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重生之最好时代 > 第9章 有些人,看一眼就忘不了
    苏家大厅,面对着自己父母审视的眼神,尤其是察觉到自己父亲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连拳头都微微握起来了,苏望不敢再装了,连忙解释道:“这钱不是我的,是我们班上一位同学父亲给的。”

    “爸,我班上有个同学,他爸是在县委工作的,消息比较灵通,知道上面要开马家柚项目,而咱们这里的土壤是最适合种植马家柚的,但他自己又不好出面,所以想借咱家的名义来承包这片山地种植马家柚,到时候上面征收的时候可以得到补贴款。”

    这个解释,是苏望临时想出来,而且他不怕自己父亲找到破绽,因为根本就不可能有破绽,自己父亲总不可能挨个调查自己的同学。

    自己父亲要真有这么大的能力,那也就不会这么多年还待在基层了。

    “这是欺诈国家财产吗?”

    作为一位干部,苏父还是有这个觉悟的。

    “爸,这和欺诈没有关系,土地是真的吧,马家柚树苗也是人家花了钱种植的,上面也不是傻子,要是真觉得补贴贵,完全可以选择另外一个地方。”

    苏父沉默了……

    “老苏,我倒是觉得这事情不算什么,前几年咱们这块搞的风风火火的天桂梨,那些有关系的不就是提前得知了消息,纷纷在田地上种上了天桂梨的果树苗吗,最后不也获得补偿了。”

    相比起苏父,苏母的觉悟就没有这么高了,在她看来,这种事情别人家能做,为什么我们家就不能做,又没有违法什么的。

    “可是?”

    “可什么事,你看看你工作了大半辈子了,得到了什么,村子里的杨华人家都买上小汽车了,还在城里买了房。”

    听到杨华这名字,苏父的表情便是变了,苏望也是在一旁偷笑,前世这个时候的他不知道杨华是谁,但是在他大学毕业的时候,跟父母聊天的时候,才知道个原委。

    自己父亲小时候家里穷,兄弟姐妹又多,所以父亲在上完初中之后便没有读书了,而是拜了外公当师傅,跟外公学习木雕,那个时候的手艺人挺吃香的,上门给人干活的时候,不但包吃住还有工钱拿。

    当时自己父亲还有几位师兄弟,杨华便是其中一位,接下来的故事苏望几乎就想得到,自己母亲就是小师妹了,包括自己父亲在内的几位师兄弟都喜欢小师妹,只不过最后小师妹花落大师兄家。

    任何一个男人,在老婆提到当初的竞争对手的时候,尤其是竞争对手还比自己混的好的情况下,自尊心就会出来作祟。

    “你确定不会有事?”在关乎男人尊严的情况下,苏父也是有些动摇了。

    “爸,能有什么事情,人家也就是不方便出面,另外就是如果找外地人承包的话,怕村民后面会不满闹事,但爸你在村子里的威望大家都知道,你出面承包,村子里的人肯定不会闹事,人家也就是借你的名用一下。”

    “人家说了,到时候补贴款下来,每一株树苗我们可以拿三十块的补贴。”

    “三十块,这么高?”

    苏母有些吃惊,马家柚不同于传统那种高大的柚子树,最高也就是两三米的高度,如果把山上土地承包下来,估计可以种上万株,那可就是三十万块钱啊。

    “这挂个名就可以赚三十万块!”

    苏母有些不可置信,然而苏父却是冷哼了一声,“那也不看看是谁,换做其他人,一个名能值这么多钱吗?”

    “苏卫理,你还真是给自己贴金啊,你的名要这么值钱,怎么连在县城买套房的钱都没凑够,还要我去娘家那边给你借……”

    “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

    “我妇道人家,当初不知道是谁舔着脸跟在我后面,我去哪他就去哪,跟个跟屁虫一样。”

    “那不是那个时候年少无知嘛。”

    “苏卫理,你再给我说一遍。”

    听着自家老妈陡然提高的分贝,苏望溜了,接下来老爸老妈互相斗嘴的场景他还是不要在场的好,不过,这个时候的爸妈还真是年轻啊。

    年轻真好!

    回到自己的房间,苏望拿出笔记本,在上面写下了一行字:六和采获得十八万,用来承包种植马家柚,这是第二桶金。

    隐患:与县城混混扯上干系。

    ……

    “改革春风吹满地,中国人民真争气!”

    星期一!

    搞定了自己父母,承包下来了土地,苏望的心情也是变得轻松起来,嘴里轻唱着这后世被魔改的本山大叔的歌曲。

    只要借着马家柚的东风有了第一笔钱,凭借着后世自己对县城展的了解,苏望有把握让自己家在县城富豪榜上也有一席之地。

    “有了这笔钱,接下来该干什么呢?”

