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你跑不过我吧 > 第69章 他就是个演员!
    高局等人心里顿时就骂娘了。

    领导,你挖墙脚能不能背着我们啊?这样很尴尬的。

    他心里很后悔,早知道就不给对方说慕远准备考警的事儿了。

    不过转念一想,就算不提考警的事儿,难道对方就会因为对方是一个辅警而不起这个心思?

    纯粹想多了。

    冯局似乎觉得自己这样说诚意还不是很足,立刻又道:“就算你这次考警失利,我们也可以聘用你到刑侦支队。一般来说,所有的大案、要案,都是有刑侦支队经手的。”

    说完,冯局一脸希冀的看着慕远。

    屋子里的其他人噤若寒蝉,虽然有心挣扎几下,却又明白这毫无意义。

    杨所幸灾乐祸地看了小胖子一眼,让你挖墙脚!你倒是继续挖啊?

    小胖子一副我看不到你的模样,表情甚是淡定。

    其实他就算不淡定,又能咋样呢?神仙打架,他这个凡人只能静悄悄地看着。

    哪怕是高局,也一样感到无奈。

    市局抛出的橄榄枝,谁会拒绝?要问在市局的好处,那简直一大堆……

    平台更大、晋升机会更多、事情也不像分局这般繁杂,哪怕是给别人说起,那也更有面子。

    就在高局觉得到手的肥鸭子即将飞走的时候,慕远却是非常坚决地摇了摇头:“多谢冯局好意!不过我还是更喜欢呆在分局。”

    冯局:“_(?Д?)?”

    高局:“⊙▽⊙”

    小胖子差点就鼓掌了,只要小慕还留在分局,他们禁毒大队就还有机会嘛。

    倒是金翔,像看二傻子一般瞄了慕远一眼……

    指挥室里顿时弥漫起迷之尴尬气息。

    “为什么?”冯局问道。

    如果是一个警界老油子,估计会说我希望能在基层多锻炼锻炼。

    可慕远不是。

    他很直白地说道:“因为分局有更多的机会办案。”

    冯局就迷糊了,问道:“市局也能办案啊!而且我们办的还都是大案。”

    慕远说道:“冯局,我这么说吧!这就好比种庄稼,我喜欢自己挽起裤子亲自下地,而不是在田边地角指挥别人该怎么种。”

    冯局:“……”

    高局手捏着鼻子,掩盖着大半张脸:“咳咳……,小慕,话不能这么说,市局案侦民警也会办案的。”

    “可是分局的机会更多。”慕远很耿直地说道。

    这话没毛病,就比如市局刑侦支队,负责指导全市案侦工作,并参与重大案件侦办。但真正意义上的重大案件,一年能有几个?再说了,市局所谓的参与,更多时候是派几个人下来召开案情分析会之类的,真正的侦查、抓捕工作,还是得落到分局相关部门的头上。

    从这个角度来看,慕远为什么要选市局?他能给自己无限宝石还是七龙珠?

    冯局自是不知道慕远的愿景,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道:“以你的能力,应该用在大案要案上……”

    慕远咧嘴一笑,道:“有大案子再说嘛。毕竟大案子也不是天天有不是?”

    冯局顿时无言以对。

    这小子……脑子一根筋啊!心中不由得有些愤愤然。

    这种不高兴他还不能表现在脸上,这就更郁闷了。

    郁闷过后,冯局心头一动。

    自己是不是糊涂了?自己之所以想把他弄到市局来,就是因为他在侦查破案方面有着别人所没有的优势。正如他自己所说,如果以后有市局直接经手的大案,直接把他抽调过来就行了。

    至于他的工作单位是不是市局,那重要吗?

    说到底,华成区分局不也是市局的下属机构嘛。

    “那好吧!既然你一心想留在分局,那就留在分局好了。”冯局说道,“老高,这小伙子可是潜力股,你们可得好好培养。”

    高局表面上连声应承。

    内心却在吐糟:“那也得他先考警成功了之后再说啊!”

    慕远看了看二人,说道:“高局,你看……现在能不能派车?”

    这小子执着啊!高局苦笑一声,道:“还是先查一查这辆车的相关信息吧!轨迹当然是要查的,关键还有车主信息。说不定直接就锁定嫌疑人了呢?”

    慕远对此也不反对。

    动手查询的是金翔,谁让这里就他一个小喽喽呢?总不能让领导动手不是?至于慕远,似乎没人认为应该他来做这事儿,可能是觉得他不会查,也可能是觉得不应该他查。

    不到一分钟时间,金·苦逼·委屈·翔完成了领导交办的任务,再次化作小透明站在了一边。

    高局看了看查询到的数据,顿时就郁闷了。

    这是一辆套牌车。

    “艹!”小胖子骂了一句。

    其实常规意义上的套牌车,是不敢在西华市这样的大城市溜达的,因为现在的监控系统已经能够自动识别套牌并预警。可关键是这混蛋套的这个牌照是外省的,套牌车和被套牌的车,不论型号、车身颜色全都是一模一样的。

    原本这样的套牌是很难识别出来的,可刚好在他们查询的数据中,同一个时间段里,同样的车居然出现在了不同的地方。而且中间间隔距离过五百公里。

    除非车也会瞬移,否则出现这样的情况就只可能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车被套牌了。

    当然,为了稳妥,他们还是打电话求证了一下,最终结果也验证了他们的观点。

    从车主下手这条路算是断了,现在就只能通过轨迹反推他是从哪儿出现的,中途又是否与其他人接触过。

    通过公安监控和交通卡口所确定的车辆次出现的地点,并不一定是其落脚点。毕竟这辆车本身就是套牌,鬼知道它本身用的车牌是什么?半途中一换,你什么都找不到。

    在这种情况下,高局犹豫了那么几秒,终于说到:“那就按小慕刚才说的办吧!熊大队长,你让你们队里的人开一辆民用车,和慕远一起走一趟。”

    其他人自然不会反对,如果说之前他们觉得慕远认定的这辆车只有三成几率是嫌疑车辆,那么现在这个几率至少升高到了8成。

    毕竟在当前的打击力度下,还搞来套牌车在路上开,一般都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要说这辆车与高廷军完全没关系,确实太巧了一些。

    小胖子苦着一张脸,道:“高局,我们队里哪还有其他人啊?两个人被派去跟踪高廷军了,其他人现在都还在这里问笔录。金翔今天值班,得留在单位。我看就我去算了。”

    高局张了张嘴,不知想说些什么,可最后还是咽了回去,点头道:“那就你去吧!”

    杨·小透明·新军同志瞪大了眼睛看着小胖子,他忽然觉得这家伙当警察简直就是屈才了,他就是个演员!随时都能戏精上身……

    小胖子转身往外走,忽然,他看向杨所,一本正经地问道:“杨所,你……不应该下班了吗?怎么还在这里?”

    杨新军:mmp,你以为我想呆在这里?我是为了防贼!

    忽然,杨新军心头一动,笑了:“高局,既然熊大队这么忙,要不就由我去吧!反正我现在也没什么事。”

    小胖子顿时急了:“老杨,你啥意思?这……这是我们禁毒大队的案子……”

    杨新军一副我看穿你了的表情,笑眯眯地道:“你禁毒大队的案子?慕远还是我们派出所的人呢,照你这样说,那我把小慕带回去了。”

    “呃……”

    高局一瞪眼,道:“争什么争?让领导看笑话吗?就按杨新军说的办,熊大队长你还是留在队上主持审讯工作吧。”

    小胖子: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