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重生之最好时代 > 第24章 校服:众生平等
    堂弟因为洗错了校服而倒进去了一盆洗衣粉,用他的话说,我白白替别人洗衣服,痛在我心,痒在他身。

    对于堂弟的怨念,苏望感觉到可怕,只是他有些好奇,这年头校服还能够分得清谁是谁的吗?

    o8年,是一个开始追逐时尚和个性的社会。

    各种个性化的服装品牌如雨后春笋般一样拔地而起,少男少女们都在标新立异的路上越走越远,但无论是什么服装,在论起功能实用性,没有一种能够越校服。

    袖子可以藏手机、兜里可以藏书,卷起来可以当枕头,摊开又可以当毯子,而且也不用太爱惜,哪里都可以蹭,最关键是质量不是一般的好。

    学校是一个公平的地方,而校服正是深刻领悟并且扬光大了这一点,穿上校服,大家众生平等,丑的都一个样。

    广丰中学是重点高中,但对于校服这一块并没有强制穿戴要求,据说是因为几年前,当时的教导主任下课正准备骑着他的摩托车回家,结果到了停车场,现有一位穿着校服的男生正在给他的轮胎放气,教导主任大喝一声,“小贼哪里跑!”。

    那个时候的教导主任还年轻,而且原来还是干体育的,自然不会放过那男生,一阵狂追,眼看着要追上了,结果追到教学楼下面的时候傻眼了。

    一群穿着同样校服的学生站在他的面前,教导主人无法辨认出来哪个是放他轮胎气的小兔崽子,从那以后,学校便是不再强迫学生们穿校服。

    当然了,遇到一些重大活动的时候,依然是要穿校服的,比如上面领导来学校指导考察的时候。

    而今天,就是上面领导来校考察的日子。

    提前一天,学校便是开始进行了全方位的大扫除,据说这一次查的特别严,苏望班上那些住宿舍的同学一个个苦不堪言,按照他们说的,一个晚上的时间,小小的寝室便是迎来了三次审查。

    第一批是学生会干部,这些干部如同鬼子进村一样大扫荡了一遍,好不容易扛过去了,洗完澡换上衣服没多久,结果第二批审查的老师又进来了,这一次来的是班主任,后面跟着学生会干部。

    看到寝室干净整齐,班主任表扬了同学,同时夸赞了学生会干部的工作踏实,学生会的干部连忙摇头,说主要是班主任教育的好,同学们都很自觉。

    战战兢兢的应付完了班主任,躺在床上还没睡过去,最后一波人又来了,这一次是校领导带队,而前面两波的班主任和学生会干部则是跟在后面作陪。

    校领导很满意同学们的寝室环境卫生,提出了几点意见,同时夸赞班主任管理有方,班主任连忙摇头,表示主要是领导的讲话精神指导了学生们的思想。

    听到同学的抱怨,苏望心想还是太年轻啊,你们这算什么啊,等出了社会就会知道,如果上面有什么领导要下来,那都是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准备的。

    领导所能看到的,都是下面的人想让他看到的。

    校门口的商贩在今天也是消失不见了,那些卿卿我我的鸳鸯们也很有眼力的换了地方秀恩爱,学校巡逻的老师也是陡然增多,整个校园风气为之一新,如同一片蓝精灵的海洋。

    当然了,这些蓝精灵自然是指的穿着蓝色校服的学生们,学校早在三天前就下达了命令,所有学生要统一穿戴校服,这可苦了不少学生。

    那些校服脏了还没洗的学生倒是还好,大不了就是身上多点黄色或者黑色的污渍,当然了,有个别的学生把校服穿出了袈裟的风格,校服上的一块块不同颜色的污渍太过耀眼。

    这类学生也是振振有词,众生平等嘛,袈裟不就是寓意着众生平等吗?

    最苦的并不是这类学生,最苦的是那些校服丢了的学生,可能是哪天逃课不小心被围墙上的玻璃给划破了,也有可能是彰显自己的个性,在校服下来的第二天就把校服变成了抹布,再到后面丢尽了垃圾桶成为了破烂。

    据小道消息说,昨天晚上,学生宿舍因为一件校服的归属而爆了多场战斗,这种平时大家都不在意的校服,放在宿舍随手一丢,谁也不知道是谁的。

    甲说:这校服是在我的衣柜里的,肯定是我的。

    乙:放屁,你的校服早就当抹布用了,这件是我的校服。

    甲:是你的校服怎么会出现在我的衣柜里?

