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打造超玄幻 > 第三百五十八章 高武,只是开始
    五凰大陆中部,无边荒漠,沙石滚滚。

    有妖猴伫立,似是咆哮苍穹。

    冲天的妖气弥漫着,仿佛引得天下喧嚣,妖猴背后,有巨大的虚影伫立,顶天立地,仿佛撑起天穹。

    妖主?!

    所有人都震撼了。

    原本他们被尊者夺舍付天罗后所爆发出的可怕气息所慑,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五凰大陆之上,还有如此强横的存在!

    “是人榜之上那只猴!”

    “妖猴王!是他吗?”

    “这是妖猴王的威势吗?太可怕了……”

    “强的不是妖猴,强的是猴背后站着的那尊恐怖存在,妖主!”

    世人沸腾,所有人都在互相言语,像是有巨大的波浪在喧嚣,在轰鸣,在冲击着每个人的心神。

    海面起风了。

    波浪在翻腾。

    杜龙阳、叶守刀两位新晋阴神,伫立在海面上,浑身冰冷。

    他们两人对视了一眼,皆是看到了彼此眼眸中的惊骇。

    那是一种未知突然窜出来的惊骇。

    “此人是谁?”

    “天下间除了陆少主,竟然还有这样的强者?”

    “我曾听说五凰大陆有很多隐匿的强者,那霸王似乎得到过魔主传承,魔气滔天,如今又蹦出一位妖主!”

    “听说,五凰还存在,深不可测的‘仙’,仙布置了传承,不少人都得到仙的传承!”

    叶守刀道。

    杜龙阳摇头:“不可能有仙,哪怕有仙,也不过是强大一些的修行者罢了。”

    “不过至少,我们可以放下心了。”

    有妖主出手,至少,被夺舍后,实力暴涨的付天罗,所带来的危机,他们就不需要太担忧。

    一棍横空而来,仿佛抽碎虚空。

    狠狠的砸在了付天罗的腹部。

    轰!

    付天罗被砸入了瀚海中,海水似乎都在倒转。

    一根铁棍探入瀚海,开始不断的搅动,海水都被搅动泛起巨大的旋涡!

    这是何等的威势啊!

    海面上,杜龙阳等人心头骇然。

    感受到一股无可匹敌的绝望感,这棍耍的……也太秀了吧!

    这妖主,到底是何等存在?!

    陆少主可否能对付的了这妖主?

    一阵搅动之后,瀚海浮沉。

    五凰大陆之外。

    银光爆掠而过,堆叠成了千刃椅,陆番从魔主状态恢复到了寻常状态,端坐着,他的身边,则是乖巧的趴着一头雄狮。

    带着几分潇洒和缥缈,飞速落下。

    荒漠中爆发出的可怕妖主气机消失了。

    妖猴王也彻底消失在了世人的眼中,在世人眼中,仿佛妖主的出现,就是给陆少主拖延时间似的。

    “陆公子!”

    “陆少主……”

    “陆哥,你可回来了!”

    ……

    杜龙阳,叶守刀,女帝倪春秋等人看着回归的陆番,皆是松了一口气。

    陆番微微颔首。

    杜龙阳和叶守刀,看着衣衫不染血的陆番,面容不由的微微一抖。

    陆少主,越发的深不可测了。

    还有……

    魔主、妖主……还有虚无缥缈的仙,再加上神秘莫测的陆少主。

    本来,他们以为五凰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中武世界。

    现在看来,这五凰的水,比他们想象中要深很多啊。

    海水泛起了波涛,竟是从两侧分开。

    付天罗双眸绽放着金芒,双掌合十,一步一步仿佛踏着阶梯一般从海底深处,行走而出。

    他的腹部被铁棍捅出了一个大窟窿,鲜血喷涌着。

    可是,付天罗浑身散发这庄严的金光,给人一股心头的压抑感。

    陆番倚靠着千刃椅,漠然的看着付天罗。

    许久之后,叹了口气。

    这下子,怕是做不成工具人了。

    “你的野心,太大了。”

    “竟然想要将这个世界打造成高武……”

    付天罗金眸盯着陆番,发出了压抑的笑。

    身为高武世界的大能尊者,自然知晓的东西很多。

    他夺舍了付天罗后,立刻窥探到了这个世界隐匿的秘密,他从未想过,竟然有人如此大胆。

    哪怕是高武世界的大能,他依旧是被陆番的手笔给惊骇到。

    “你在逆天行事,你在违逆‘虚无天’的规则,违背规则的人,不会有好下场的!”

