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活 > 第36章 夜送寡姐吟留别(求推荐投资!)
    他来了,他来了!

    在尹老六期待的目光下,俞翔终于迈着六亲不认的富二代步伐走来了。

    老六和老纪瞬间入戏,老六挥舞着锄头挥汗如雨,并偷摸寻找着镜头。

    老纪则直接迎了过去,亲切道,“翔少!”他还向后看了看,就一个人吗?

    俞翔大摇大摆鼻孔朝天道,“老纪啊,还有几天完工啊,我还想着开泳池派对呢。”

    你个憨货,大冬天开个屁的泳池派对啊,不过他还是笑着配合,“翔少,最多一周就能完工呢,你看,主体部分已经弄完了。”

    俞翔拍着他的肩膀,“好好干,到时候我给你们工资翻倍!”

    听到这,尹老六演不下去了,他也没见到摄像头,当即怼了回去,“工资可不能你说了算!”

    俞翔还在戏里,抖着退问,“这谁啊?”

    老纪犹豫了一下,在他耳边道,“尹先生的父亲。”

    俞翔:“……”

    他瞬间出戏,迈着妖娆的步伐走到老六身边,躬身道,“大爷,我说着玩呢,您别当真啊。”

    俞翔已经开始了做滴滴司机的日子,刚刚完成了第一单,这第一单是一个绝色美妇,目的地就是这个四合院门外,然而那女人饱含深意地看了看大门,就走掉了,然后他就想着,反正到自己家了,那就进来试试戏。

    “谁是你大爷,我是你六爷。”

    “六爷艾六爷,您到时候可不能这么拆我的台,过阵子我就要带人过来演戏了,您要是突然来这么一句,这戏不就穿帮了吗。”俞翔耐心解释。

    尹老六放下锄头,“还不是因为等你等了一整天,我来气啊!”

    “原来六爷您想看我们演戏啊,不过我们这个演戏的方式有点特别,没准就什么时候过来演一场,没准点的,”俞翔小心陪着不是,“要不这样,咱俩加一下微信,什么时候要过来拍戏了,我再通知您。”

    尹老六一想,“这个好,这个好!”

    两人互加了微信后,俞翔立即惊叹连连,“哎呦六爷,连斯嘉丽·约翰逊您都认识啊!”

    “都是朋友,熟!”

    “哎呀,您这六爷才真是国际呢!”俞翔啧啧称奇,尹先生的人脉果然非同一般。

    老六笑着提醒,“别忘了点赞。”

    俞翔笑道,“回头我给您全补上!”

    正谈笑间,俞翔的手机滴滴地想起来了,又来单了,而且这次就是目标人物!祝语卉!

    “六爷,不聊了,我这边还有事,应该很快就能过来了。”俞翔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百达翡丽,告辞离开。

    尹老六看着俞翔的背影,背着手道,“好戏就要上演了!”

    ……

    对陶籽,尹鹤最终也没松口投资的事。

    相对于音乐,他感觉影视更有投资的价值,回头要把毕导的那几部新作看一看才行。

    他帮了自己这个忙,怎么也得意思意思才行,要不然就太不够意思了。

    不过对一脸热忱的陶籽,尹鹤也没把话说死,“这样吧,回头我听听你的那些歌,听完之后再做结论。”

    “谢谢尹先生。”

    “别这么见外,你是聂倩的表妹,叫我鹤哥就行。”

    “我能把鹤去掉吗,以后我叫你哥了!”陶籽套近乎道,眼前这根金大腿可是要抱结实喽。

    尹鹤摇摇头,“那不行,我妹会不高兴的。”

    虽然再一次被尹鹤拒绝,不过陶籽并不气馁,“那还是叫鹤哥,但在我心里,你就是我亲哥!”

    陶籽还有自己的小心思,在音乐圈这两年,她见过太多对自己心怀叵测的男人女人。

    你要是真谈恋爱也行啊,可基本都是抱着玩玩的态度,有的还是已婚的,那特么谁跟你玩啊!

