饥饿的人希望第一独立师能给他们提供救济粮食,惊慌失措的人则希望能得到第一独立师的庇护,还有很多逃难者出言指责第一独立师,为什么不能打败虫族,心怀怨恨的人朝着第一独立师吐口水,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

    白眼、诅咒和谩骂让第一独立师的士兵非常的愤怒,想要争辩和解释,常常都会被失去理智的人群围在中间唾骂,甚至有些人还偷偷的朝第一独立师士兵扔垃圾。

    这让第一独立师士兵心里非常的窝火,但却百口莫辩,逃难者可不会管第一独立师是不是华国的军队,发泄愤怒也可以理解。

    陆天宇就经常被人拉着指责,为什么陆天宇没有打败虫族保护他们,他们可都是纳税人,陆天宇能说什么,说自己不是正规军队吗?说自己在三原市和渭南市击杀了多少多少虫子吗?

    到后来陆天宇都不敢出门了,因为自己只要一开口,就会有无数人骂陆天宇是废物,是懦夫,是一群废物,这些话还是好听的,只要没有人敢动手打陆天宇,不过一天到晚被人骂,任谁的心里都不会舒服。

    “约束好你们手下的士兵,逃难者是有些激动,不过我们应该可以理解,难道还不让他们发泄一下吗?”

    陆天宇一方面被人辱骂,另一方面还要安慰愤愤不平的士兵,做好逃难者的安抚工作,防止双发发生冲突。

    “请将军放心,我们也是人,能够理解他们的情绪,但这时候我们说什么都没有意义,况且我们心里无愧于心,不用担心士兵的不满,过一段时间就好了!我唯一担心的是,那些跟谁我们的人,将军准备如何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