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活 > 第150章 潜逃的忍者“龟”
    (两个选项你追我赶,打得难解难分,六爷小胜一筹,那就都写吧)

    晓圆去看门,不一会儿功夫,尹鹤看到奇怪的一幕,只见茂茂背着尹·存温·六快步进来。

    尹鹤吓了一跳,蹭的站起来,“爸,你这是怎么了!”

    他首先去看老爹的腿,难道是拍戏受伤了?

    老六哈哈一下,从茂茂背上跳下来,“我没事啊。”

    “没事,没事你让茂茂背你!”尹鹤松了口气,又看茂茂,“还有茂茂你干嘛背着他啊?”

    茂茂一脸无奈,“我打赌输了。”

    茂茂讲述了一下刚刚在门口的遭遇。

    他知道尹鹤家在这里,但这还是第一次来,正在门口寻思着要不要先打个电话的时候,背后就有人拍他,一看,竟然是他六爷爷,穿的还破破烂烂的,完全配不上尹鹤他爹的身份。

    茂茂寻思着直接让六爷开门,结果尹老六也没钥匙,也没录入指纹,也没录入虹膜。

    天可怜见,这道门,云遮月能开,孟繁舒能开,晓圆大芳能开,林祥嫂也能开,就连二狗子搞不好都能打开。

    幸好老六心宽,不在乎那个,按下门铃,他瞅着尹家最坏的坏小子,想要逗逗他。

    两人做了一个赌约,猜是谁来开门的,输了的要背赢了的进去。

    茂茂不敢,他不敢赢。

    但他也不敢拒绝,谁让他是个孙子呢。

    茂茂猜那个大高个,老六猜是晓圆,他并不知道大芳被留在米國了,所以他承认他有赌的成分,但他赌对了。

    茂茂也彻底松了口气。

    听完后,尹鹤问老爹,“万一你猜错了呢,茂茂这大体格子了,你受得了吗,多大人了,还跟小孩子玩这个。”

    老六哈哈一笑,“我猜错就要看茂茂怎么办了。”

    茂茂嘿嘿一笑,“要是我赢了,我就让六爷背我,不过背我进了门槛就行。”

    不愧是做饭店生意的,会做人。

    尹鹤招呼林祥嫂给茂茂端茶递水。

    林祥嫂算是茂茂喜欢的类型,不过他可不敢多看,规规矩矩接过茶水。

    尹鹤先看老爹,“爸你怎么穿成这样了,而且剧组现在应该还没杀青吧,你怎么回京了?”

    老六展示了一下自己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得意道,“这是电影后半段,我落魄了,众叛亲离了,所以就变成这个造型了,这一段还没拍呢,不过导演受伤了,也拍不了liao了le,就给我们放了三天假。”

    “啊,受伤了,什么伤啊,严不严重啊?”尹鹤连问。

    “不算很严重,捅蜂窝让马蜂给蛰了,送县医院输液呢,所以剧组暂时就先停一下,反正小剧组,也花不了几个钱。”

    “我倒是不心疼钱,只是他一个导演没事捅什么马蜂窝啊?”

    “拍戏现场有个这——么大的马蜂窝,”老六比划了一下,“好几次都蛰到剧组的人了,他看不下去,就带头去捅,我当时是不知道,我要是知道,肯定不能有人受伤,我当年捅过多少蜂窝啊,一直保持零事故!”

    老六说的贼自豪,这个尹鹤承认,他小时候有一阵农村流行收蜂窝,可以卖钱做药材。

    尹鹤班里的小伙伴们每天中午不睡觉,到处找蜂窝去捅,捅下来卖给收蜂窝的药材商,也就是赚个冰棍钱。

    老六看着眼馋蛊惑尹鹤也去捅,给他赚点私房钱,尹鹤理都不理,捅蜂窝哪有读书有意思啊。

    见儿子不出手,老六就自己动手,开始跟小孩子抢生意。

    他毕竟是大人,而且捅蜂窝确实有些心得,屡屡得手,而且那些小孩京城被蛰的鼻青脸肿,他却从来没挂过彩。

    随着老爹屡屡得手,很快就把当地蜂窝的价格打了下去了,闹得尹鹤班里的同学们怨声载道,可又敢怒不敢言,那时候宋老师还是小学老师呢,谁敢说她老公的不是啊。

    见到亲人,尹鹤还是很开心的,“那这两天你也不打算回去看看我妈啊,她可总念叨你呢。”

    “哦,是吗!”听到被媳妇儿念叨,老六眼前一亮,不过很快就摆摆手,“不去不去,我怕见了她出戏。”

    尹鹤投资韩桀1000万就是让老爹玩的,没想到他玩的还这么认真,尹鹤问,“那看到我你出戏不?”