    课堂上,苏望将圆珠笔在手指尖转动,这是他在初中时候学会的,那个时候总觉得这样会让自己显得很酷。

    转笔、转书,作为初中学霸的他,唯一能够拿得出手耍酷的也就是这些了。

    作为曾经的学霸,自然会有许多同学向他请教题目,而在解题的时候,潇洒的转动圆珠笔,在那时候的苏望看来,是一件拉风的事情。

    教室铃声准点响起,班主任也是踩着点踏入了进来,然而所有人的注意力却是落在了班主任的身后,苏望也不例外。

    这么一看,苏望却是愣了一下。

    在门口出,站着是一位女生,一头乌黑秀丽的长简单的扎成马尾,清丽脱俗的俏脸,如墨的眸子有着一泓清泉流动,白色的羽绒服和白色的牛仔裤映照着赛雪般的肌肤。

    “是她?”

    苏望突然有些恍惚。

    人的一生很漫长,也许会忘记曾经的同学和同事,但总会记住那么几个惊艳的人,可能仅仅只是那么擦肩而过,可能只是回眸一笑,都会在记忆中铭记。

    可能已经想不起名字,但是那个地点还有那张脸在记忆中不会磨灭。

    唐瑾!

    这个名字和脸孔,哪怕是在重生前,苏望依然是记得。

    重生前的苏望和唐瑾接触的并不多,因为这个学期很快就结束了,而下个学期他就被调出了一班,后来也就是偶尔和唐瑾在校园小道上擦肩而过。

    但不可否认的是,苏望对唐瑾是有一缕情愫的,那个时候的男生,对于漂亮女孩怎么可能会没有想法,只是大部分男生都因为自卑而选择埋藏于心中,然后在未来的某一天回忆感慨。

    只是匆匆几面,便犹如印刻心中。

    “咱们班新来了一位同学,大家鼓掌欢迎,唐瑾同学,你自我介绍一下。”

    “大家好,我叫唐瑾,很高兴可以来到高二(1)班,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

    和记忆中的画面一模一样,苏望看着班主任将唐瑾给安排在了中间第三排的位置,那个位置是属于班级里尖子生的位置。

    唐瑾的到来给苏望原本如湖面般平静的心给吹动了起来,当然,也只是微微拂动。

    对于现在的苏望来说,他最要做的就是完成原始资本的积累,他要敢在移动互联网风口到来之前,存够入场的本金。

    当然了,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会介意和唐瑾之间建立关系,毕竟这也算是他青春的一段遗憾。

    日子就在这么波澜不惊中度过。

    这段时间,苏望就在做两件事情,一件是关于马家柚的展计划报告,要想让政府支持,那就必须拿出一份可行的展报告。

    这一点苏望倒是不担心,因为后世马家柚是在17年才被彻底开出来,而他有着前人的经验,自然知道怎么将马家柚给最大化开利用。

    除此之外,苏望再做的第二件事情就是认真学习,前世的知识忘记的太多了,他需要花费时间去复习。

    好在这一次重生,虽然没有啥金手指,但苏望现自己的记忆力比原来好了许多,用了一个礼拜,便是将原来落下的知识给复习回来了三分之二了。

    按照这个进度,等到高考时候考个一本应该是没啥问题的了。

    和往常一样,下了学苏望便是前往停车处,准备骑着他的小电驴回去,不过在他到达停车场的时候,现有人已经是站在那里了。

    “她怎么会在这?”

    看到孙曼,苏望有些意外,这位大小姐上一次说了两人从此是陌生人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对方了。

    今天的孙曼依然是爆炸头,一身酷酷的打扮,看到苏望脸上的意外之色,轻哼了一声。

    “晚上有没有时间?不是我要找你,是我爸要找你,找你有点事情。”

    其实孙曼是很不愿意见到苏望的,因为从小被众星捧月的她,什么时候有男生敢对她脾气,苏望还是第一个。

    “见你爸?”

    苏望表情变得有些怪异,这位现在的县城富要见自己,自己这么一个小人物,怎么会被人家给知道?

    想到这里,苏望目光盯着孙曼,孙曼眼睛不敢和苏望对视,眼神微微闪烁,但还是解释了原因。

    “上次你不是说让我劝我爸别炒股了吗,我回去跟我爸说了一声,昨天我爸问我为什么会劝他,我就随口提了一下你。”

    抬头望天,苏望总算是知道原因了,敢情自己是被这位大小姐给出卖了,能够成为县城富的人脑子多精明啊,肯定会起怀疑的。

    “你要是不想去也没事,我爸不会为难你。”

    孙曼看出了苏望有些犹豫,冷冷的说了一句,只是那表情似乎有些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出来的不满。

    “见吧,既然你爸要见我,那就见一面吧。”

    苏望沉吟了片刻,最终还是答应了,原因无他,孙曼的父亲是县城富,在县里人际关系非同一般,这样的人目前不能得罪。

    当然还有一点,那就是对方有钱,而他现在需要大量的钱。

    想到这里,苏望看了孙曼一眼,这位大小姐给自己送了三十多万,不知道从他父亲那里又能够忽悠多少出来?

    “你看什么?”被苏望盯的有些不自在,孙曼没好气说道,因为她感觉苏望这眼神没怀好意。

    “没看什么,我只是觉得,如果你把头拉直了,应该会更好看吧。”

    ps:吼一句,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