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巫师之诸天征程 > 第216章 昆池岩
    “薇薇安,你有什么建议。如果我说…”

    埃文微微踟蹰,他组织一下语言道。“如果我说我知道一个诡异之地。那里属于巫术的荒漠,甚至可能没有任何超能的存在。那里的诡异完全无解,是为了杀人而杀人。你说,那样地方的诡异、不详物品有价值么?”

    薇薇安正在为自己上药,她听到了埃文的话惊吓的手中的药水哐当一声掉落在地。

    阳光笼罩的教室,这里应该温暖舒适。但是这一刻,薇薇安只感觉遍体生寒。她凝视埃文,只看到一双了认真的眼眸。

    “埃文.威廉,你疯了么?!”

    薇薇安终于受不了这样的气氛,她大声的尖叫起来。这个女巫声音尖锐刺耳。“埃文.威廉,你不要以为巫师荒漠的诡异、不详物品就没有杀伤力。我告诉你,事实上它们的恐怖远超于诅咒之地!”

    薇薇安疯狂的用手揉搓脑袋,她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女疯子。

    “埃文!”薇薇安脸色铁青,她大声怒吼。“你就放弃成为诅咒巫师把!刚刚的诡异你还没有受够?我告诉你,我是绝对不会陪你去冒险。你想也不要想~”

    薇薇安绝对不会在触碰诡异、不详、危险的东西。死亡的感觉经历一次就好,她绝对不愿意在重复!

    埃文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疯婆子,但是显然他得到了自己需要的答案。

    “我没有指望你和我一起去。”埃文一句话就让薇薇安的歇斯底里戛然而止。他也不去管这个疯婆子,只是自言自语道。“看来去巫师荒漠寻找诡异、不详之物是一个好办法。只是,我东西到手之后怎么回来?”

    薇薇安知道自己不用去冒险,但是她半信半疑。对于埃文的自言自语,她只有一个答案。“你回不来~那是送死。”

    “我设置时间自动传送。然后我拿到东西回来之后,你立刻为我治疗呢?”埃文认真的听取建议,他反复的考虑后果。

    薇薇安看出埃文真没有让她一起冒险的样子,这占卜家立刻浑身轻松。她摊摊手,随意的耸个肩。“埃文,不是我打击你。诡异物品充满着邪恶和诅咒。你就算传送离开了诡异之地,但是只要你掌握着那件物品。物品的原主人就一定会对穷追不舍。”

    薇薇安科普道。“灵异散发的外在能量,一直吸引着灵异的主人。灵异的源头可以一直追踪闯入者。除非有诅咒之影亲自为你护法,或者你得到的灵异之物级别很低——你自己可以消灭源头——不然你休想逃离诅咒。但是灵异物品级别低,这绝对不是要的。”

    埃文眼神闪烁,他有了一个大胆的主意。“薇薇安,如果我保证灵异的源头在我传送回来之后它们找不到我。那么,我手中的灵异物品会影响它的效果么?”

    薇薇安在一次认真打量埃文,她听着这对话就知道对方有一定的把握。这个占卜家微微沉吟。“不影响。”

    薇薇安道:“灵异不详物品,它本身就带着灵异灵源头的气息——你可以把灵异物品看成灵异源头孕育的种子。而诅咒巫师需要的其实就是一个种子。”

    “灵异源头强大,种子就强大。所以埃文,只要你带回来强大的灵异不详物品,我可以保证你成为一个强势的诅咒巫师。”

    “我需要的就是你这句话。”埃文拍手叫好,他心情雀跃。

    埃文道:“灵异不详的物品,我有把握了。只在此之前,我需要你帮我参考一下那个地点的诡异。”

    薇薇安挑眉。“我可以听一听,但是不保证什么。”

    ……

    埃文让薇薇安保持安静,他们坐在午后太阳照射的教室中,看上去一切都十分美好。

    “有一个地方叫做昆池岩。”埃文坐下,他的侧脸在阳光下打上一片光影。“那个地方属于巫师荒漠,远离超能力。在那里,有很多无辜的人死去。”

    薇薇安安静的聆听,她时不时把玩着一个小巧的水晶球——上一个都爆炸了,她居然又拿出一个。

    薇薇安看向对面的埃文,她陷入沉思。“那么埃文,这个地方的诡异是什么,你又需要我什么样的帮助?”

