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前任无双 > 第二八四章 想你了
    回到临时的家,刘星儿与母亲应付几句后,回了自己的房间,静坐在椅子上怔怔出神。

    男女间的亲密搂抱,她至今能感觉到对方的体温是怎样的,那种靠在对方肩头的感觉真好。

    一时间,种种回味在她心头不散,久久难以心安,才刚分开,又想和罗康安见面了……

    罗康安也回了住的地方。

    燕莺一见,闻到他身上酒气,阴阳怪气的问了句,“烧烤吃的还开心?”她鼻子是很灵的。

    罗康安嗨了声,“就几个大男人坐一起随便聊了聊。”

    林渊过来,问:“情况怎样?”

    “也没什么……”罗康安还真没说什么,随便交代了一些情况,姚先功等人提及的重要情况,他暂时瞒着没说,因为他存了别的心思。

    林渊听后略默。

    罗康安又忙道:“放心,我已经摸到一些头绪了,这两天一定想办法摸点有用的情况出来。”

    林渊默默点头,也只能是如此,目前在这里,他和燕莺都不方便有所动作,别人不愿搭理他们两个不说,他们两个随便问点什么都有可能引起别人怀疑,这就不是适合他们呆的地方,不是罗康安那点关系的话,他们连进来的资格都没有,也只有罗康安行动方便一些……

    次日,其实也没什么次日,在幻境没有日夜之分,只能按照时钟上的时间来计算。

    不时看看腕表时间的罗康安可谓有些心神不宁,不时在屋内走来走去的,偶尔还跑到露台上东张西望,惦记着自己的那点破事。

    “有事?”察觉到不对的林渊趁他从身边过时问了声。

    对方的这点异常,怎么可能瞒过他这种警惕性极高的人的眼睛。

    罗康安愣了一下,也被戳中了一下,意识到被看出了点什么,不敢说没事,这位的凶狠可不是开玩笑的,不像姚先功他们只是威胁着开开玩笑,那是真下狠手的,真正的杀人不眨眼的角色!

    他当即乐呵呵道:“昨天跟姚先功他们说好了,又有几个熟人不当值,说好了一起聚一下,我顺便看看能不能打探出些什么情况。我在等他们联系。”

    林渊点了点头,没说什么,但眼中的审视意味很浓,对方说的是不是真的他不知道,这鬼地方不好核实,也只能是罗康安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罗康安看出了他眼中的某种意味,读懂了,那是警告,敢欺骗的话,后果会很严重,闹的他咧嘴一笑掩饰,心虚的很,知道真要被现了的话,自己的下场一定会很惨。

    久在林某人御下的淫威下,他是真的挺怕林渊的。

    然而话已经说出来了,只好硬着头皮继续下去,估摸着对方也不太可能现才是。

    意识到自己的举止不太正常,他也不敢再到处乱晃了,去了露台趴那等着。

    没等多久,电话响起,罗康安立刻摸出一看,是姚先功打来的,当即接通,喂道:“是我。”

    姚先功:“快点出来,丁兰走了。”

    罗康安一乐,“好,我知道了,马上过去。”挂断通话,收了笑容,回头进屋对林渊禀报了一声,“那边来通知了,我先过去了。”

    林渊微微点头,罗康安转身就走,也没走正路,赶时间,直接从露台上飞身而下去了。

    燕莺慢步走到了林渊身边,轻言细语道:“这家伙的举止有些不正常。”

    林渊淡然道:“翻不起浪来!”

    丁兰住址对面的小树林内,几个鬼鬼祟祟的人碰头在了一起,自然是姚先功他们几个。

    “怎样?”罗康安一到就问情况。

    姚先功:“丁兰走了,星儿还在里面,你现在去正合适。”

    罗康安警惕道:“你们确定丁兰走了?”

    高浦嗨了声,“肯定走了,我们亲眼看到的,这种事我们还能开玩笑不成?”

    罗康安点了点头,伸头从树后朝刘星儿住址窥探了一番。

    殷耀明推了他一下,“别磨蹭了,时间有限,快去吧。”

    罗康安有点不放心,还是再观察了一下,心里很犹豫啊,担心闹出事来,那毕竟是一方城主的女儿,以前的时候他从不敢招惹这种人。

    姚先功也推他一把,“你鬼鬼祟祟干嘛呢,我们都帮你观察好了。”

    高浦:“我说罗兄,你不会是反悔了吧?”

