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交手 > 第八十一章 配合
    二区分委这段时间经常转移,人员损失较大,可任务却更加艰巨。

    日军从根据地抢夺的牛羊,能否拿回来,不仅关系到群众的财产安全,也关系到我党和我军的威望。

    五百多只羊,三十多头牛,蒋思源不可能自己养着,这得吃多少草料?

    他将牛羊分给附近十几个农户,让他们养着,自己既省事,也不用负担草料。

    张晓儒在镇上打听了两天,只知道蒋思源把牛羊寄养在群众家里,但具体是哪些人家,却没有问到。

    他暗暗焦急,事情每拖一天,就多一分变数。

    张晓儒提了一坛酱菜,找蒋思源诉苦:“会长,天气越来越冷,淘沙村自卫团的训练异常困难。”

    蒋思源一听,马上知道张晓儒想说什么,立马拿话堵住:“谁没有困难?有困难要自己想办法嘛。”

    张晓儒装作没听懂,问:“皇军不是有批牛羊在镇上寄养么?能不能搞几头,给兄弟们改善一下伙食?吃饱了才有力气为皇军效劳嘛。”

    蒋思源脸色一冷:“皇军的东西,你也敢打主意?”

    张晓儒涎着脸说:“这么多牛羊,皇军应该没数吧?”

    蒋思源冷笑着说:“如果有数呢?”

    张晓儒笑嘻嘻地说:“有数就说丢了嘛,这么多,丢几头也正常。”

    蒋思源沉吟半晌,缓缓地说:“你想搞几头?”

    他在心里暗暗后悔,是啊,自己怎么没想到呢,日军的东西,反正是抢来的,吃几头也不会有事。

    张晓儒随口说:“二十头吧。”

    蒋思源吓了一跳,大声说:“二十头?胆子也太大了吧?”

    张晓儒笑嘻嘻地说:“我只要五头,十五头给会长。也不从一家出,每家弄个一二头,他们也就不敢随便说了。”

    蒋思源淡淡地说:“让王朴堂带你去吧,给我弄五头牛。”

    他暗骂自己的手下,真是不会来事,这么久了,也不知道刮点油水。

    张晓儒不但会来事,更会替自己着想,这样的手下,以后要大力支持。

    王朴堂带着张晓儒去牵羊,张晓儒自然不会忘记他,也给他弄了一头羊。

    王朴堂兴高采烈的回去了,张晓儒则叫了辆车,运回了淘沙村。

    用十六头羊、五头牛作为代价,终于打听到了这些寄养群众的情况。

    蒋思源很狡猾,寄养的群众在镇外较偏僻的一个村子,只有十几户人家,那里是个山谷,是天然的羊圈。

    回到淘沙村后,张晓儒将五头羊交给李国新,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张晓儒绝对做得到。

    李国新不满地说:“五百多头羊,你就带回五头?”

    张晓儒笑着说:“先把情况摸清楚嘛,知道了这些牛羊寄养在哪里,全回来还不容易?”

    李国新问:“你想怎么拿?”

    张晓儒很干脆地说:“强拿,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今天晚上就行动。”

    李国新不满地说:“强拿?你这是强抢嘛,跟土匪有什么区别?”

    张晓儒无奈地说:“老李,这可不是讲原则的时候。日本人抢了咱们的东西,不用强,能拿得回来?总不能跟群众沟通,让他们主动把牛羊还回来吧?”

    李国新摇了摇头:“你说得很对,应该动员群众,让他们主动归还。”

    张晓儒问:“你想过没有,如果群众主动归还,等待他们的将是什么?”

    李国新迟疑了一下,说:“这个……,可以动员他们去根据地嘛。”

    张晓儒沉吟着说:“老李,事不宜迟,没时间做思想工作了。把群众绑起来,将牛羊带走,不仅解决了他们的难题,也解决了我们问题。”

    李国新坚定地说:“不行,这不符合我党的政策。”

    张晓儒也不让步:“这是上级交给我的任务,我可以选择行动方案。”

    李国新毫不退让:“任务是交给七零五民兵连的,我是指导员,有最终决定权。”

    张晓儒苦笑着说:“一开始不是说了么?你负责政治思想,负责军事行动?”

    李国新坚定地说:“你的行为如果违反原则,我随时可以反对。”

    “那你说怎么办?”

    “先给群众做思想工作?”

    “如果做不通怎么办?”

    “再想其他办法。”

    “不用其他办法了,就用我的办法。”

    “好吧。”

    张晓儒坚定地说:“机不可失,思想工作可以做,但只限今晚,而且只给一个小时。不管能不能做通,今天晚上都必须把牛羊带到根据地。”

    李国新问:“天这么黑,怎么把几百头牛羊带回来?”

    “不是有手电筒嘛。”

    李国新说:“你才几个手电筒?要把牛羊赶回根据地,至少得十几人配合。晚上不比白天,丢了都不知道往哪找。”

    张晓儒灵机一动:“用香如何?每人根香,跟着香的红点走,肯定丢不了。”

    李国新问:“谁带队?”

    张晓儒想了想:“你带着陈光华的第三排去吧,他们的战斗力虽然不如二排,但晚上几乎不会有战斗,主要是赶牛赶羊。记住,让他们换上便衣。”

    李国新诧异地说:“你不去?”

    张晓儒说:“我得去趟大枫树据点,给小日本和一排送羊肉。我出现在那里,别人也不会怀疑到淘沙村头上。”

    “你哪来的羊肉?”

    “杀自己家的。”

    李国新连夜带着七零五民兵连三排,给寄养群众做思想工作,动员他们把牛羊还回去。

    寄养群众得知游击队找上门,也愿意将牛羊归还。

    可他所却有顾虑,游击队把牛羊拿走了,日本人回来,找他们算账怎么办?

    最终,李国新没办法,只能跟他们商量,把所有人都绑了,把牛羊拿走。

    没想到,群众都很支持这个办法。

    他们宁愿现在受点苦,也不想遭日本人的罪。

    三排每位战士,都了一根香,点上之后,用香的火光在黑夜里引路,所有牛羊顺利赶回了根据地,一头也没有丢失。

    第二天快中行时,王朴堂急匆匆跑到淘沙村,告诉了张晓儒一个“惊人”的消息:

    “昨天晚上,皇军寄养的牛羊,全部被游击队抢走了。”

    张晓儒“吃惊”地说:“什么?游击队的胆子也太大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