    她怕尹鹤也会觊觎自己的身体,想要玩玩,所以提前明确了兄妹关系。

    对此尹鹤没有再说什么,认个妹妹也无所谓,这个姑娘反正不适合当他老婆,这大花臂,估计能让身为人民教师的老妈愁死。

    不过妹归妹,投资这种事,要么为了赚钱,要么为了培养团队,总不能白白扔钱。

    在尹鹤出国之前,国内音乐行业已经死了,实在看不出什么投资的必要。

    想到投资,也不知道那三个清北的大学生在阿芙那里碰壁了吗。

    想着公司就在不远,而且自己还不曾去过,于是尹鹤按照记忆中的地址找了过去。

    是这栋楼没错,但在几层记不太清了。

    名片也送人了,幸好手机还有电,给阿芙打了个电话,孟繁舒立即到楼下接他。

    看到穿着一身职场装的孟繁舒,尹鹤只是晃了一下神,就反应过来,对哦,自己已经把她发配到这了。

    “你真够可以的,自己的公司都不知道在哪儿。”孟繁舒不客气地吐槽。

    “我又没来过,不知道很正常啊。”

    “哪有你这么当老板的,公司上下只知道阿芙,都不知道你尹鹤,你对她就这么放心啊!”

    “啧啧啧,我就说不能在公司安插亲戚吧,这就开始挑拨离间了。”尹鹤好笑道。

    孟繁舒气的眼圈都红了,身子一扭不去看他,“不识好人心!”

    大堂人太多,尹鹤控制住没去安抚她,平静道,“那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和阿芙的关系并不是你们看到的那么简单。”

    “难道,难道你们……”孟繁舒错愕地看着尹鹤。

    尹鹤想了想,那样应该不算吧。

    于是他理直气壮戳了戳外甥女的额头,“想什么呢,我们是过命的交情,这个就不跟你详谈了。”

    这时电梯下来了,一个漂亮女人从里面出来,她似乎见过孟繁舒,还跟她点头笑了笑,然后自信地离开。

    两人上了电梯,尹鹤问,“是公司的人?”

    “哦,你说那个女人啊,”孟繁舒道,“好像是会计事务所的人,过来谈慈善基金的事,叫啥来着,好像是个复姓……”

    尹鹤猜测道,“欧洋诺?”

    “对对对,就是这个名,你知道啊?”孟繁舒惊奇道。

    电梯是透明玻璃的,尹鹤居高临下看着越来越远的女人,她竟然还在大堂转了个圈,可见内心掩饰不住那份开心了。

    果然漂亮啊!而且竟然有点可爱,性格应该不错。

    她跟云遮月年龄相仿,或许应该大一些,都是熟透了的美妇,只是一个哀愁,一个喜乐,各有各的美法。

    想到这,尹鹤又把今天的红包发过去,希望能让那个哀伤的小妇人开心一些吧。

    只是欧洋诺这种颜值性格竟然还没男朋友,还要靠女儿推销,不合理啊!

    “喂,你还没看够啊!还看得清吗!”孟繁舒终于忍不住了,“她比你大多了!”

    尹鹤收回目光,低头看着她脖子之下,“她也比你大多了~”

    正当孟繁舒准备反驳的时候,楼层到了,迎面就是公司前台和核心投资金融公司的烫金大字。

    这座大厦的58层整层都被阿芙租了下来,这是她能租到的最高楼层,她知道尹鹤喜欢居高临下。

    虽然现在利用率还不到四分之一,不过公司也一直在招人,估计明年就能充实一大半了。

    踏入公司,阿芙立即迎了出来,然后对着工作中的全部员工道,“让我们欢迎我的boss尹鹤先生!”

    众人对于这个新来的年轻人都报以新同事的友善掌声,只是拍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刚才芙总说的是新同事吧?”

    “应该是吧。”

    “我怎么听着是boss啊?”

    “大大大老板?”

    “这么年轻吗,我的心肝脾肺肾啊!”

    这里面也有阿芙从米国那边调过来的外籍员工,用蹩脚的中文为大家科普尹先生的传奇。

    也认识过了,阿芙拉着尹鹤去办公室,结果孟繁舒拽住了尹鹤的另一只胳膊。

    她坚持道,“芙总,不让大老板讲几句话吗,毕竟是第一次和大家见面啊。”

    阿芙奇怪地看着尹鹤,“还要讲吗?”

