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影视先锋 > 186:火车大劫案
    “抢匪袭击了火车,袭击了开往石头镇的火车!!”

    林耀正要往家里走,一匹飞奔来的快马引起了他的注意。

    马上坐着个身穿制服的少年人,他大喊着从镇上穿行而过,口中喊着火车被袭击的消息。

    “火车劫匪?”

    林耀止住脚步,得益于铁路网络的达,火车成了内6运输的主要通道。

    火车劫匪也伴随而生,他们二三十人为一伙,骑着高头大马来去如风,专门掠夺过往的火车。

    尤其是在偏远的西部地区,甚至出现过几伙劫匪联合起来洗劫军列的大事件,一次性就抢走了配给边境军的三千杆步枪,致使边境军损失了几十万美元的采购资金。

    滴···

    尖锐的厉哨声从治安署传出,老治安官比利吹着铜哨,这是用来召集小镇治安官的紧急信号。

    听到刺耳的哨声,步入夜色的小镇很快复苏过来。

    一家家住户亮起了油灯,在赌场与酒吧内买醉的牛仔们,也一个个醉汹汹的走了出来。

    一眼看去,很多人都带着枪。

    美利坚是不禁枪的,西部地区尤其如此,哪怕到了21世纪这里也是步枪协会的大本营。

    手持猎枪的农场主,拿着左轮枪的年轻人,举着火药枪的老头,纷纷向着治安所而来。

    有人在人群中大声问道:“老比利,出什么事了,是不是有强盗要袭击小镇?”

    “是通往石头镇的列车,在二十里外受到了火车劫匪的袭击,车上的乘警来跟我们求援了。”

    老比利戴着帽子,胸前佩戴着警长标志,大声道:“有人愿意跟我去看看吗,车上装着摩根银行运往休斯顿的黄金,如果我们能击退劫匪,摩根银行一定会奖励我们的。”

    哇哦!!

    口哨声不绝于耳,摩根银行可是银行界的翘楚,哪怕没见过市面的农夫也知道,摩根家族掌管着美利坚的金融。

    “算我一个,我有一匹快马!”

    “我也想去,但是我没有马,谁愿意载我一程?”

    “我看还是算了吧,敢打火车主意的劫匪不是我们能对付的,他们起码有二三十号人,装备精良,穷凶极恶。”

    “滚远点,菲尔达!没钱才是最可怕的事,我宁可被劫匪打死,也不愿意再喝12美分一瓶的劣质酒了。”

    “是男人的站在我这边,我们要去踢那群人的屁股了。”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在这个尚武的年代中,一言不合拔枪相向的事时有生。

    想到对付劫匪有钱拿,又有荣誉,很快就有二三十号人选择跟随治安官前去对付匪徒。

    “也算我一个,如果追回这批黄金,摩根银行给我们奖赏的话,我要拿双份,我值这个价钱。”

    林耀想了想,也选择加入执法队。

    听到这样的话,老比利目光一亮,问道:“你是赏金猎人?”

    “是的,非常专业。”

    林耀没有否认,因为一个好的职业,能为他的话增加说服力。

    这就像朋友聚餐,混的好的人说的话,永远比混的差的人说的话更容易得到周围人的认同。

    更重要的是,林耀不觉得自己的实力,会比赏金猎人差,这群普通牛仔能拿一份钱,为什么他不能拿两份?

    “我同意了,但是我会盯着你的,你别想蒙混过关。”

    老比利一口答应下来,还不忘警告林耀不能划水。

    林耀点点头,表示要回去取马和步枪,大家约定一会在小镇外碰头。

    回到家的时候,林志舟和玛丽已经起来了,他们穿着睡衣站在门外,与左邻右舍讨论着生了什么。

    看到林耀回来,二人追问镇上怎么了。

    林耀简单的回答两句,然后取来自己的步枪和马匹,郑重其事的说道:“我响应了警长的号召,决定帮他们对付劫匪,你们早点睡吧,我可能要很晚才会回来。”

    林志舟一脸担忧,可终究是没有说什么。

    崇尚自由和武勇的德克萨斯州居民,不会拒绝孩子们想要争取荣誉的决心。

    玛丽有些担心他,止不住的唠叨着:“一会别冲的太靠前,危险的事交给别人去做,我们等着你回家。”

    “放心吧妈妈,这种场面我应付得来,可以说得心应手!”

    林耀骑上自己的战马,挥手与邻居们告别。

    半响后,来到小镇外。

    他现老比利正领着六名治安官等候在这,在他们身边还有十几名落魄牛仔。

    人数变少了!!

    之前答应一起去对付劫匪的有二三十号人,此时站在这里的不足一半。

    想想也正常,有些人一时冲动就答应去对付劫匪。

    回到家后,被家人一劝阻或者被冷风一吹冷静下来,心里害怕会反悔很正常。

    “在等三分钟!”

    老比利面色如常,显然对这种事见怪不怪。

    三分钟之后,又有两名年轻居民加入了追捕队。

    老比利认为不用等下去了,高喊道:“在场的诸位都是英雄,是小镇上的勇士,现在到你们亮出刀锋的时候了,跟随我,我们要让那群劫匪明白,石头镇的安宁不容打扰!”

    吼,吼,吼!!

    众人举枪咆哮,24名牛仔在老比利的带领下,趁着夜色向远方而去。

    “顺着铁路,我们大概要二十五分钟就能赶到事地,到了之后先注意观察,别让你的马停下来。”

    “如果劫匪已经得手了,我们看情况再决定是否追击。”

    “如果他们没有得手,还在与火车上的乘警枪战,我们就从后面收拾他们。”

    老比利骑在马上,诉说着整个行动计划。

    太精密的计划肯定是没有的,时间也不允许他们做出周密部署。

    但是林耀相信,劫匪们也不会想到他们这么快就能来支援,而且他们已经打了一场,不管胜负如何都不可能没有损伤。

    正常来说,火车上会配备八名守卫,如果火车上运输着重要财务,守卫的名额还会翻两倍变成24名。

    按照报信的守卫的话,劫匪大概有三十多人。

    从人数上来说,劫匪一方的优势并不大,他们哪怕吃下火车守卫,自己也得折损大半人马,能活下来十几人就算不错的了。

    双方相遇。

    一方是由小镇警长带领的治安官与牛仔。

    一方是打了一场恶张,损失惨重的劫匪。

    林耀觉得他们的胜算还是很大的,毕竟现在是黑夜,对方不知道他们有多少人,不会有胆子再跟他们硬拼一场。

    “是火光,他们就在前面!”

    一炷香的功夫后,众人面前出现火光。

    侧耳倾听,零星的交火声还在继续,劫匪们应该已经取得了局部胜利,但是还没能杀死全部守卫。

    “冲上去,小伙子们!”

    老比利挥舞着步枪,大声喊着口号。

    一些年纪小的牛仔,嗷嗷叫着起了冲锋。

    林耀这些老鸟们,则在有效射程之外翻身下马,选择背靠铁轨两旁的树木开始缓步推进。

    砰砰砰!!

    枪声不绝于耳,几名冲在前面的年轻牛仔被从马上打了下来。

    他们也挥了自己的作用,黑暗中开火很容易暴露自己的方位。

    几名年轻牛仔的牺牲,为林耀这群人摸清了对方的位置。

    车厢内有八个人,车顶上有五个,外围还有三个负责接应的人,劫匪一共还有十六人。

    嗯,不错的开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