    乙:那这个得问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甲:……

    “昨晚没睡好?”

    苏望看着身边同桌杨林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忍不住好奇问道。

    “别提了,昨天和张凯两人争夺一件校服的归属权,硬是熬了一晚上的夜。”

    看到杨林身上穿着皱巴巴的校服,苏望知道是杨林赢了,只是他不明白,争夺一件校服需要用一晚上吗?

    “一开始我两说好石头剪刀布,第一局张凯输了,结果这家伙耍赖不服气,要来三局两胜……”

    听完杨林的解释,苏望只能是默默朝着杨林竖起了大拇指,表示自己的崇拜之情。

    从三局两胜到五局三胜,从七局五胜到赛点决胜,从赛点到规定时间决胜负,杨林和张凯两人是从乒乓球跨越到了篮球,而后又变成了足球的加时赛。

    事实证明,国乒让人精神,国足让人萎靡。

    当然,杨林胜出了,意味着张凯就没有校服,所以张凯毫不意外的请假了。

    “寝室是不能待的,今天宿舍管理员可是二十四小时巡逻,张凯这家伙也是够狠的,大冬天的去冲了一个冷水澡,今天早上请了病假在学校的医务室吊针呢。”

    看着张凯座位的空缺,苏望也是佩服,随即他的目光扫向了其他方向,整个1班所有学生今天都穿了校服,包括唐瑾这位刚来没多久的转学生也是一样。

    不过唐瑾的衣服想来不是自己的,从背影上看就可以看出这校服外套束缚的有些紧了,这和校服向来宽松的形象不符合。

    什么是校服,校服就是你穿一件衬衫能套上,你里面穿着几件毛衣还能套上,而且现竟然还没有违和感。

    早读课上,老板一脸激动的走进了教室,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带着厚厚的眼镜,头少的可怜,但这就是特级教师的象征。

    1班的学生是全校最好的,而1班的老师自然也是全校最好的。

    刘毅是全省特级教师,甚至还担任过本省某届高考语文试卷出题小组成员,虽然最后出的题目没有被选上,但足以证明他的教学水平了。

    作为1班的班主任,刘毅平日里也算是大风大浪都见过了,但今天他还是有些激动,因为从校领导那边他已经是得到了消息,这一次领导过来视察会到1班来。

    对于教育局的领导,刘毅其实并不在意,到了他这个年纪和地步,其实也不指望什么进步空间了,都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他都已经是快要知天命的年纪,都权力地位看的很开了。

    到了他这个年纪,真正渴求的是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他渴求和所有大家一样能够做到桃李满天下,而这几十年的教育生涯当中,他引以为傲的就是培养出来了许多学生,其中考上重点大学的就有不下三十位。

    让刘毅激动的原因是因为,这一次领导只是陪同一位燕京大学的老教授回母校探望。

    这位老教授不但是国学大师,更是在燕京大学教书多年,门下学生遍布各行各业,而刘毅恰好就是这位老教授的学生。

    恩师回校,学生怎能不激动,在刘毅看来,这更是恩师对自己的一次考察,看自己有没有做到为人师表。

    “同学们应该已经接到学校的通知了,这一次燕大的李老教授回母校探视,咱们1班是全校最优秀的班级,李老教授肯定会过来巡视的,各位同学务必要保持良好的学习精神,当然了,咱们1班平日里的学习氛围也不差。”

    刘毅这几句话主要是针对杨林这些差生说的,他就怕杨林这些差生在课堂睡觉,万一被自己老师给看到,那自己在老师面前还有什么颜面?

    苏望看着讲台上的老班,脑海中开始回忆,不过注定是要白回忆一场,前世的他因为没穿校服,所以直接请假跑去网吧上网了,因为这一天老师批假是最爽快的。

    “这一天应该是没出什么大的问题吧,要是有什么大问题,第二天同学之间也会流传的,不会一点印象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