    埃文微微组织语言,他道:“昆池岩是一个精神病院。它在那片荒漠中是7大灵异圣地之一。传说过了午夜,昆池岩就可以看见幽灵。而其中最神秘的是一间402室。”

    埃文眯起眼睛。“昆池岩怎么衰败的有很多流言。其中一个是它的院长突然杀死了所有的精神病人,然后自己上吊自杀。所以那里的病人灵魂一个个都得不到安息。”

    “还有一个传说是昆池岩就是一个人体实验中心。那里的病人在活着的时候就饱受折磨。所以他们死后更是不甘心,他们化为不详等待着一个个活人来到自己的领地,然后杀死他们!”

    埃文微微吐气,他的手指哒哒哒的敲击桌面。“昆池岩最恐怖的就是402室——那是一个任何东西都不能打开的房间。据说一旦有人试图打开这个房间,就会有死亡和不详。”

    埃文凝视着薇薇安,他请教道:“你说,我要去这里探险需要准备什么?”

    薇薇安摇摇头,她表示自己无能为力。“埃文,我不是预言家,我只是一个占卜家。”

    她抿抿嘴唇,然后道:“你只是告诉我有这么一个危险的地方,但是其中的灵异表现和灵异物品我一个都不清楚?难道,我要说你把唯一的恐惧——402打包带回来?”

    埃文眼睛闪了闪,他隐藏自己的情绪。“我知道一个人偶、一个恐怖的观察箱。”他手指交叉。“人偶是充满民族服饰的玩偶,他是其中一个死亡病人形影不离的贴身物品。”

    “观察箱是一个人可以站进去的木盒子——和棺材差不多。只是,这个盒子在胸口位置出现了一个观察口。当然,医院中还有许多病例、试验道具,以及一个充满着诡异、似乎可以相通402 的水池。”

    埃文有些急迫。“薇薇安,你认为这其中什么东西才是真正的不详?”

    “你似乎对那里很了解?”薇薇安这下子困惑了,她收起水晶球一脸古怪。“埃文,你确定你知道的这个地点不是小说虚构的?我感觉你一直以上帝视角观察和描述。”

    埃文神秘的微笑。“我肯定这个地方的存在~”

    小说虚构的世界?这不是问题!只要有着德尔菲神谕,埃文可以进入任何世界。这就是神器的威能,不过这不足对外人道也。

    薇薇安依旧困惑,但是她努力的分析。“埃文,我需要更多的情报。你说的人偶、观察箱、水池以及其他,他们必须直接或者间接杀死、伤害生者,这才能证明他们的能力。否则,一切都是虚妄。”

    她语重心长。“埃文,灵异力量诞生的诡异虽然一般覆盖死者的随身物品,但是我们必须确认。毕竟按照你的描述,你是前往个一个危险万分的地方——我们不能白白浪费精力!”

    埃文点头,他若有所思的道:“我知道一个冒险小队的故事。这只冒险小队有7人。其中有2个女生一个触碰了观察箱——当场就被抓上手臂,另一个女生见到了人偶移动——人为的。”

    “这2人感觉出异样,立刻从医院撤离。但是他们返回大本营的时候,遇到了鬼打墙。受伤的女生半路上就被鬼附身,她身上出现诡异的事情,可以认为直接死亡。”

    “另一个女生崩溃的逃到大本营。但是她打开门之后,她居然到了一个密闭的空间——是402室。她的脚边是人偶,然后她遇到了一个诡异。一个胸口出行x伤疤的诡异,这伤疤和观察箱的观察口出现的位置十分符合。所以,这些情报足够了么?”

    埃文模糊了灵异的表现形式,毕竟这以后是他的杀手锏。薇薇安只是他的一个询问对象,他可不会暴露自己的底牌。

    薇薇安身为占卜家,她也不是傻子。只看到这个女巫翻了一个白眼,然后鄙视道:“埃文,我现在更加确定你在说故事——你居然对这个灵异事件这么熟悉,除了亲眼目睹就只能是志怪小说。”

    她手臂交叠。“如果是亲眼目睹,你就不可能现在在我的面前。如果是志怪小说…你居然一本正经的拿一个小说的内容对我询问?”

    “薇薇安,你忘记你发誓忠诚我了?现在你只需要回答问题。”埃文不屑解释。只有掌握了力量,才能掌握真理。

    薇薇安撇嘴,这个女占卜家无力的开始分析。“埃文,根据你的情报。我肯定人偶和观察箱都是危险的灵异物品。这见了血的东西,充满着恶咒。”

    “那么我怎么同时拥有这2件?”

    埃文身体不由自主的前倾,他靠近薇薇安。“你知道的,昆池岩的诡异十分强大。如果我说是在白天——据说诡异惧怕太阳。那时候我出手,是不是十拿九稳可以得到物品?”

