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密战无痕 > 第155章:反其道行之
    陈淼没有跟林世群说实话,他让吴天霖送走了兰儿,保护起来了,让宋云萍留在了曹杨新村22号。

    明面上看上去,他跟林世群想的一样,用“兰儿”来诱捕巫森。

    其实,这是他故意为之。

    巫森这样一个人,看似独行侠似的人物,无边无靠的,其人必定经过特殊的训练,尤其是他能弄到美式插销手雷,这岂是一般人能搞到的。

    背后极有可能有强大的实力。

    在上海,除了两统之外,其实还有不少重庆方面的势力暗藏的,陈淼一时间也摸不准这个巫森的来路。

    但可以肯定,其人必定是大有来头。

    他不想抓人,更不想杀人,但是他就怕对方脑子缺根弦儿,自己主动送上门来,那真是没办法了。

    这事儿要是他一个现,可以隐瞒不报,甚至韩老四知道了,也问题不大,除非他愿意看到自己青梅竹马的恋人去死。

    可吴天霖和宋云萍知道了,他就不能隐瞒,提前报备一下,就算被抓到小辫子,也就不怕了。

    还有,如果让陈明初介入,那他就是想救人,也做不到了。

    ……

    “陈三水,我一早就打电话找你,让你去安全屋,你为什么没去?”陈淼刚回到76号,唐克明就兴师问罪来了。

    “唐兄,我手下出了点儿状况,我去处理了,对不住呀。”陈淼呵呵赔笑一声,“来,喝口茶。”

    “借口,我不喝。”唐克明还真是生气了。

    “真的,我真没骗你,不信你可以去问吴天霖,他知道的。”陈淼拉上一个证人来,解释道。

    “真出事儿了?”

    “你说呢,韩老四这个家伙不争气,居然喜欢上一个舞女,还差点儿当了王八,你说这是不是混账?”陈淼气道,“就为他,我都差点儿把命搭进去。”

    “有这么严重?”唐克明表示不相信。

    “不信,我跟你说,事情是这样的,前天晚上,韩老四这小子跟芦苇说,要出去给我买宵夜,我一听,还挺高兴的,可等我忙完了事儿,做等不回来,右等又不回来,于是,我就跟卢苇上街去找人……”

    “原来小黑巷子你的那三个人持刀的家伙是你打死的?”唐克明惊讶的掩住了嘴巴道,“潘达那小子还说是谁干的,那三个家伙是白玫瑰给舞厅看场子的,是高老板的手下,为这事儿,高老板下了江湖追杀令,要把杀人凶手找出来。”

    “高老板?”

    “就是高鑫宝。”唐克明道。

    “这么说,我有麻烦了?”

    “屁的麻烦,他要是知道是他手下的人打劫你,还被你反杀了,屁都不敢放一个,估计,还的上门赔礼道歉呢。”唐克明道。

    “我记得还有两个人,被我打伤了,他们没认出我的身份?”陈淼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他们估计是溜了吧,出了这事儿,还不赶紧溜之大吉,等着别人上门找麻烦?”唐克明道,“你要是真想追究,咱可以狠狠的敲那高鑫宝一下子,他那个丽都舞厅虽然比不上百乐门,那也是相当挣钱的。”

    “别整天想着敲诈勒索,咱们现在都是有正经身份的人了,汪先生组建新政府,我们都是政府官员,整天把敲诈勒索放在嘴边,搞的我们就像是土匪流.氓似的。”陈淼轻斥一声道。

    唐克明一呆道:“三水老弟,你怎么跟主任说的话一模一样,就刚才这个语气,这个神态,简直就是神了。”

    “我为这事儿都快头大了,韩老四那小子跟这个舞女还是青梅竹马的老相好,这因为一场大水失散,居然能在上海碰到,本来应该是缘分,可结果呢,喜剧变成悲剧,这小子现在被我关了禁闭了。”

    “那这事儿不就完了,说说我那个事儿呗?”唐克明道。

    “陈明初让你来的?”

    “不是,我自己……”唐克明支支吾吾一声。

    “我就知道,他跟咱们不是一伙的,你为什么听他的,非得还把我拉进去,告诉你,我没空,主任可把和运烈士追悼会的布置任务交给我了,我可没空。”陈淼根本不给唐克明开口的机会。

    “三水老弟,你当真不帮忙?”唐克明道。

    “不是我不帮,这个案子,我得避嫌,何况,我要是掺和进去了,破了案,功劳算谁的?”陈淼道。

    “那你跟我们参谋,参谋也不行?”

    “不行,要是帮你,可以,但要是帮陈明初,绝对不行。”陈淼断然拒绝道。

    “那你就当是帮我,帮我总成吧?”

    “唐兄,这个案子,我劝你也别掺和太深,让陈明初自己想办法,主任不过是让你协助办案,就算案子办成了,凶手抓到了,这功也是他陈明初,你怎么就不明白呢?”陈淼哀叹一声。

    “对呀……”唐克明一拍脑袋,猛然醒过来。

    陈淼道:“你呀,该出力的出力,该协助的协助,何必上赶着帮人家呢?”

