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你跑不过我吧 > 第266章 人不可貌相
    李局心里苦啊!

    自己这当外婆的,如何才能让小红帽不被大灰狼惦记呢?而且还不能让自己被大灰狼给吃了。

    “我太难了……”

    这次冯局更狠,连省厅都搬出来了,谁能受得了?

    反正,对他来说,要是让他去省厅,他就很难拒绝,人往高处爬嘛,很正常的情况。

    然而,慕远这时候悠悠地回应了一句:“我没想法!”

    李局顿时有种被天上掉下的林妹妹……呃,馅饼给砸中的感觉——没毛病,现在猪肉这么贵,林妹妹哪有馅饼好?

    冯局就郁闷了,问道:“为什么?小慕你不想去省厅?”

    慕远很干脆地摇了摇头,道:“不想。”

    冯局张了张嘴,半天憋出一句话,道:“你这想法要不得啊,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虽然分县局一样能晋升,但平台太小,哪能与省厅比?更何况到了省厅,又机会的话还可以去部里不是?以小慕你的能力,这都不是事。”

    慕远道:“我是警察,不是士兵。”

    冯局有点不适应慕远的谈话节奏,什么警察,士兵,这明明不是重点好不好?

    不过对方摆出了这个论点,自己总不能无视不是?

    “这只是一个比喻,道理不都是一样的嘛。”冯局觉得自己今天耐心特别好,或许是因为这个头疼的案子快要破掉了。

    慕远道:“不一样的,警察的职责是侦查破案,打击犯罪,与士兵的职责不一样。”

    “你还有什么说法,就一次性说完吧!”冯局脑壳痛,他发现自己居然有些唬不住这小子。

    慕远接着道:“冯局,我当警察,是为了侦查破案,打击犯罪。如果去了省厅,还有办案的机会吗?”

    “怎么没有?”冯局理直气壮地道,“不论是市局,还是省厅,甚至是部里,都会牵头办理许多的大案、要案的。”

    慕远内心有点迟疑,说实话,他加入公安部门才一个多月,对于上层的工作模式并不是很清楚,但不管怎么说,在省厅这一级,直接参与办案的机会肯定比基层的刑侦大队少多了。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冯局,市局或者省厅办案,是直接参与办案呢?还是一种指导、会商性质的办案?”

    “当然,……呃,有时候也会直接办案,当然更多的时候是指导。”

    “哦……”慕远应了一声,不说话了。

    他认为自己现在应该尽量少说话,这样可以节省体力……

    冯局发现,自己费了这么大一番口舌,全白说了。

    不过转念一想,好像这样也不错。

    至少,小慕在华成区分局,那也是市局的下属机构不是?全市任何地方有了破不了的大案要案,都可以将他调来用用。要是去了省厅,那就不叫调了,而是请。

    虽然只是一字之差,那区别可就大了。

    ……

    两辆车相继到了锦川区分局,罗局长下车后就给冯局拉开了车门。

    “冯局,现在菜还没弄好,要不先去刑侦大队看看?”

    “也好。”冯局点了点头。

    慕远站在后面,心情有点幽怨。

    这些家伙,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

    可他还不能提出反对意见,这么大的人了,总不能刚一饿了就吵着要去吃饭吧?又不是小孩子,还得要脸呢……

    emmmm……大不了,一会儿多吃点。

    锦川区分局的办公楼是以前县局的老房子,占地面积虽然不小,但格调却差了许多。

    据说现在锦川区正在筹划修建新的业务用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动工。

    这里的刑侦大队在旁边的一栋小楼里,等冯局等人到来说时,这里已经站了一大群人了。

    毕竟是市局领导莅临,哪怕只是一位副局长,局里的大小领导就算不全程陪着,至少也得过来见见面不是?

    如此多人,自然免不了一番行政式的迎接……

    只不过一般这种情况下,大家都会围着冯局这位大领导转悠,可这次不太一样,在冯局的刻意引导下,众人的目标转向了慕远。

    当然,这里很多人都是领导,慕远就是一辅警,吹捧什么的当然不可能,但适当表达自己的赞赏和感激之情,那也是顺手拈来不是?