    “你在做梦么?”薇薇安露出一个白痴的眼神看着埃文,她道:“诅咒巫师需要打根基的灵异不详物品,必须是他们处于活跃状态下取得的。也就是说,你必须在灵异最强盛的时刻的得到它们。这是诅咒巫师最基本的法则!”

    “额,还有这样的规则?”埃文傻眼,“那就是说我必须亲自和这些灵异打交道才能得到我需要的物品?”

    “不然你以为为什么诅咒巫师现在这么稀少?”薇薇安已经无力吐槽。

    这个占卜家把玩着手心的水晶球,她建议道:“埃文,按照你的描述布偶最方便携带。毕竟它小巧。只是,它的威力我不能确定。根据我的感觉,观察箱的力量更强大——它可以直接造成肉体伤害,并且直接呼唤灵异攻击。所以二选一就看你自己决定。”

    “我可以都选么?”埃文哪个都舍不得。

    根据埃文的推断,观察箱是一个个精神病人被折磨的刑具,那是人体实验的重要道具。所以观察箱充满这怨恨和诅咒。而诡异的人偶,那是昆池岩中反复出现的一个病人的随身物品。埃文感觉,最后攻击的那个灵异很可能就是人偶的主人。

    人偶和观察箱,都具有灵异、不详的力量,埃文如果得到,他的诅咒巫师的根基绝对牢固。

    薇薇安直接鄙视这个贪心的巫师学徒,她道:“埃文,如果这个地方真的存在,你首先要考虑的是逃脱!”

    “我有把握在规定的时间直接脱离那个空间。但是我不确定怎么同时带走2个物品!”

    埃文敞开了话,他泄露一点隐秘。“薇薇安,灵异的存在最喜欢慢慢折磨人。我只有一开始不触碰那些诡异。甚至找一批冒失的冒险者和我一起,他们首先和诡异触碰。那么,我的安全性就大大提高。只要在最后关头我逃离了,那么…”

    “想的挺好。但是灵异可不会按照你的剧本走。”薇薇安白了一眼埃文,她道。“我可以提供一份清单,一份轻微避免灵异的清单。这可以有效的让你拖延时间。”

    她找出一张白纸,然后写写画画。“甚至,我推荐你购买一个小瞬移法则。这法则只能静距离传送小物件。但是它可以让你的那些替死鬼帮你拿下木偶——当然前提是你能够忽悠他们为你服务。”

    薇薇安说的十分轻松,她就像开玩笑一样随意。但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埃文已经决定去昆池岩的世界,那么薇薇安的建议是恰到好处。

    “我今晚就要见到东西。”埃文接过纸条扫了一眼,然后还给薇薇安。他道:“薇薇安,这一次拜托你了。甚至,我需要你买好治疗的药剂。我回来的时候可能会用上。”他果断的决定。

    事不宜迟,3天后就是诅咒之影考核的最后期限,埃文必须今天就行动。

    薇薇安本来只是说笑,但是她现在笑不出来了。她看着回到自己手上的清单傻眼。“你说的是真的?刚刚我只是随便说说的!”

    “但是很有效。”埃文言简意赅,他看着薇薇安道。“晚饭过后,你清单上的东西我能看见么?”

    “嗯?!你还要我去买?”薇薇安原地跳了起来,她一脸肉疼。“这可是一大笔钱!”

    “我没钱。”埃文摊手,他干脆的道。“不要忘记了,你忠诚谁?”

    埃文轻轻挥手。“快去行动吧,薇薇安。等我成为诅咒巫师,你就享福了!”

    “我——”薇薇安一肚子国骂。但是考虑到埃文背后诡异的强大,她硬生生的吞下苦果。

    薇薇安一脸苦涩:“埃文,你真的考虑清楚了?这不是儿戏~”她最后挣扎。

    埃文挥挥手。“去吧,我意已决。”他神情坚定,丝毫不会改变。

    ……

    白天的昆池岩一片寂寥,就算是太阳高照,埃文也感觉一阵寒冷。

    埃文艺高人胆大,他在空荡荡的医院转了一圈,然后画出一个简易的地形图。

    “1楼是集体治疗室,2楼实验室。3楼有一个器物室和浴室—危险的浴池就里面的浴室。4楼就是终极恐怖的402。”

    埃文明确自己的目标,他眼神闪烁。“昆池岩一个不祥之地。我以杀死伏地魔的能量献祭德尔菲神谕,然后换来了这一次的冒险之旅。”

    他透过窗户看看屋外晴朗的天空。“我到来的时间定为电影剧情开始的那天,返回时间为凌晨零点30分。我必须在这群诡异开始后的半小时离开这里,不然就算我的力量也只能送人头!”

