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九龙圣祖 > 一千七百一十九 不是还有帝宫所吗?
    砰!

    董术掉落在地上发出的声音,仿佛敲击在每个人的心脏之上,让得他们的身形都是狠狠一颤,一时之间,玉剑宗山门之前,显得有些安静。

    “玉剑宗三长老董术,就这么死了?”

    所有人都是愣愣地有些回不过神来,实在是这一段时间的业城之中,玉剑宗那是何等的强势,一家独大之下,无人敢主动招惹。

    但今时今日,竟然被一个藏刀门的漏网之鱼强势打上门来,不仅是将山门一刀劈碎,甚至连坐镇宗门的三长老,也被一刀给刺死了。

    “这下真要发生大事了啊!”

    其中一名伏地境巅峰的修者眼眸之中闪烁着一抹激动的光芒,不知为何,看到那董术被一刀刺死,他忽然觉得有些兴奋。

    或许是因为玉剑宗行事跋扈嚣张,已经引起了很多业城修者的不满,又或许是因为其他的一些原因,不一而足。

    “哼,徒逞一时之快,不过是在给自己招灾引祸罢了,要知道玉剑宗可还有通天境强者,而且背靠苍龙帝宫,那小子能全身而退?”

    另外一名修者明显是亲近于玉剑宗的,又或者说想借助玉剑宗攀上帝宫所这根高枝,总之个时候脸色阴沉地冷哼一声,并不太看好那持刀而立的徐青山。

    诚如此人所说,徐青山刚刚杀掉的董术,只不过是玉剑宗三长老罢了,其上还有达到凌云境巅峰的二长老,再加上通天境的大长老和玉剑道人。

    就算退一万步讲,如今的玉剑宗,可是业城帝宫所的下属宗门,发生这样的大事,难道帝宫所会坐视不理?

    真到了那个无法收拾的地步,那徐青山恐怕在这九重龙霄都再无立足之地,那就是苍龙帝宫的强势。

    “今日,覆灭玉剑宗总部,天阶三境以下,想活命的赶紧滚!”

    就在所有人各自心思的当口,从天空上那个持刀的青年口中,陡然发出这么一道沉声,让得场中骤然一静。

    听徐青山的意思,是要将整个玉剑宗总部都给打破,然后达到浮生境以上的修者一个不留,这是要报当初藏刀门的灭门之仇啊。

    反观那一直在下方淡然而立的云笑,听到徐青山这番话,不由暗暗点头,心道这个徒孙虽然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但也没有失去理智。

    不管怎么说,玉剑宗总部也有着数百之众,将这么多人尽数杀掉的话,那戾气未免太重,何况很多低阶修者,都只是听命行事罢了。

    虽然说在藏刀门被灭之时,玉剑宗未必就会手下留情,但人总不可能和畜生相比,这一刻徐青山的决定,让云笑很是满意。

    “竖子敢尔!”

    一名玉剑宗浮生境初期的修者,似乎是被徐青山的话语给气疯了,直接大喝出声,但是他声音刚刚落下,便感觉到一道强劲的风声扑面而来。

    嚓!

    紧接着又一道轻响声传出,所有人都是清楚地看到,那个说话的玉剑宗修者,脑袋直接飞腾而起,从颈腔之中喷出的鲜血,显得无比的血腥。

    原来是徐青山在这一瞬间扔出了自己手中的长刀武器,而作为凌云境初期的强者,如此强力的飞来一刀,又岂是那浮生境初期的玉剑宗修者能够抗衡的?

    见得那玉剑宗修者仅仅是说了一句话,便被一刀削掉了脑袋,剩下的那些玉剑宗所属护卫们尽都心头发颤。

    “我……我……我……”

    尤其是先前第一个和徐青山说话的那名护卫,此刻牙关都在打颤了,他可是知道自己刚才是如何对徐青山恶言恶语,这条小命多半是不保了。

    “咦?我不是只有伏地境后期的修为吗?”

    但是下一刻,心头发怵的这名护卫,突然之间福至心灵,陡然想起刚才徐青山说过的话,下意识地便朝着玉剑宗总部外间奔去。

    有着这名护卫的带头,其他的那些地阶三境护卫,便是慌不迭地朝外逃去,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又怕那藏刀门少门主突然改变主意,要对他们下手。

    玉剑宗固然还有着两名通天境的强者,可是远水救不了近火,等宗主和大长老这两个通天境强者赶到,说不定黄花菜都凉了。

    由于玉剑道人生性凉薄,这些护卫都只是在其淫威之下不得不屈服受命,此刻性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当然是先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紧了。

    “你……你们……”

    见得那护卫带头逃出宗门,其中一名玉剑宗的浮生境修者不由怒不可遏,但却不知道说什么,总不能让其留在宗门总部送死吧?