    在几人接连催促下,色壮怂人胆,罗康安把心一横,老子现在是反贼,干的是杀头的事,怕个鸟!

    他回头道:“那你们几个帮我守好了,现有人去找刘星儿,一定帮我缠住。”

    “放心吧,我们知道,把心放在肚子里,我们就守在这,哪也不去,有动静立刻通知你。”

    “来了人我们一定帮你缠住,快去,时间不多。”

    三人可谓连连保证。

    罗康安深吸了口气,去了,大步而去,快步出了小树林,直奔母女俩住址的楼道口进去了。

    姚先功三人则互相点头,各自观察四周,帮罗康安放风。

    而楼内,上楼的罗康安可谓一路的蹑手蹑脚,小心着观察四周,真正是像做贼一样。

    到了目标地门口,又左右看了看,紧张地敲了敲门。

    很快,门开了,门后的刘星儿一见是他,愣住了,“罗康安?”

    她正在打扮呢,正想趁母亲走了去找罗康安,没想到罗康安就来了。

    也不知是不是惊喜,但的确是惊喜的样子道:“你怎么来了?”

    罗康安原本是很紧张害怕的,但是目光在刘星儿脸上一扫,一看到对方那亭亭玉立的身段,顿时什么都抛到了脑后,霎时便是本色演出,笑道:“想你了。”

    够肉麻,但对想去见他的刘星儿来说,却是一言直中心扉,心里欢喜的不行,欢喜的有些忸怩,不知该说什么好,银牙咬唇。

    罗康安:“怎么,不欢迎我?”

    刘星儿醒过神来,才意识到这门口不是说话的地方,赶紧让路道:“进来吧。”

    待罗康安一进门,她还下意识伸头朝外面东张西望了一下,她也有些害怕,主要怕被母亲现,虽然知道母亲这个时候不会回来,但还是看一眼才放心。

    入内的罗康安四处瞅了瞅,心知肚明的问道:“刘夫人呢?”

    刘星儿:“我娘去了大营那边,一时不会回来。你喝茶吗?”说罢就要去倒茶。

    罗康安转身盯着她,“不用,我就是忍不住想来看看你。”

    这话真正是契合刘星儿的心情,她也是忍不住想去看罗康安的,现对方竟然和自己想法一样,这种两情相悦的感觉让她有种晕乎乎的美妙感。

    罗康安又四处看了看,问:“哪个是你的房间?能参观一下吗?”

    未出嫁女子的闺房哪是随便什么男人都能看的,可刘星儿嫣然一笑,竟是未排斥,走去打开了自己的房门,还笑道:“没好好收拾,有点乱。”

    其实只是说说,真有点乱的话就不会让他看了。

    罗康安进门扫了眼屋内的环境,二话不说,转身直接把房门给关了。

    这是干什么?刘星儿顿时紧张了,“别关门,不好…”

    罗康安却转身盯着她道:“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来见你了,我准备离开了,不知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见你,本想就这样离开的,但莫名的还是忍不住想来看看你。”

    刘星儿呆住了,怔怔看着他,可谓欲言又止,不过最终还是觉得孤男寡女这样共处一室不好,她还是闷声走了过去开门。

    然罗康安却不给她机会,身子一转,顺势从她后面搂住了她。

    刘星儿身子一绷,紧张的不行,伸手去掰他的胳膊,“罗康安,不要这样。”

    罗康安却在她耳边道:“如果我死了,你还会记得我吗?”

    刘星儿顿时僵住,好一会儿才低声道:“真的很危险,可以不走吗?”

    “如果是为了你,我可以背信弃义不走,为了你,做什么我都愿意,但是,给我一个留下的理由好吗?”罗康安在她耳边呢喃。

    刘星儿银牙咬唇,声音低不可闻道:“你想要什么理由?”

    罗康安突然将她翻转,搂住她,一口吻在了她的唇上。

    小树林里,三个人还在东张西望着,姚先功嘀咕着,“怎么去了这么久,还没问出结果来吗?”

    殷耀明突然抬手拍他肩膀,低声疾呼,“不好,丁兰回来了。”

    另两位立刻顺势看去,果然看到远处有丁兰的身影不慌不忙走回,高浦一惊,“好像比往常回来的早了。”

    “这家伙磨磨蹭蹭的,问个消息这么久,怎么还不出来。”姚先功手忙脚乱的,摸出手机赶快联系罗康安。

    ps:感谢“云彩2o11”大红花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