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重生之最好时代 > 第96章 孙连城出事
    学校门口,苏望一边朝着校外走去,一边脑海也是在疯狂的运转。

    孙曼被警察带走这事情,在他看来绝对的不正常。

    首先孙曼虽然傲娇了点,但本性还不算太坏,不可能会做出违法的事情来,其次就是以孙家的关系,那些警察来学校带走孙曼,不可能孙连城会不知道的。

    就在刚刚他打孙曼电话无人接之后,拨打了孙连城的电话,可手机却传来对方电话已关机的提示音。

    这个关机,让苏望意识到了事情的不简单。

    像孙连城这样的大忙人,手机几乎是不可能关机的,出门在外也肯定是带着两块电板的,尤其是在他隔了半小时后再打,依然是提示关机状态。

    苏望的脑海开始仔细回忆,回忆上一世同学聚会的时候,那位跟他说孙曼事情的同学所说的话。

    按照那位同学所说,孙家好像就是在这个时候突然衰败的,因为炒股动用了大量资金,而股票又一直跌,导致孙连城无法偿还银行债务,孙家宣布了破产。

    可这一世因为有自己的缘故,孙连城早就提前从股市收手了,亏得那几百万,以孙连城的身家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的。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联系不上孙连城,苏望决定先找到孙曼是被带到了哪里去,至于这一点,倒是难不住苏望。

    贴吧上有带走唐瑾那辆警车的车牌号,苏望直接打了一辆出租车前往县交警大队门口,不过他并没有走进交警大队的门,而是就这么站在大门口,目光朝着四周搜寻。

    “小兄弟,是来处理违章的吗?”

    没一会,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朝着苏望走了过来,“要不要买分,我这里可以代帮忙扣分,就算是一次性扣12分那种也可以解决掉。”

    听到男子的话,苏望一点也不例外,这个时候上面对于这一块抓的还不是很严,就算是酒驾只要有关系也都可以摆平,自然也就滋生了许多代办的人。

    这些人多少有点关系,但关系也不是太大,因为如果真的关系硬的话,怎么可能还在门口捞客,完全可以开个修理厂啥的自动等客户上门。

    不过对于苏望来说,眼前这的人就足够了满足他的要求了。

    “消分不需要,不过我有另外的事情,我想查一辆警车的车牌号属于那个派出所。”

    听到苏望的话,男子愣了一下,随即脸上露出为难之色,说道:“你要是查私家车车牌还好点,查警车的车牌,这事情恐怕不好办啊。”

    “五百块!”

    苏望没有理会男子的为难之色,因为他很清楚,这种人装出为难之色不过是待价而沽,想要要个大价钱。

    男子听到苏望的报价,脸上闪过那么一缕的心动,但做生意的人都喜欢谈价格,哪有第一次就成交的,他准备再提提价。

    然而苏望只是扫了他一眼,不给他开口的机会,直接说道:“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我就找其他人去办好了。”

    “别啊,虽然这事情有些难办,但看你这么诚心的份上,我这就替你去打探一下。”

    男子看到苏望作势欲走,连忙拦下苏望,五百块已经算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了,向他这种负责拉客的中间人,有时候一天也只能赚个百来块多一点。

    “那行,我在这里等你消息。”

    苏望也不和男子啰嗦,因为他很明白,这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这个时候公安的查询系统可不像过几年后那么的严格,非公务使用查询系统会被开除,别说五百,就是给个五千五万的,也没有民警敢冒这样的风险。

    男子从苏望这里拿了车牌号码后,走到一旁打了个电话,简单说了几句便是挂了,三分钟后,又接了一个电话,而后朝着苏望走来。

    “已经查到了,不过规矩你……”

    “这是五百块!”

    苏望直接掏出了五百块递给男子,男子咧着嘴露出一口的黄牙,利索的接过钱说道:“小兄弟真是爽快,这车牌号不是派出所的,而是经侦大队的。”

    “经侦大队?”

    这个结果让得秦宇意外,孙曼一个还未成年的女生,怎么可能会被经侦大队的人带走,要知道经侦大队负责的都是经济案件。

    联想到孙连城的电话突然关机,苏望心里有了判断,很有可能是孙连城出事了,孙曼只是被波及到的。

    想到这里,苏望直接拦了出租车,示意对方前往经侦大队,而他手机则是拨打了孙曼堂弟孙新宇的电话。

    “堂弟,你大伯是不是出事情了?”

    几分钟后,挂掉堂弟电话的苏望,表情变得有些凝重起来,堂弟关于家里长辈的事情知道的并不多,他也是在昨天时候才从自己父亲口中得知大伯出了事情,被有关部门给带走了。

    按照堂弟从他父亲的话语中得到的消息,这是有人在故意整他们孙家,当然重点是针对自家大伯。

    对于堂弟父亲的这个判断,苏望还是相信的,一位县城首富,如果不是有人针对,怎么会突然被上面给调查。

    可到底是谁在针对孙连城?

    孙连城在GF县城发展了这么多年,人脉绝对不差,在市县两级的关系都很硬,就算真有人要针对他,也应该会得到一点消息,提早做好准备,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没有。

    眼下这种情况只说明一种可能,那就是针对孙家的人来头很大,大到孙连城的那些人脉都发挥不了作用。

    县经侦大队门口,苏望并没有直接走进去,而是选择了在门口等候,因为他很清楚,孙曼被带到这里来,只是因为孙连城的关系被带到这里来问话,迟早是会被放出来的。

    事实上,苏望也没有猜错,在临近中午的时候,孙曼的身影便是出现在了经侦大队的门口,只是这个时候的孙曼没有了以往那种白天鹅的骄傲,眼眶微红,脸上露出的是迷茫和害怕之色。

    “孙曼!”

    看到孙曼走到门口都没有注意到边上的自己,苏望忍不住开口喊了一声。

    听到喊声,孙曼回头,当目光落在苏望身上的时候,茫然没有焦距的眼神开始有了亮点,那长而翘的睫毛微微颤抖,高挺的鼻翼也是猛吸了几下。

    但三秒后,最终还是没忍住,透明的泪水顺着眼眶滑落在脸颊。

    不过,孙曼很快就转过脸去,用手轻轻擦拭着眼泪,显然是不想让苏望看的她哭的模样。

    只是孙曼并不知道的是,她这转头的举动,露出梨花带雨的精致侧颜,反倒是更添了几分我见犹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