    尹老六:“谁说不出啊,其实我回京城就没想见你,我就想装成一个落魄老头在大城市转转,找一下戏里的感觉。

    “这不是转到咱家门口了吗,我看到有人鬼鬼祟祟的,还以为是狗仔队的呢,这才有了后面这一出。”

    茂茂很委屈,我这是标准的老板身材,我哪像狗仔了啊!

    “那你不住我这啊?”

    “不住啊,我打算找个天桥住下,体验剧中人的心情。”老六说这话的时候还有种跃跃欲试的兴奋。

    他站起来,“行了,你们哥俩聊吧,我先走了。”

    虽说已经快六月了,晚上不冷,但老爹要睡在大街上,尹鹤哪能放心啊,他追上老爹,“要不是还是找个地下室住吧,外面万一遇到坏人呢。”

    尹老六摆摆手,“外面怎么了,八十年代我在京城混生活的时候,啥艰苦条件没试过啊。

    现在京城治安这么好,晚上外面也那么热闹,我睡外面没准比地下室还安全呢。

    行了,别管我了,韩导说了,后面这段戏是这部电影的重中之重,我可不能拖剧组后腿。”

    看着老爹认真的样子,尹鹤觉得自己简直太咸鱼了,他没再说什么,只是让晓圆跟着,别被他发现。

    老爹连个饭都没吃就走了,还带走了个晓圆。

    晓圆走前还不太放心,毕竟家里来了陌生人,而且大芳也不在。

    于是她找到林祥嫂,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让林祥嫂充当一个保镖的职责。

    “我,我这算是替补吧!”林祥嫂激动地擦了擦手上的水。

    “也就是个临时工,”没事不要紧,出了事拿你是问的那种,“干不?”

    “干!”

    ~

    他们一走,茂茂放轻松了写些,跟老六差着两辈,压力有点大,不能太随便,还是跟鹤叔这种中年同龄人要轻松一些。

    他笑得跟弥勒佛似的,拎起一个包,“六爷没口福啊,好东西看来要留给你独享了!”

    “是你们饭店的美食吧?”尹鹤问。

    茂茂摇摇头,打开袋子,里面竟然趴着四只王八,也叫甲鱼,或者鳖。

    还是活的!个很大!

    茂茂得意道,“我在武瀚一个朋友开了个鳖场,是胡北养鳖大王,专门给我的饭店供应活鳖,这四只是他精挑细选出来的,营养价值极高,这么说吧……”

    茂茂刚要说,见林祥嫂就站在尹鹤身后,死死盯着他。

    茂茂忙压低声音,凑到尹鹤耳边贱嗖嗖道,“这鳖我一周吃一次,就足够应付我们家那四个了,咱们男人吃这个,好处大大的。”

    他拍拍肚子,发出雄心壮志,“我这还想再找个老五呢!”

    尹鹤觉得自己的身板倒是够用,当初云老师她三舅一个疗程的中药就已经让他浴火重生了,不过男人对“补”这件事从来是不嫌多的。

    尹鹤笑笑,“那就谢谢你啦,小林,晚上拿一只熬个汤,另外三只找个桶养着,日后再吃。

    “哦,还有告诉明真,让她晚上务必过来吃饭,就说她老家来qie了。”

    见尹鹤笑纳了,茂茂又道,“如果鹤叔你吃着觉得不错,以后我就定期给你送甲鱼,你能吃我朋友家甲鱼,他肯定觉得特荣幸。”

    林祥作为一个北方人,还真没怎么接触过甲鱼汤这玩意,看来又要网上查菜谱了。

    她刚要去抓王八,四只王八里就有一只呲溜一下,跑了!

    它跑的方向是池塘那边,林祥和茂茂两人去抓,结果都没抓住。

    尹鹤屁股都没抬,看着那只王八纵身一跃,跳入池塘。

    林祥忙控制住剩余三只,茂茂则撅着腚在池塘边,想要捞起那只甲鱼,但连个马甲都看不到。

    “或许这就是它的命吧,行吧,三只也够我吃一阵的了,”尹鹤让两人罢手,又笑道,“幸亏不是四只都逃了,要不我还真担心会有四只忍者神龟回来找我报仇呢。”

    茂茂忙道,“就算找也应该找我!”