    实际上在不少人的内心,还是有许多疑惑的,他们也仅仅是刚刚从罗局长简单的讲述中知道了事情的大概经过,可怎么听都觉得很玄乎。

    可是有市局领导在场,再加上这件事情是出自罗局长之口,他们不信也只能信了。

    慕远却显得很淡定。

    有能力的人会因为几句表扬的话就飘起来?那肯定不可能。

    一番寒暄,锦川区的大小领导们便相继散去了,该忙工作的忙工作,该吃饭的吃饭……

    只有局长黄兴昌和政委李澜留下来陪同,当然,罗局长肯定是跑不掉的,刑侦工作可是他在分管呢。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涌进了刑大的案件研判室,按照早已安排好的座位坐下。

    作为陪同冯局一同过来的慕远,有幸当了一次大尾巴狼,以辅警的身份坐在了上级领导的这一方。

    “入室抢劫案的侦办工作……”黄局长先是噼里啪啦地搞了一段开场白,总算将话题引到了具体的案件侦办上来。

    “张大队,你将你们刚才所查到的情况讲一讲。”最后黄局才将话题扔给坐在侧面的刑大副大队长。

    张大队看了一眼冯局这边的几人,目光在慕远身上停留了两秒,他现在也知道刚才的那些画像,就是眼前这个看起来还有几分稚嫩的小伙子画出来的。

    人不可貌相啊!

    慕远安静地坐着,尽量节省体力。

    可不知怎么的,他总觉得这位张大队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怪异。

    幸好他不知道对方的想法,不然肯定会让对方好好解释一下什么叫人不可貌相。

    “根据我们刚才掌握的信息,这四人在近期联系非常密切。而且,除了之前我们在电话里向罗局汇报的这些情况之外,刚刚我们还查获了一个重要的线索。在案发前几天,这四个人的手机定位都有在案发地附近活动的记录。不过这些人应该进行了一些伪装,我们并没有在监控中发现这些人的踪影。”

    “不过根据我们目前所掌握的这些线索,这群人的作案嫌疑无疑是很大的。当然,如果小慕同志对那四张肖像与本人的相似度有把握,我觉得这个可能性还可以再往上提一提。”

    说完,张大队目光又瞄向了慕远。

    慕远摸了摸鼻子,道:“那四个人的信息我看了,我基本上可以肯定,那四人就是当晚作案的嫌疑人,现在这个案子的核心,就是组织人员对这几人实施抓捕。”

    锦川区分局这些领导民警们都有点拿捏不准,那什么“基本上可以肯定”的说法,到底是有把握还是没把握?

    虽然张大队刚才说了,那四人有重大作案嫌疑,但支撑这一切推理的基础,就是慕远根据受害人的描述画出的笼罩丝袜的画像,然后根据不知是什么原理的骚操作,就把丝袜给去掉了。

    在任何人看来,这个基础……都不太牢固。

    如果这几个嫌疑人目前还在西华市也就罢了,分分钟想办法把人找来配合调查。

    可现在人都去了甘南省,派人出差抓人?这可是四个人,得派多少人去抓?稳妥点的话得十来个人吧。

    甘南省的经济水平比不上这边,基础设施建设自然也是有差距的,而且那边靠近边境,想要把人抓到,恐怕不是一两天能完成的任务。

    这得花费多少经费?

    好吧,如果那确实是嫌疑人,经费用了也就用了,正当其所。

    可万一慕远画错了咋办?抓错了人咋办?

    这种跨省的抓捕行动,没有比较有力的证据,领导也不敢批准啊。

    李局也是人精,自然看出锦川区分局这些人的顾虑的问题,他瞅了一眼慕远,随后说道:“黄局,我比较赞同小慕的意见,就我个人而言,也建议你们立即对这四人展开抓捕工作。”

    “这个……”黄局还是有些犹豫,“我觉得还是再仔细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更有力的证据再做决定。”

    冯局看了看黄局这边,也能理解他们的想法,犹豫着是否要开口给点指示。

    可他还没来得及说话,慕远忽然开口道:“黄局长,要不我去帮你们抓吧。”

    这个面积本就不是很大的案件研判室气氛顿时变得很诡异。

    黄局等人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我说我们还需要再研究一下,结果你说你去帮我们抓人?啥意思?故意挤兑还是咋的?

    “抓人我们也能抓。”黄局平静地说了一句。

    慕远便又要说话,李局又咳嗽了两声,打断了他的话头,接着说道:“黄局,小慕这人不太会说话,还请见谅。对于是否立即实施抓捕,我们也只是建议……”

    而没等李局说完,冯局却又开口了。

    “黄局长啊!我觉得小慕这建议就很不错。”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