    “天地间存在的一种平衡,一个新的高武世界出现,必然会打破平衡!”

    “规则不会允许你成功!”

    “很多人也不会允许你成功!”

    附体付天罗的尊者流露出笑容道。

    陆番蹙起眉头。

    付天罗说的话,倒是对他产生了一些冲击。

    不过……

    很快,陆番的面容就严肃了起来。

    心神一动。

    覆天剑甩出。

    轰!

    覆天阵陡然运转,可怕的阵法,让天穹之间的光彩都在变化。

    巨剑横空,让世人震颤,所有人盯着这柄巨剑,连呼吸都停滞似的。

    “规则不允许,那便打破规则。”

    “很多人不允许,那便杀到他们允许。”

    陆番平静道。

    他看着盘坐在海面的付天罗,眼眸中有精芒闪过。

    “高武,只是个起点。”

    话语落下。

    巨剑陡然落下。

    付天罗金眸一凝。

    听得陆番的话语,仿佛听到了世间最大的笑话似的。

    他嘲讽,他讥笑。

    他丝毫没有转世身要被斩灭的不甘。

    他看着陆番,身躯竟是散发着金光,像是有一朵金色莲花绽放似的,宝相庄严,散发着让人皈依的念力。

    不过,看上去祥和,只不过,话语却并不祥和。

    “哪怕你成功了又如何?”

    “一旦这个世界成就高武,世界保护之力便会消失!”

    “一个失去保护之力的高武世界,将会成为那些流浪在虚无天中流浪者眼中最精致的肥肉,也会成为诸多高武眼中的肥肉。”

    “到时候,高武强者如云般降临,吾之本尊也会降临,大能灭世,奴隶众生!”

    “你挡得住吗?”

    “中武世界成高武,是需要巨大资源和能量,这些资源和能量需要漫长时间的衍化,这是天地的规则!”

    “你强行打造高武……需要掠夺能量和资源,天地间的资源就那么多,岂能容得下你!”

    “你是在找死!找死啊!”

    “此界成高武之日,便是本尊来取你性命之时!”

    “哈哈哈……”

    付天罗双眸中金光大盛,口中的笑声,炸响在天地之间。

    杜龙阳等人闻言,皆是色变。

    陆番冷肃。

    覆天剑陡然斩下。

    付天罗的哈哈大笑之声,戛然而止。

    轰!

    璀璨的光华冲天。

    巨大的剑芒似是将天穹都斩为两半似的。

    瀚海被切割。

    付天罗的身躯被湮灭,巨大的沟壑在瀚海中浮现,将瀚海往两侧分开,像是飞流而下的瀑布,发出轰隆震鸣!

    “天若不许,便逆了这天。”

    看着巨大的沟壑,和轰鸣的海水瀑布。

    陆番平静的声音萦绕着。

    天地间,变得一片寂静。

    高武大能的转世身再度被斩。

    嗡……

    点点光华波动开来。

    付天罗的灵魂带着不甘心和扭曲漂浮而起。

    他太惨了……

    他怨恨。

    哪怕被陆番当做工具人,在冰塔中浑浑噩噩度一生,他都没有这么恨。

    因为,在冰塔中他还能活,他只是失去自由。

    可是,他兢兢业业,小心翼翼信仰的尊者,竟是夺舍了他,泯灭了他的意志和灵魂,夺走了他的肉身,摧毁了他的生机。

    他岂能不恨?