    埃文正要继续思索,这时候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医院大门外响起。

    “哥,这一次我们安全吧?”

    “放心,我们绝对安全。再说现在是白天。我们的任务就是安装红外体感摄像机。这高科技的摄像机在有运动物体经过时会自动拍照。”

    “啊,真酷!”

    埃文这时候正站在一楼大厅的门口。于是随着吱呀一声的开门,他和一群陌生人不期而遇。

    “啊——”

    “啊——”

    “啊——”

    三声惨叫不出意外的在空荡荡的医院响起,埃文掏掏耳朵就看到三个屁股蹲的男人。

    “喂喂,你们真是来探险的么?就这点胆子,你们是不是男人?”

    埃文无语的看着3个滚地葫芦,他完全没有上前拉一把的打算。

    帽子小哥成勋、摄像主持胜旭、酱油男济允他们面面相觑。直到3人发现自己面前是一个大活人,他们才开始喘气。

    “喂,你是谁啊?为什么这么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你吓死我们了!”胜旭一肚子气,他刚刚被吓得够呛。

    埃文看着这个短发男,他无所谓的耸肩。“是你自己胆子小,难道怪我咯?要知道这里可是昆池岩——世界七大灵异之地,你胆子小就不要来么~”

    “可是就算这里是昆池岩,你一个大男人一言不发的站在这里,谁看到都会吓的够呛!”

    济允也是受害者,他振振有词的呵斥。到现在他的心脏还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埃文鄙夷,他轻蔑道。“胆小鬼没资格在这里说话。瞧瞧你的怂样~你这样也敢在昆池岩浪?小心院长小姐姐直接把你带走!”

    “你小子欠揍是不是?!”

    “嘴硬的家伙,我们这边3个人。你是不是找打?”

    胜旭和济允立刻大怒,他们说着就要动手。

    这时候帽子小哥成勋立刻拉住自己的同伴,他连忙劝道:“好了好了,和气生财,和气生财。我们这一次是来探险的,不是来打架的。胜旭,你克制点。济允,你也忍耐一下。这一次我们有任务~想想点击量,想一想直播!”

    “哥,不是我不忍耐,是这小子太气人!”

    “哥,就是这样的!如果我们不反击,会被人瞧不起的!”

    胜旭和济允愤愤不平。他们感觉自己收到了侮辱。

    成勋感到头疼,他看向埃文。“这位朋友,你可以收敛一点么?你知不知道自己已经惹了众怒?”

    埃文浑然不在意,他霸气的反问。“那么你们知道收敛么?明知道昆池岩这么邪气,你们居然还一个个过来拍摄。你们也惹了众怒!”

    埃文不屑的上扬嘴角。“我惹怒的是人,所以有救。你们惹怒的是鬼,所以~嘿嘿。”

    胜旭和济允听到埃文几乎诅咒的话,他们更加愤怒。而这时候成勋只能硬拖着把自己的同伴拉走。

    “济允我们走,我们不和他一般见识。”

    “胜旭,走了走了,别看了~”

    成勋艰难的把自己的同伴拉走,他看着埃文直摇头。埃文的嘴太毒舌了,这样的人绝对让人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

    埃文看着3人离去的背影,他轻轻冷哼。“胜旭和成勋都是这一次冒险的组织者。他们为了收视率最后居然不顾其余人员的安全。他们该死~济允也是一个可怜虫。明明害怕的要死,还死要面子。最后居然胆大妄为的要打开402。嘿嘿~这3人都死有余辜!”

    埃文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冷笑。昆池岩和所有的恐怖电影一样,它充斥着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套路。

    埃文曾经在纳尼亚改变历史,他曾经在魔法世界亲自斩杀伏地魔。但是这一次在昆池岩,他没有出手的打算。

    “诡异的力量超越我的理解。我这一次的任务只是夺取诡异物品,其他的一切都和我无关。我埃文.威廉从头到尾就不是一个好人。所以作死的冒险者们,你们完成我交给你们的任务,你们就可以永远的留在昆池岩浪了!”

    埃文走出昆池岩,他朝着一个山包眺望。根据气息观察,那里就是这一次冒险小队的大本营。

    埃文暗道:“我需要自己守着观察箱。那么诡异的玩偶只能交给那个其中一个冒险成员了。唔~Charlotte(夏洛特)应该是最合适的人选。现在,我只要接触她,然后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

    他眯起眼睛,然后开始自己的计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