    林祥则纠正道,“忍者神龟是乌龟,不是王八啊。”

    尹鹤:“显得你看过忍者神龟是吧,那你能说出四只神龟的名字吗。”

    “我……我还是去做甲鱼汤吧。”林祥对外国人名有阅读障碍,完全记不住,有本叫《诡秘之主》的神书她就因为这个原因死活看不进去。

    林祥也走了,池塘边只剩尹鹤、茂茂和狗。

    茂茂站起身,“那什么,我就不打扰鹤叔了,我就先走了。”

    “走什么走,中午留下来吃饭。”尹鹤不像是客套,一锤定音道。

    茂茂立即答应,“那行吧,我蹭个饭,哎呀,你这大四合院真特娘的气派啊,得十几个亿吧!”

    “没那么贵,报摊文学不可信,十几个亿的要么是特别特别大,要么是有传承的古建筑,还得是内外兼修的,一般四合院均价20万左右就差不多了,我这算是个四合院高仿,近代作品,就图一宽敞,狗子能撒欢,猫能随地大小便。”

    尹鹤起身,带着好奇的茂茂转一圈,两人边走边聊。

    “我在老家就听我六奶奶说六爷当演员呢,还演男主角了!”茂茂说起刚走的老六。

    “老有所乐吗,他喜欢就给他投个资,正好导演是我校友,而且也不算太贵,如果是大片我可舍不得。”

    茂茂笑道,“万一我六爷火了,没准大片直接就找上门了呢。”

    “承你吉言吧,对了,你不急着走吧,过几天我饭店开张,总经理是你介绍的,你肯定得来吧。”

    现在尹鹤也不假借热芭之名了,直接承认饭店是自己的。

    “啊,这个嘛,如果有时间我肯定参加!”茂茂似乎有点为难。

    “你来京城是有别的事?”尹鹤问,也是,总不能专程送王八啊。

    “我这次是来参加一个演唱会的。”茂茂老脸一红。

    尹鹤倒是没笑话他,作为一个中年人,虽然追星啥的显得有点羞耻,但也是可以理解的,谁没年轻过啊,他们也是听着周杰轮等歌手长大的一代,也曾有过抄歌词的狂热。

    尹鹤又问,“谁的演唱会啊?”

    “火剑少女幺零幺。”

    “谁!?”尹鹤震惊了。

    茂茂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哎呀,早知道我就该瞎编个理由的,万了,我成熟稳重的形象彻底崩塌了!”

    尹鹤宽慰他道,“没事,我不笑话你,只是你怎么想起听她们的演唱会了,感觉这应该是你女儿干的事啊。”

    茂茂:“我喜欢她们很久了,当初创造幺零幺的时候我可是全程观看投票的,而且这是她们最后一场演唱会了,观众席里必须有我来见证啊!”

    原来这个火剑少女是个合约团,规定成团两年就自动解散了,而下个月就是成团两年之期,到时候11位成员就会自己发展了。

    所以这次的解散演唱会非常隆重,不仅把地点设在了鸟巢这种大型体育馆,而且还邀请了很多圈内明星如罗志翔,张捷,SHE等,这大概就是歌曲不够,嘉宾来凑吧。

    提前一个月票就被卖光了,就连茂茂这种有钱人都只有一张位置不佳的票,他提前来京城,就是为了能弄一张位置好一些的票。

    顺便给他鹤叔送几只王八补身体,毕竟他也听说了杨蜜、新原结衣等传闻,别管真假,他就当真的了。

    尹鹤问,“这个火剑少女,你最喜欢谁啊?”

    “那还用说,村花妹妹啊!”茂茂理所当然道,他这种喜欢还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他觉得这是很纯洁的一种感觉。

    尹鹤指着茂茂脚下的土地,“喏,她之前就在这里吐过痰。”

    “什么!”茂茂立即趴下,仔细看着脚下似乎有别于周围的土地。

    他刚要陶醉其中,猛然醒悟,“你们认识!?”

    “是啊。”

    茂茂无力地瘫坐在地上,“那你们……”

    尹鹤:“没睡。”

    茂茂立即原地复活,“我就说她不是那种女孩嘛!”

    尹鹤,难道不应该夸自己是正人君子吗,切,脑残粉。

    茂茂碰碰尹鹤,“鹤叔,这个演唱会你不参加啊?”

    尹鹤:

    …………

    要参加吗?

    1、参加啊。

    2、不参加。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