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三、才子佳人,棋逢对手(二十四)
    乔寿民把自己打听来的消息一一道来,让王崇也不由得大吃一惊,心头震撼。

    杨家家大业大,正房的一支,就住在扬州外的一处庄园里。

    就是杨家正房这一支,一夕之间,满门死绝,据说死状都惨不忍睹。

    乔寿民得了消息,就赶紧来跟王崇说知。

    乔寿民倒也不是觉得,这位阳县的少年郎有什么手段,可以破了这个案子。只是整日价相处,王崇身上那股淡然恒定的气质,让他觉得心安,愿意跟他说些闲话罢了。

    王崇听得事情的始末,也不由得微微震惊,心头暗忖道:“这可不是魔门手段,这怕是……被魔头夺魄了罢!”

    魔门和道门正宗最大的区别,就是修行的道路不同!

    道门虽然道法千万,但归根究底,不脱炼气的路数。

    魔门秘法千变万化,但最根本的核心,就是——天魔夺道!

    据说,域外虚空,有无数魔头,无形无质,来去无踪,只要勾留生灵的一点念头,就能翩然下界,以无穷手段蛊惑人心,待得生灵入瓮,就一点点蚕食生灵之灵性,最后取而代之。

    故而道门最重降魔的手段,免得被天魔所趁,坏了道行。

    魔门的根本心法,却是幻变心灵,勾引天魔下界,再以无上秘法斩杀魔头,夺了魔头的法力神通,此为——天魔夺道!

    魔头的法力神通,哪里是容易夺取?

    古往今来,魔门弟子,不知有多少是死在天魔夺道这一关,不能斩杀魔头,反而被魔头诱惑,一身功力,丧尽流水,身死道消,魂魄散灭。

    天魔夺道危机无穷,好处亦是无穷。

    只要斩杀一头域外魔头,法力道行就能飞跃一个大层次,就如道门“无上灵丹吞入腹,从此驾风上九宸”,乃是莫大的机缘。

    天魔夺道虽然是极厉害的手段,能够增长修为,习获神通,但魔门正宗如道门一般,也讲究循序渐进,徐徐图之。

    各大魔门的弟子,要先修成五阴魔,六欲魔,渡过长生劫,炼就克制魔头的神通法力,又有师长护持,才会进行天魔夺道。

    旁门外道,就一言难尽,贪图天魔夺道的种种好处,急功近利者比比皆是,修为不足,也要强行天魔夺道之辈,简直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

    就算的魔门六大正宗,十个弟子里有一个能天魔夺道,已经算是侥天之幸。

    更次一筹的别传,旁门,外道,死在天魔夺道这一关口的不知凡几,只有千百分之一能够侥幸,剩下的几乎都是被魔头夺了魄,倒行逆施,乃至化为魔物。

    王崇所虑的并非无的放矢。

    不拘魔门道家,终究都是修行中人,毕生苦苦追求的,不外是修成上乘法术,乃至破空飞升,逍遥天外。

    就算魔门也甚少有无缘无故残伤生灵的举动。

    燕北人跟王崇提起,鸦道人门下胡九归和种崖,伤害许多人的性命练九鸦魇神术。

    王崇也没太多在意,此乃魔门弟子日常行径,他也没有路见不平,斩邪除恶的念头。

    此时思来,王崇却有些意动。

    若是胡九归和种崖真的被魔头夺了心灵,他还真要出手。

    魔头一旦降临人世间,就会不断吞噬生灵,壮大自身,对魔头来说,最好的资粮,就是修道之人,尤其是修魔道之辈。

    王崇修为浅薄,正是魔头的最好粮食,就算他不出手,魔头也会来寻他。

    反过来,魔头也是魔门修士最为渴盼,助长功力的外物。

    修道之路,披荆斩棘,万事都要一身承担,魔门修士更讲究,与——天魔争锋!

    至于去寻人求助,王崇根本想都没想过。

    去寻人相助,还不如直接跑路,岂不是更安全?

    乔寿民说的口干舌燥,却见王崇有些神思不属,一口饮尽了胡苏儿奉上的香茶,颇有些忧心忡忡的问道:“也不知道官府那群废物,能否破了这个案子。”

    王崇喝了一声道:“胡苏儿!去把燕先生叫来,再准备几样礼品,我要去杨家吊唁!”

    乔寿民略略犹豫,说道:“为兄跟杨家却没什么交情,你帮我准备一份礼品,我就不去了。”

    王崇知道乔寿民不大瞧得起这些武林世家,也不劝说,只是道:“乔兄就在此处稍歇,我还要去寻司徒兄,好结伴同去。”

    这边话音还未落,就有下人来禀报,司徒有道过府来访。

    王崇知道必然是杨家的事儿,惊动了司徒有道,就同了乔寿民一起出去迎接。

    司徒有道脸色也颇惶然,见了两人,也不寒暄,说道:“我是来请惊羽小弟跟我一起去杨家吊唁,乔兄可去否?”

    乔寿民叹息一声,说道:“我还是不去了,你们两个去尽一份心吧。”

    司徒有道也不跟乔寿民客套,扯了王崇就要走。

    王崇也只能让燕北人和胡苏儿赶紧准备车马。此番是去吊唁,须得带些人手,不然难道空手去,那些礼物总要人搬抬。

    司徒有道来的匆忙,也没来得及准备拜祭的东西。

    王崇叫了七八个下人,一并去扬州府最大的丧葬店铺,购买了拜祭的事物,这才备了马车,叫了司徒有道一起同行。

    去杨家吊唁,诸般事情杂乱,王崇却处理的井井有条,司徒有道也不由得暗暗称赞,两人在马车里,这才有暇交谈。

    司徒有道语气低沉,说道:“杨家死了近三百余口,还剩下的族人大怒,邀请了近百位江湖人,要搜寻凶手。为兄惦念杨家的人死的太惨,这个凶手肆无忌惮,怕还会胡乱杀人,也奉了约请……”

    王崇微微惊讶,但也知道,此乃应有之意。

    曹杨两家是武林世家,遭遇如此大难,必然不会全指望官府查案,自行组织人手报仇,也是江湖的惯常规矩。

    只是他想不明白,司徒有道为何也掺和其中。

    司徒有道虽然文武双全,但他乃是正经出身的士子,并非江湖豪侠,这种动辄杀人的江湖寻仇,对一个读书人来说,乃是对前途大有干系的事儿。

    乔寿民就是知道此节,所以才不来吊唁。

    当然,他跟杨家并无交情,才是更主要的原因,也没见谁家死了人,路人都一窝蜂去吊唁,那是吃绝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