    他的恨,化作了浓郁的怨气,萦绕在天地之间。

    陆番看着天地间萦绕着的怨气。

    分神境,灵魂已经无比强大,隐隐有凝聚元神的趋势。

    因而,哪怕是死亡了,仍旧能够影响着周遭。

    “这些怨气……莫要浪费了。”

    陆番道。

    手结印记。

    很快,天地间的怨气便开始滚滚涌动。

    九狱秘境。

    磅礴的属于分神境的怨气汹涌的落下,可怕的气机在不断的翻卷着。

    嗡……

    狱门外的诸多修行人,皆是面色惨白。

    哪怕是聂长卿等人都感觉到一阵不适。

    这极度强大怨气和怨念,仿佛要让他们身躯变得冰凉!

    九扇狱门大开,将怨气纷纷吸入其中。

    隐隐间。

    九扇狱门之后,似乎有九座亡灵城浮现而出。

    有九道宏伟的身躯,瓜分了这些怨气。

    朝着陆番所在的方向微微躬身。

    狱门闭合,亡灵城消失。

    天地间的一切,再度趋于平静。

    陆番叹了一口气。

    付天罗是个可怜人。

    他本来只想开开心心安安静静的当个无忧无虑的工具人。

    可是,来自高武佛界的大能夺舍了他,毁了他的一切。

    所以……

    陆番只能让付天罗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再度完善他属于工具人的光辉。

    瀚海恢复了平静。

    叶守刀、杜龙阳、女帝和天虚公子四人爆掠而来。

    女帝倪春秋面色潮红,身上隐隐有磅礴的气息在酝酿,她快要突破阴神。

    “陆公子。”

    叶守刀等人对陆番越发的恭敬了。

    他们以为跨入阴神境便可以拉小和陆番的差距,然而事实让他们明白,他们与陆番的差距,越来越大。

    “刚才的话语,你们都听到了吧?”

    陆番看向了杜龙阳等人,道。

    “一切压力我来扛,你们只需要负责变强……”

    陆番平静道。

    杜龙阳和叶守刀面色涨红,他们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陆少主……大义!

    “陆哥,一定要打造高武么?”

    天虚公子面色有几分难看,道。

    尊者转世身泯灭前所说的话语,太震撼人心了。

    高武大能频频降临,那该是何等的灾难场景。

    高武世界,一个让人向往的世界。

    当初苦徒为了进入高武,甚至不惜毁了天元。

    杜龙阳没有说话,看着天虚,摇了摇头。

    女帝倪春秋黛眉微竖,怒视着天虚。

    陆哥做啥都是对的!

    叶守刀独臂在风中猎猎,他显然也是猜到了什么。

    当初天元本源和五凰本源的融合,让五凰从初入中武,跨入顶级中武,这或许就是陆番打造高武的办法。

    叶守刀抬起头,看向了天穹外的三块巨大的大陆。

    隐隐间,仿佛可以看到三块大陆在崩塌似的。

    “现在……已经由不得陆公子了。”

    叶守刀道。

    叶守刀的话,让陆番微微一怔,尔后,顺着杆子便是叹了口气,抬起头,看着天穹。

    “其实尔等的沉淀还是太少了。”

    “可是,有人争着抢着送资源上门,这局势……已经身不由己了。”

    陆番感慨万千,面露难色,忧虑之绪,溢于面容。

    将演技飚的淋漓尽致。

    天虚、杜龙阳、女帝等人抬起头,望着天。

    瞳孔微微一缩。

    是啊。

    现在看来,是局势逼迫着五凰成高武。

    “天塌了,有本公子撑着。”

    “你们尽快变强了,留给尔等的日子不多了。”

    陆番道。

    话语落下,陆番的身形便化作一道雷光,消失不见。

    女帝倪春秋面容波动剧烈,看着陆番化作雷光消失的背影,姣好的面容上,流露出心疼之色。

    “陆哥……太苦了。”

