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始于权游的西幻之旅 > 281 好与坏
    “敌人并没有因此动摇的原因是他们声称找到了雷加的儿子伊耿,而伊耿的继承权又在韦赛里斯之上。”

    穿着一袭粉袍的光头太监此时正站在御前会议大厅门前的石质阶梯处,等待国王莅临开会之余与蓝礼说起了新情报,同时满脸感叹。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我们手中的韦赛里斯就没有丝毫作用了。”

    “是吗。”蓝礼闻言不置可否,“如果那伊耿死了呢?”

    瓦里斯闻言一愣,随后笑呵呵地道:“旁人这么说我会以为开玩笑,不过蓝礼大人是个例外——您有把握刺杀了那伊耿?”

    “没有。”蓝礼耸了耸肩:“我就这么一说。”

    “那可真遗憾。”瓦里斯叹气,“如果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小伊耿死了,咱们的工作就好做多喽。”

    “谁说不是呢……”

    ……

    两人站在大厅门前和和气气地交谈着,心中怎么想唯有各自知晓。

    他们正在谈论的是蓝礼前段时间俘虏回来的韦赛里斯.坦格利安。

    正常来说,将敌方“国王”俘虏在手后,敌人就算不立即撤军,也会出现动荡。

    然而事与愿违,敌军并没有因此受到影响,仍旧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御前会议原本对此无法理解,但现在倒是知道了真相——

    因为有更合适的替代者出现了。

    雷加是坦格利安王朝的继承人,而雷加的儿子伊耿自然比叔叔韦赛里斯的继承顺位更高,乃至于此时他们手中的俘虏情况很尴尬,既不能用来威胁敌人,也无法做到有所制约。

    不过蓝礼却知道,那所谓的雷加之子伊耿其实并不是真的,而是一个冒牌货。得知此事的源头也很简单,正是站在眼前这位,看起来一脸无害的情报总管瓦里斯——当然也不是他开口说的,而是蓝礼“读心”出来的结果。

    蓝礼对于瓦里斯的感官原本并不差,在前世不多的印象当中,情报总管瓦里斯似乎是个为国为民的好人来着,最后还因为原著主角龙母大神经的放火屠杀民众而反叛。

    当上法务大臣后,蓝礼也没怎么对这位起疑心,因为每次见到这个光头,他都是一脸乐呵地跑过来亲切交谈,偶尔提供一些别人小秘密什么的表示亲近,同时在蓝礼前段时间大肆展开审判时,他更是能感觉得到瓦里斯心中对自己滋生而出的善意与好感。

    然而结果却与印象相反,尽管蓝礼并没有从瓦里斯这里现他对自己的敌意,但这并不表示瓦里斯没有问题,或者说他的问题很大——这人是个高级间谍。

    瓦里斯真正服务的人就是他之前提到过的那位雷加之子伊耿,或者说所谓的伊耿本就是他亲手炮制出来的一个人,目的很简单,自然是要浑水摸鱼,然后推之上位。

    显而易见,瓦里斯是个敌人。

    蓝礼对此表示很遗憾,但这并不能阻碍他展开行动。

    于是当天御前会议结束后,一群士兵突然在半路拦住了正往住所走去的情报总管,并且不顾其辩解地直接将其押解到了地牢当中。

    这事惹来红堡内好一番慌乱,财政大臣梅斯.提利尔甚至严重抗议,认为没有证据就如此对待王国重臣并不合法。

    然而行动之前蓝礼已经征得过御前相与兄长劳勃的同意,前者刚刚获得蓝礼的口信,正乐呵呵地准备去建造收容所。

    后者对间谍说辞半信半疑,不过源自前阵子蓝礼的工作情况,劳勃倒也没有阻止,只是声称必须要拿出确凿证据来。

    情报总管好歹也是御前会议上的重臣,自然不可能随便处置,不过蓝礼并不认为有谁能在自己的“读心”面前保持狡辩与欺瞒,事实也正如此,对方甚至没见抵抗,就坦然承认了。

    ……

    “当我听说你如何审讯那些犯人的时候,我就想过,也许不久之后我也会落得那般下场。”

    早晨时还与蓝礼谈笑风生的粉袍太监而今正靠在木质牢房内的墙壁处,面对牢房外走来的蓝礼,他无奈叹气,“这可真是个笑话啊,就连天上诸神而今都跑来参与权力的游戏了?”

