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交手 > 第五十五章 民兵排
    跟往常一样,李国新到杂货铺时,张晓儒已经在关兴文家。

    自从乔子清父子搬到他家后,张晓儒晚上就没在自家窑洞睡过。

    今天活捉日军通信兵的行动很成功,既有张晓儒的绝妙计划,也因为关兴文等人的表现出色。

    从俘虏通信兵到抬走,整个过程迅捷无声。

    乔再生已经认得李国新,知道他只找张晓儒,一溜烟就跑了过来。

    乔再生气喘吁吁地说:“东家,那位买烟的老主顾又来了,这次有两个人。”

    张晓儒一听,就知道李国新来了。

    虽然很诧异,脸上却没有表露出来,转头对关兴文等人说:“你们早点休息,我去去就回。”

    关巧芸拉着张晓儒,悄声说:“晓儒哥,我跟你一起去。现在,我可是哨兵。”

    张晓儒点了点头:“好。”

    关巧芸以后的工作重心,将转到妇救会。

    她们的工作,除了搞后勤外,还可以站岗放哨,送信除奸。

    妇女能顶半边天,可不是开玩笑的。

    淘沙村的青壮年,都被张晓儒拉到自卫团轮训,有抗日倾向的,进入一小队。

    村里的妇女,如果有抗日倾向的,也要加入妇救会。

    张晓儒猜测,来了两个人,会不会是宋长路呢?

    到杂货铺一看,果真是宋长路,张晓儒马上请他们进了暗室。

    外面有关巧芸放哨,又有乔子清父子掩护,以张晓儒在淘沙村的身份,在暗室谈话很安全。

    张晓儒惊喜地说:“宋书计,你怎么来了?”

    宋长路亲切地握着张晓儒的手,微笑着说:“上次在三塘镇,就应该与你见面了。这次来,主要是听取淘沙村的工作汇报,同时当面表扬淘沙村民兵队,三天完成了活捉通信兵的任务。另外,祝贺你们在王家坟、神婆沟的胜利。”

    张晓儒谦逊地说:“宋书计果然厉害,神婆沟的战斗,我还没汇报就知道了。”

    宋长路笑着说:“除了你们,附近还有别的队伍吗?说说战斗的过程吧。”

    张晓儒低声说:“神婆沟伏击刁骏七中队,是关兴文带领两名新加入的民兵干的。他们每人四枚手榴弹,占据有利位置,把七中队炸得抱头鼠窜。此次战斗,击毙敌人四人,伤十三人,缴获了七条长枪,三十五子弹,另有十一头骡子。”

    李国新羡慕地说:“你们现在光长枪,就有十四条了吧?还有一把冲锋枪和驳壳枪,好家伙,比一个战斗班的火力还强。”

    张晓儒急道:“老李,你别光惦记咱们的武器啊,队伍展得很快,不用多久,这些武器就不够用了。”

    宋长路微笑着说:“放心,没人打你这些武器的主意。你们凭自己本事缴获的,当然要优先自己使用。”

    张晓儒这下放心了,笑吟吟递上根烟:“多谢宋书计。”

    宋长路问:“这次活捉日本通信兵,任务完成得很漂亮,你们用的是什么办法?”

    张晓儒谦逊地说:“要说办法,还是从烟上想到的。当时刁骏拿根烟点不着,原来是里面折断了。我就想,能不能把电话线里面弄断,外面完好,让他们使劲查呢?果真,查了一天,那个通信兵才找到故障点……”

    宋长路借着油灯点上烟,微微颌:“运气固然有,但最重要的,还是能想到这个好办法。”

    张晓儒突然说:“还有件事,昨天晚上,我与魏雨田回来时,他提出,神婆沟的伏击,有可能是抗日游击总队干的……”

    张晓儒将自己在三塘镇小酒馆的现,以前魏雨田与宋启舟勾结之事,向宋长路详细汇报了。

    李国新一脸不屑地说:“真是好笑,明明是我们打的胜仗,竟然恬不知耻的抢功!”

    宋长路却听到了张晓儒的言外之意,笑着问:“你是不是有别的想法?”

    张晓儒想了想,说:“既然魏雨田愿意给我们当挡箭牌,何乐而不为呢?”

    李国新在旁边急道:“你这样是为他人作嫁衣啊。”

    张晓儒正色地说:“我们抗日可不是为了名,更不是为了利。让魏雨田和宋启舟得了名利,也能促使他们真正抗日。”

    宋长路郑重其事地说:“七零五同志说得很对,抗日不是为名,更不是为利。淘沙村民兵队展迅,以后淘沙村民兵队,可以扩编为民兵排。我们的任务,就是将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

    李国新说:“七零五,以后你身上的担子更重了。”

    张晓儒得意地说:“咱身子骨硬,挑得起。”

    宋长路叮嘱着说:“淘沙村民兵排,虽有宋启舟给挡箭牌,但你的身份还是要保密。”

    张晓儒说:“民兵排我准备交给关兴文和张达尧,我的身份,尽量控制在小范围内。我的身份不暴露,对他们也是一种保护。”

    宋长路缓缓地说:“身在敌占区,很多时候不能事事请示,也无法得到区里的及时支援,需要你自行决定。这是对你的考验,也是对淘沙村民兵排的考验。”

    张晓儒郑重其事地说:“宋书计,关兴文、张达尧、关巧芸经过多次考验,已具备成为一名党员的条件,我想将他们介绍给党组织。”

    宋长路点了点头:“可以。给他们建立档案,下次正式入党。”

    张晓儒犹豫了一下,问:“区里是不是真出了叛徒?”

    宋长路沉声说:“是的,区委的干事刘影东,生活腐化,被敌人拉下水,成为可耻的叛徒。”

    其实,在区委转移到西村后,宋长路就对刘影东有所怀疑。

    今天李国新去了趟三塘镇,与张有为见面后,也证实了这一结论。

    “组织上要怎么处分他?”

    李国新严厉地说:“这样的叛徒,当然枪毙呗。”

    张晓儒叹道:“枪毙?可惜了。”

    李国新不可思议地说:“可惜?”

    要不是知道张晓儒的为人,他真以为张晓儒居心叵测。

    宋长路却听出了张晓儒话中之意,问:“你是不是有其他意见?”

    张晓儒正要说话,突然听到关巧芸在外面焦急地喊:“晓儒哥,鬼子来了!”

    暗室内的人,脸色为之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