    “他的压力,我们难以想象。”

    女帝深吸一口气。

    尔后,红袍翻卷,转身离去。

    她要去突破,她要变强。

    她要变得很强很强,足以为那个男人分担。

    杜龙阳、叶守刀等人也沉默不言,转身离去,他们回归东阳郡,他们要去安抚世人的情绪,很多事情,需要他们处理。

    处理完事情,或许,他们便要开始努力修行了。

    五凰要冲击高武,压力可想而知。

    成为高武之日,便是大难临头之时。

    而面对这大难。

    他们能做的,唯有变强,变得足够强,为陆公子缓解一些压力。

    瀚海之上。

    竹珑坐在赤龙背上,摸了摸赤龙的龙角,闭着的眼睛上,长长的睫毛轻颤。

    哗啦。

    赤龙托着竹珑转身,夕阳下。

    身影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被撕扯的支离破碎。

    ……

    无尽的虚无中。

    一块枯寂的大陆上,一位枯槁而瘦弱的老者盘坐着,身上落了厚厚的灰尘,像是一具尘封的尸骸。

    蓦地。

    枯槁的身影微微抖动,尘埃抖落。

    老者竟是睁开了眼,睁眼的刹那,整个黑暗似乎都亮了起来似的。

    他的眼眸似深邃的旋涡,吞噬着一切一般。

    “阿九死了。”

    老者面色淡然,呢喃自语。

    “‘临字’阵言,被夺走了?”

    老者再度开口,可是,身上却是爆发出了极强的情绪波动。

    显然,在这老者心目中,临字阵言比那叫做阿九的巨人的性命更重要。

    “除了我六甲阵宗,还有谁能掌握九字阵言?”

    老者一呼一吸。

    随着呼吸,虚无似乎都在剧烈的震颤。

    许久后。

    老者动了,抬起了枯槁的双手,那犹如千年老枯枝的手指结印。

    玄奇的波动迸发。

    然而,老者目光很快便枯寂黯淡了下去。

    “阵言没了,召不回来了。”

    “能夺走阵言,难道是拥有‘昊’帝血脉的后人?”

    老者似乎在思索。

    “既然如此,那便给你个加入我六甲阵宗的机会。”

    枯树枝的手指结印,朝着虚空中打出,奇异波动扩散开来。

    尔后,再度闭上了眼,又化作了一块万年不动的磐石,枯坐在飘荡于虚无中的大陆上。

    ……

    本源湖,湖心岛。

    微风徐徐。

    青草飘摇,菊花、桃花摇曳着。

    陆番端坐在千刃椅,在楼阁之上,品着梅子酒。

    他的眉宇微蹙,在思索着一些问题。

    他想要将五凰打造成高武世界,可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而且,那高武佛界的大能最后所说的话,也给了他警醒。

    一旦五凰成就高武,似乎要面临可怕的危机。

    这个危机,陆番需要正视。

    况且,五凰太弱了,修行人中没有真正能够扛鼎的强者,如今这种状态,冲击成为高武,根本没有足够的竞争力。

    陆番思考,或许,在融合三块大陆的本源的同时。

    他也的加快增强五凰大陆修行人的实力了。

    可是,陆番再度蹙起了眉头。

    强者可不是朝夕之间就可以培养和诞生的。

    需要时间的祭奠,和战斗的磨砺。

    时间,陆番太缺时间了。

    不过,陆番忽然,眉宇一挑。

    想到时间,他不由的就想到了那刚刚收获的“临”字阵言。

    这阵言乃是古之大帝所创,拥有莫大威能。

    似乎也涉及时间……

    陆番觉得,或许他能够从“临”字阵言上得到一些启发。

    心神一动。

    “临”字阵言便悬浮在陆番的面前。

    忽然。

    在陆番召唤出“临”字阵言的瞬间。

    正好一股奇异的波动在阵言之上扩散而出。

    ps:卡文了,难受,求推荐票,月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