    可是那些地阶三境的护卫能逃,他们这些浮生境层次的修者却是没有活路,这才是覆灭藏刀门的主力,他们知道自己手中沾满了鲜血,那青年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

    “诸位,一起出手,跟他拼了!”

    自知对方不会放过自己的玉剑宗浮生境修者,下一刻不由生出一抹敌忾之意,听得他高喝声传出,然后十数名浮生境的同宗修者,便是齐声附和。

    唰!唰唰!唰唰唰!

    然而达到天阶三境之后,每一重小境界之间的差距都是天差地远,更不要说双方还差着一个大阶了,这并不是靠人多或是拼命就能拉近距离的。

    只听得一连串的破风之声响起,刀光闪动之间,仅仅半柱香时间,整整十数名玉剑宗的浮生境修者,尽皆身首分离,死得不能再死了。

    这一场战斗真是让徐青山打得酣畅淋漓,虽然说覆灭藏刀门的首恶未诛,但也算是为藏刀门,或者说自己的父亲报得一部分大仇了吧。

    在徐青山杀掉这些玉剑宗浮生境修者的同时,其宗门总部之内的大多数低阶修者,已经得到消息蜂拥而出。

    而徐青山也遵从着自己先前的承诺,并没有赶尽杀绝,不过在杀完人后,他已是掠进玉剑宗总部,片刻之后火光忽起,偌大的玉剑宗总部,随即身陷火海。

    从这一点上来看,玉剑宗的下场,似乎比藏刀门更严重一些,毕竟在这把大火之下,玉剑宗总部终将不复存在了。

    “父亲,你看到了吗?玉剑宗被孩儿烧成了灰烬!”

    看着那已经烧起来的熊熊大火,徐青山口中喃喃出声,眼眸之中还含着一丝泪光,似乎这样一来,就可以安慰父亲在天之灵一般。

    “师祖,现在去哪里?”

    强行镇定下来的徐青山,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是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之下,踏步走到云笑的面前,开口问了出来。

    事实上按徐青山的意思,就在这等着玉剑道人和那位通天境的玉剑宗大长老回援,凭着师祖的手段,未必就不能将那两个可恶的老家伙击杀。

    但徐青山知道,今日的玉剑宗总部闹出了如此之大的动静,不仅是那玉剑道人会被惊动,恐怕连帝宫所都会很快得到消息。

    一个玉剑宗的宗主玉剑道人,徐青山相信云笑不会放在眼里,但是加上一个帝宫所的话,那情况可就不一样了。

    这一路行来,徐青山已经习惯有什么事就请教这位师祖了,所以他下意识地便是问了出来,只要是师祖做出的决定,他就不会有丝毫犹豫。

    “覆灭藏刀门的,除了这玉剑宗之外,不是还有业城帝宫所吗?”

    在徐青山问声落下之后,云笑没有半点沉吟便是接口出声,而且这冷笑声并没有刻意掩饰,让得一些离得较近的修者们,都是听得清清楚楚。

    “这是疯了吧?”

    一名想要巴结帝宫所的修者,听到云笑的话,不由撇了撇嘴冷笑一声,心道你们灭了一些玉剑宗的小猫小狗,难道就能如此目中无人了吗?

    说到底,刚才徐青山所杀的董术,也只有凌云境中期罢了,就算是在玉剑宗内,也还有三位的实力在其之上。

    这其中还包括通天境初期的大长老,和通天境中期的玉剑道人,若是这二位回来,恐怕这两个毛头小子,根本就走不出玉剑宗的总部范围。

    可笑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竟然在烧掉玉剑宗之后不想着如何逃跑,反而是想要再去帝宫所大闹一番。

    帝宫所那是什么地方,那可是苍龙帝宫的下属分部,传说业城帝宫所的所司刘文宗,可是一名达到通天境后期的强者,又岂是你们这两个不知所谓的家伙所能招惹的?

    几乎所有听到云笑这句话的业城修者,都是这样想的,而那些还没有逃远的玉剑宗所属修者们,更是眼放精光。

    虽然徐青山最终饶了他们一命,可是他们心中的怨恨却不会因此而消减。

    玉剑宗总部付之一炬,他们以前那些耀武扬威的日子,终将一去不复返,要说心中没有恨意,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因此这些玉剑宗的修者们,尽都脸现兴奋,暗道你徐青山要是敢去帝宫所,那可就真的将自己最后一条路堵死了,到时候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地。

    只是这些人哪里知道,云笑既然敢说出这样的话,就一定有自己的把握,接下来发生的事,恐怕会让人更加惊骇莫名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