    瓦里斯娘娘腔般的声音此时已然消失不见,话语反倒充满沙哑与粗糙,似乎这才是他正常的讲话方式。

    “你有什么想要告诉我的吗?”牢房外坐在椅子上的蓝礼询问。

    “说与不说又能有什么区别?”

    瓦里斯闻言呵呵一笑:“总归是要被砍头的。”说着,他话语一顿,“或者被绞死?大人,随你怎么处置,只是看在往日同僚一场的份上,别把我关进笼子里面喂乌鸦就好。”

    蓝礼闻言没说话,而是看了对方几眼后,手中羽毛笔刷刷不断地在羊皮纸上书写了起来。

    地牢内因此颇为寂静,除了纸笔摩擦声音之外就只有火把燃烧时的噼啪响动。牢房内的瓦里斯起先还能保持淡定,但见蓝礼手下的羊皮纸上一行行黑色字体越来越多,写的又基本符合事实,他不由咽了口唾沫,紧接着却又升起一股愤怒。

    “所以这就是天上诸神的安排!?”

    “什么?”蓝礼手中动作一顿,抬眼看向对方。

    “你们口中的疯王的确残害了许多领主贵族,但除了最后那疯狂之举,又有谁听说过他陷害过寻常百姓。”瓦里斯质问地道:

    “你兄长劳勃推翻了疯王所谓的暴政,结果呢,不过区区十多年时间,原本填满金币的国库现在却空荡荡的只能用来养老鼠,这还不算铁王座在外面欠下的债务。我很难想象尊敬的劳勃陛下是如何将那么多财富挥霍的一干二净的。我也时长去想,七国如果生像几十年前春季大瘟疫那样的灾难,铁王座又能有什么样的作为?疯王与劳勃,又是谁真的昏庸无能?”

    蓝礼静静听着,没说话。对方却似乎又突然失去了兴致一般,面色变换几下,最终瘫靠回墙壁处,意兴阑珊地叹了口气。

    “没有什么天生的王,就连那备受世人赞誉的雷加王子都因为一个女人不顾了大局,一个已经与人有过婚约的女人罢了,呵呵,那是爱情?有多少无辜之人因此而死?”

    说罢,他摇了摇头,闭目不再多言,似乎已经无话可说。

    蓝礼也没打扰他,但感受着其内心当中此时的情绪,他却也没有丝毫现内奸的喜悦,沉默片刻后,蓝礼干脆站起身来踏步离去。

    此时外面天色有些阴沉,阳光被乌云遮蔽,看起来似乎是下雨的前兆,仰头看了看后,蓝礼叹气。

    对方即指责坦格利安又鄙夷拜拉席恩,然而说来说去,不过是失望罢了。

    对这个政权的失望,对这个世界的失望。

    这让蓝礼忍不住想到前世记忆当中那位龙之母,以及她口中的暴君之轮。

    “这个世界的确腐朽僵化的够呛啊……”

    没继续想下去,因为蓝礼突然心思一动,莫名感觉身体方面有什么变化生,这让他果断上楼回到自己的书房当中。

    照镜一看,他现自己的属性栏中,那个许久不曾动弹的升华,从之前的31%突然窜到了57%!

    “生了什么?”

    蓝礼皱眉思索着,却没想到自己之前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情。

    不过紧接着他就有所明悟了,因为跟班托布急匆匆地跑了上来,并且一脸喜色。

    “大人,我,我放出气了!”

    “什么意思?”蓝礼挑眉询问。

    托布张嘴想要解释,但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于是挠了挠头后,他突然伸出手来示意,蓝礼凝神看去,就看到其五指与手心处蓦地释放出一阵白雾般的气体来回旋缭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