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最强特种兵之战狼 > 第1234章 抓‘魏龙’!
    欢迎你!</br>?    “我擦屁股?我有什么屁股好擦?”

    李向阳听闻叶修文在楼上喊话,气道。他甚至怀疑,叶修文这是要整自己,当着市纪委与反贪局的面,给自己难看。

    “自己看看去吧,你的手下,这几年都干了一些什么?”

    叶修文自打楼上,直接丢下卷宗。李向阳让人捡回来,翻开看,顿时眉头微蹙。

    “黑狼?这些当真?”李向阳反问楼上的叶修文道。

    “不,是我逗你玩的。”叶修文道,直接缩回去了脑袋。李向阳气的一拍自己的车子。

    一旁的民警但见李向阳生气了,连忙道:“局长?这黑狼领导,就这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犯得着跟他置气吗?”

    “放屁,老子是跟自己置气。”李向阳气道。

    “您跟自己置什么气啊?”警员不解的道。

    “老子眼睛瞎了,有眼无珠。都给我上车,‘‘魏龙’’这个王八蛋,当起土皇帝来了?”

    李向阳口中的‘魏龙’,正是白河县政府的公安局长。

    叶修文调查出来的卷宗,触目惊心。这个白河县政府的公安局长,虽然自诩清廉,但却与县长等人,同流合污。不仅贪污受贿数额特别巨大,而且在白河县内,任人唯亲。他将自己的亲戚,朋友等等,都调到了公安系统内部任职。

    就连他家里养的土狗,都有警犬级别的待遇。

    而且不止,他的侄子,打死了人,只因为他是公安局长,便反咬一口,说是那公交车女司机,先动的手,将公交车上的车载录像焚毁,又对他的侄子,做了伤害鉴定。

    但反而受害人,却有冤无处诉,几次要去上访,结果都被这个‘魏龙’抓回来,送进了监狱,说那女死者的丈夫,扰乱社会治安。

    所以当看到此处的时候,李向阳肺都给气炸了。这还是当年的‘魏龙’吗?

    这个‘魏龙’,可是跟着他从一个战壕内,出来的。两个人在同一个部队退伍,又同样被分派到了同一个公安局工作。

    两个人,相互扶持,相互照顾,一起巡逻,一起抓贼,一起向着太阳的方向走。

    他们曾经发过誓,一定要做一名优秀,而且合格的警察。这才对得起他们头顶上顶着的国徽。

    但李向阳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当年的好战友,好兄弟,竟然做出了这种事情。

    他是那么的相信他,白河县的事情,他一直都很少管。但没有想到,短短的十年不到,竟然会便成这个样子。

    他愤怒的踹开了‘魏龙’的办公室大门。‘魏龙’还在数钱。

    在他的办公桌上,至少整整齐齐的放着二十万的现金,他正准备将它们,放在一边准备好的公文包内。

    “谁?怎么不敲门,.......啊?原来是老李啊?.......”

    ‘魏龙’先是申斥,但一看到李向阳,顿时露出笑脸,然后将钱都划拉到公文包里道:“别误会,别误会,我这是要买房子,从银行里取的钱。”

    “是吗?”李向阳冷冷的道。

    ‘魏龙’觉察道了,连忙道:“这是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既然来了,等一会到家,咱俩喝酒,我听你唠叨,唠叨,你可是老没到家来了,......”

    其实‘魏龙’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说些什么。他只是在想,自己的这位老战友,为什么会徒然出现在自己的办公室外面,而且连一声招呼都不打。

    “‘魏龙’?你还记得,我跟你提到过的一个人吗?”李向阳坐在沙发上,长吁了一口气。

    ‘魏龙’但见李向阳的面色缓和了,于是也坐了下来道:“咱俩聊那么多人,我哪能都记得呀?”

    “黑狼!”李向阳冷漠的道。

    ‘魏龙’眉头微蹙,心中想不明白,李向阳为什么会徒然提起了这个人。

    “这,我自然是记得的,这个人跟你抢老婆,不是一个东西。”‘魏龙’假装气道。

    “对,这个人,是不是东西。在一个外国领事,在用言语侮辱我们华夏人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一巴掌打了过去。

    他当时是上校军衔,一下子降到了准尉。

    但我尊敬他,尊敬他这个人。他为了国家,为了人民的荣裕,不惜自己的政治前途。

    他作战勇敢,身先士卒,不仅救过我的命,而让我认识到了什么才是一个真正的军人。

    我敬佩他,就如同当年敬佩你一样。

    你还记得吗?咱们两个,曾经一同发过誓,为了维护社会安定,为了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愿意奉献自己的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

    我现在问问你,我说的这些话,你还真的记得吗?”

    李向阳目视‘魏龙’,一句一句,如同重锤一样,砸在了‘魏龙’的心头。

    但他张了张嘴,还是说道:“老李啊?你是不是,听了什么流言蜚语啊?我这些年,工作可一直没有懈怠啊?”

    “没有懈怠?对,你的确是没有懈怠,但是没有懈怠,损公肥私,任人唯亲。你搞山头,拉帮结伙。整个白河县,已经成了你一个人的天下了。

    我看错你了,我今天,就要将你绳之以法!”

    李向阳说到此处,腾的一声就站了起来。但没有想到的是,‘魏龙’竟然也腾的一声站了起来,质问道:“老李?你说这话,要有证据!”

    “证据,都在这里!你自己拿去看吧!”

    李向阳直接将卷宗,丢在了‘魏龙’的脸上。

    ‘魏龙’拾起地上的卷宗看了两眼,眼前一黑,便跌坐在了沙发上。

    “‘魏龙’啊,‘魏龙’!我真没有想到,你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我很心痛,.......”

    李向阳的眼泪,终于落下来了,二十年的兄弟友谊,哪里能说忘,就忘记的。

    “呜!呜!.......”

    ‘魏龙’那边终于传来了呜咽的声音。他憋了半天,才痛哭失声的道:“我,都是被他们给害的,.......”

    “别怪别人,要怪就怪你自己,不该拿的拿了,不该用的用了。

    手里有了权利,你就膨胀了。

    当然了,也怪我,我是太放心,将白河县,交到你的手里了,.......”

    李向阳说道此处,将眼睛闭上,两道清流,顺着眼角,便滚落了下来。

    他伤心,他难过,他甚至比‘魏龙’自己,还要悲痛欲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