    “不是,三水,我这……”唐克明还想要说什么,但是这一开口,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你要在我这而喝茶,随意,我呢,没工夫陪你聊天。”陈淼整理了一下桌上的文件,站起来道,“我有事儿,失陪了。”

    ……

    “三哥,兄弟们都安排好了,兰儿姑娘那边安排了三个人,小宋这边是四个人,还有两个在家里值班,纠察大队不能没有人。”陈淼从办公室出来,碰到了外面回来的吴天霖。

    “我知道了,别人问我纠察大队出去做什么了,你知道该怎么说了吗?”陈淼点了点头,反问道。

    “这个……”

    “你就说替我办事去了,至于什么事儿,无可奉告。”陈淼道,“利生赌台的麻六那边怎么说?”

    “麻六说,他已经联系了七八家赌台,他么都表示愿意,但对科长您的实力表示怀疑?”吴天霖道。

    “他们是担心我没能力罩得住他们,对吗?”陈淼当然听得出来,纪云清一死,底下人树倒猢狲散,有的人琢磨着自立门户,有的则想着下面该找谁当靠山。

    “是这个意思。”

    “不着急,替我约一下丽都歌舞厅的总经理高鑫宝,就说,明天我在沧州饭店请他吃饭。”陈淼吩咐道。

    “三哥,您要请高鑫宝吃饭?”吴天霖道,“您这是要摆鸿门宴呀?”

    “还有白玫瑰歌舞厅的那个卢老七,你给我一并叫上。”陈淼又吩咐道。

    “明白,三哥。”

    “走,咱们去看看韩老四去。”陈淼轻轻一挥手。

    禁闭室!

    韩老四其实被关进来没多久,里面就一张板凳,连个躺下睡觉的地方都没有,不过,有人心还是比较宽的。

    一张凳子,他都能躺着睡着了。

    开门,陈淼走进去,一脚就踹了过去,将韩老四从美梦中给摔醒了。

    “哎哟,谁特么踹老子……”韩老四屁.股着地,摸着爬起来,骂骂咧咧一声,抬头一看是陈淼,马上就换了一副讨好的笑脸,“三哥,是您呀,我刚才做梦呢,可没骂您。”

    “我关你禁闭,是让你来反省的,不是来让你睡大觉的。”陈淼没好气的一声。

    韩老四脸色讪讪,忙弯腰下去,把倒在地上的板凳扶起来,用衣袖擦拭了一下上面沾染的泥土:“三哥,您坐,我这是反省来着,可实在是困了,就没忍住睡着了。”

    “你还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你就不担心你那个青梅竹马的相好的安全,那个巫森可不是一般人?”陈淼道。

    “他应该不会对小秋怎么样吧?”韩老四挠了挠头道。

    “愚蠢,就他这样的人,能够给小秋一个稳定的生活吗?”陈淼厉声道,“难道你就这样放弃了?”

    “三哥,我不放手又能怎样,当初是我辜负了她,另娶他人,现在又有怎么资格再要求她选择我呢?”韩老四苦笑一声道。

    “小秋跟那个巫森才多长时间,很多时候感情只是一时冲动,可真到了过日子就不一样了。”陈淼道,“你有稳定的工作,每个月还有固定的薪水,能在上海给她一个安稳的家,那个巫森能给她什么,除了颠沛流离之外,还有危险。”

    “危险,不会吧……”

    “你跟了我也有两个月了,我就算没有认真教过你,你也学会不少了吧。”陈淼示意吴天霖把从韩老四身下取出的美式手雷拿了过来,“告诉我,你有本事弄到这个东西吗?”

    韩老四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一个能弄到美式手雷,又把它随身带在身边的人,你说她会是什么人?”陈淼问道。

    “杀手?”

    “你还不傻,这个巫森很有可能就是一个杀手。”陈淼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你心爱的女人跟一个杀手去过那种朝不保夕的日子吗?”

    韩老四拳头紧攥起来,眼圈瞬间红了。

    “我过誓,如果让我有机会再遇到小秋,一定不会辜负她,一定会让她过上好日子!”

    “那就拿出你的行动来,然沅秋姑娘看看,你才是她值得托付终身的人,而那个巫森不过是她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而已!”陈淼重重的道。

    “三哥,你说得对,我要去找小秋,我要跟她说清楚,如果她还要跟那个巫森走,那我无话可说!”

    “对,男子汉大丈夫,就算输,也要输的明明白白,光明正大!”

    “三哥,我要出去找小秋。”

    “不睡觉了?”

    “不睡了,找到小秋,我再回来睡,到时候您关我多少天都行。”韩老四瞬间变得斗志昂扬道。

    “好,我给你这个机会,但如果你不想人前丢脸的话,别到处瞎嚷嚷。”陈淼点了点头。

    “我知道,三哥,我又不傻。”韩老四嘿嘿一笑。

    “去吧,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吃饱了饭,再去找人。”陈淼道。

    “是,三哥。”

    ……

    “三哥,您是打算让韩老四找这个巫森,就不怕……”吴天霖惊讶的望着韩老四斗志昂扬的背影,小声在陈淼耳边问道。

    “我们不熟悉沅秋,但韩老四不同,他们是青梅竹马的恋人,对沅秋的习性非常了解,而且巫森如果真的钟情沅秋,那他不会轻易杀韩老四的,只要韩老四一个人。”陈淼点了点头。

    “您这是打算来一个双管齐下。”已经知晓一些内情的吴天霖竖起大拇指道。

    “少拍马屁,找人盯着陈明初那边。”陈淼吩咐道。

    “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