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你跑不过我吧 > 第51章 为何偏偏要找刺激呢?
    这个小区不算老旧,但至少也是十年前的小区了,与当下的高尚小区相比有着不小的差距。

    其中最为明显的一点,便是人车未分流,停车位紧缺。

    小区内道路的一侧画了停车位,以弥补车库停车位的不足。

    慕远径直走到一辆黑色轿车前停下,看了一眼车牌,便对万教导道:“万教,你看能不能找一下这车主?”

    万教导先是一愣,仔细瞅了瞅这辆车,忽然脸上一喜,道:“要找车主还不简单?”

    说完,拿起自己的手机摆弄起来。

    不到半分钟,万教导找到了车主的联系方式。

    “喂,你好。我是派出所的,有件事情想麻烦你一下。……谢谢,麻烦现在就到你停车的地点来。”

    挂断电话,万教导赞赏地看了慕远一眼,也没多说什么。

    随后他便转身对当事双方说道:“你们刚才所要的证据,很快就会有了。”

    慕远不经意地观察了一下金先生和那位李女士的表情,内心稳如老狗。

    当事双方和围观群众不乏脑子比较灵光的人,看到刚才的一幕,都大致猜到了万教导口中所说的证据是什么。

    一时间大家也不争吵了,双方当事人沉默不语,内心作何想法只有他们自个儿清楚。

    至于周围的吃瓜群众,则在低声议论着。

    反正看热闹又不用给钱,他们比当事人更期待结果快点出来,如果能更具有戏剧性和话题性,就更完美了。

    那位车主在近百人的殷切期盼中来到了现场,他看到眼前密密麻麻的人群时,有些懵。

    不过他还是朝着这边走了过来,手里握着自己爱车的遥控钥匙,轻轻一按。

    “嘟嘟……”

    伴随着轻响,轿车车灯闪烁了几下。

    瞬间,无数目光集火。

    车主傻眼了,他陷入了严重的自我怀疑。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做了什么?

    下一秒,他回想起自己之所以到这里来,是因为一位派出所的警察叫自己过来帮忙的。

    是时候挥自己的光和热了,他觉得自己此刻的气场丝毫不比走红毯的明星弱。

    在这样的高光时刻,车主都快忘了自己是来干嘛了。

    “咳咳……”慕远咳嗽一声,迎了上去,道,“这位大哥,刚刚这里生了点事情,我看你车上安装有行车记录仪,而且摄像头的电源指示灯是亮着的,应该是采用的acc电源供电吧?”

    “我是直接接在车子的电瓶上的。”车主呆萌地应了一句。

    “这就对了。”慕远道,“麻烦您回放一下刚才的视频,时间点是……白哥,事情生时间大概是什么时候?”

    “半个小时前。”

    车主又瞅了瞅周围的情况,忽然现情况似乎不太对。

    貌似……要得罪人啊!

    都是一个小区的,这样不好吧?早知道就不来了。

    可惜,现在来都来了,总不能溜走吧?

    至于撒谎说行车记录仪坏了,如果眼前是为老民警,或许还能忽悠过去,可慕远一看就是很精明的样子,这就不好整了。

    弯着腰钻进车内,车主迅地将存储卡取了出来。

    他是没打算在这里回放了,万一惹得当事方不高兴,把自己车砸了怎么办?

    “带回所里去看吧。”万教导很体贴地说道,“把双方当事人也都带回去。”

    慕远微微一愣,他可是想着当面打脸呢,若是带回去,没了周围的围观群众,效果可就差多了。

    可现在领导吩咐了,慕远也不好反驳。

    说到底,警察处警是为了解决问题,而不是泄自己的情绪。

    正在这时,一个急切的声音从外围传来。

    “让开,让开!欣欣,你怎么了?”

    一个女人冲进来,以一种无可阻挡的气势跑到了金先生身边,当她看到小女孩手臂上两排牙印,其中有两个还在渗血的时候,整个人怒了,仿佛一头护犊的狮子。

    小姑娘看到这女子,哇哇地哭的更厉害了。

    “什么狗咬的?老娘要将它剁了!”

    慕远:(((;???;))),好狂暴……

    那李女士一群人似乎也吓了一跳,这女人,什么来路啊?

    万教导自然不希望再节外生枝,连忙说道:“这件事情我们正在处理……”

    “处理什么?不需要处理!什么狗咬了我女儿,我弄死它!”

    万教导:“……”

    “这是法治社会。”

    李女士心里有些犯怵,连声道:“你想干嘛?你……”

    “老婆,先别冲动。”金先生劝道,“……”

    “既然敢放任自己的狗咬我女儿,我把狗弄死怎么了?”这女的很狂暴地盯着李女士,那眼神似乎不是想把狗弄死,而是想弄人。

    李女士瞪大着眼,想要硬气地反驳,嘴唇翕动,却是说不出来。

    旁边的年轻女子却也是咬牙切齿,道:“你来弄啊!我倒要看看,你今天敢把我家狗狗弄死。”

    “停!”万教导本是很平和的一个人,这时候也忍不住火了,都特么的不嫌事儿大是吧?

    “全部带回去!调查处理。”

    说完,万教导又看向这位新来的暴躁女人,掷地有声地说道:”你先带你女儿去打狂犬疫苗!”

    “我……”

    “我什么我?难道你想看着你女儿继续受疼?”万教导道,“你放心,我们把事情调查清楚后,绝对会依法依规处理。”

    “……”

    这暴躁女人虽然没有应声,却还是从金先生手中把女儿抱了过来。

    在十多位警察站台的情况下,万教导那不怒自威的表情让当事人双方不敢造次。而且万教导的一番话有理有据,他们想闹也挑不出刺来。

    这时,白敏已经对当事双方做好了登记,并且留了几位现场人员的联系方式,这也是为下一步的处理做好准备。

    当下万教导干净利落地招呼着两方当事人上车,与派出所处警人员一道前往派出所。

    慕远与万教导同车,这是万教导要求的。

    上车后,坐在副驾驶的万教导便转过头来,笑着问道:“小慕,你小子刚才表现不错啊!”

    “还行。”慕远腼腆一笑。

    万教导:“……”

    他强行压住吐糟的冲动,好奇地问道:“你怎么想到找车上的行车记录仪的?”

    就行车记录仪本身而言,并不算什么神秘的东西,但绝大部分人在处理这件事情时,最多只会想到周围有没有监控,或者事情生时有没有人经过,这是一种惯性思维的作用。

    哪怕那一辆辆的车就停在眼前,看到它们的人,意识中也只会认为这是一辆辆车,而不会想到车上的行车记录仪。

    不仅眼前这件小纠纷是如此,一些重大刑事案件也是一样的。

    不管再精明的嫌疑人,都不可避免的会在案现场留下痕迹。

    这些痕迹就摆在那里,能不能现这些痕迹,考验的不仅仅是警察的眼力,还有思维。

    细致入微这个词说来简单,可全世界又几人能做到呢?

    也正因为如此,万教导才对慕远刚才的表现如此赞赏。

    慕远道:“这两天我正在研究现勘相关的知识,当时看了现场的情况,就想着如何才能重现当时的现场,然后就看到了停在路边的车。”

    “这两天?你不是在办那件连环抢劫案吗?对了,还顺手破了一起盗窃案,可也没见你专门研究现勘吧。”万教导疑惑了。

    慕远讪讪一笑,道:“嗯,就是今天上午起床后研究了那么一会儿。”

    “……”

    万教导开始怀疑人生。

    慕远看了看万教导,眼中带着一丝歉意和……幸灾乐祸。

    好好地工作生活不好吗?为何偏偏要找刺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