    她知道尹鹤并不喜欢讲话的,省点唾沫干点别的不好吗。

    尹鹤知道小舒无法理解他和阿芙小倩的感情,也不愿驳了她的好意。

    “那就简单说两句吧。”

    听他这么说,孟繁舒露出胜利的微笑,听惯了领导讲话,只要听到这句话,没有半小时是停不下来的。

    尹鹤轻松道:“阿芙是你们的老板,我是阿芙的老板,老板的老板也是老板,所以我是你们的老板,这个逻辑没问题,身为老板,有些同事是第一次见面,可能也是最后一次见面……”

    有的人已经开始紧张了,难道大老板刚来就要开除!就要清洗!

    哎呀,我是不是跟芙总走的太近了,不会被认为是芙党吧!

    尹鹤继续道:“因为我可能不怎么来公司,现在马上就要下班了,为了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晚上大家一起吃个饭吧,所有的消费我来买单!”

    然后他看了看孟繁舒,“我说的是不是多了点。”

    毕竟说好说两句的,结果说了两段。

    孟繁舒眉毛跳了跳,就这。

    阿芙早就不耐烦了,“好了,不说了,等会儿吃饭再慢慢聊。”

    说着,阿芙就把尹鹤拉到了他的办公室。

    这是最大的一个办公室,显得特别空荡,尹鹤觉得有点浪费,“我又不办公,跟你用一个办公室不就好了,也方便。”

    阿芙:“如果将来员工太多,我就把这个办公室拆成格子间。”

    “额,我就是客气客气。”

    “虚伪。”

    尹鹤笑着拍了拍老板椅后面的超大实木书架,“书架不错,空着可惜了。”

    “回头我让秘书给你采办一些书籍吧。”

    想也知道买来的都是些什么书,尹鹤摆摆手,“我自己买就行,当然要挑自己喜欢的啊,平时还能看看。”

    “随便,”阿芙耸耸肩,“不过我估计你也不怎么来,我还想着买一堆书皮放这呢。”

    “听说你在股市又赚了比狠的,别那么抠行不行~”

    说起这个,阿芙雀跃道,“正要跟你说呢,你捐款的钱赚出来了!”

    “哦,那个姓陆的应该也没少赚吧。”尹鹤挑挑眉。

    “他风险还大呢,一旦出事,他不仅要破产,还得蹲班房,”阿芙道,“不过现在看来还是比较稳的,不用立即离场,再赚他一个亿不成问题。”

    尹鹤:“你自己决定就好,赔回去也无所谓,基金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阿芙道:“明天就可以签合同打款了。”

    尹鹤:“好,明天陪我走一趟,对了,刚才没人上门求投资吗?”

    “没有啊,怎么了?”

    “没什么。”尹鹤搪塞了过去,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没找上门来,不过自己能帮的都帮了,心安理得。

    阿芙坐在尹鹤的老板桌上,晃荡着腿道,“还没问你呢,今天的相亲怎么样,就那个大花臂。”

    “你都知道啦。”

    “我帮你选的嘛,偶像。”

    “哼,居心不良。”

    “什么,你又相亲了!”孟繁舒突然发声道。

    尹鹤吓了一跳,“你什么时候进来的?还偷听我们说话!”

    “我一直在啊!”

    “有吗?”

    阿芙:“她一直站在门口没出声。”

    尹鹤:“妈的,这个办公室太大了,我都没看到,就见远处有个小黑点,原来是你啊。”

    孟繁舒走近了些,“你还没说相亲的事呢!你真的喜欢那个女人吗?”

    阿芙觉得自己有点多余了,“我先出去了,别忘了跟员工们的聚餐,你买单。”

    “阿芙等一下,”尹鹤看着孟繁舒硬着心肠道,“我的事没必要跟她一个小辈儿解释,马上到点了,提前下班吃饭吧,小舒也一起。”

    孟繁舒盯着尹鹤,“好的,小舅!”

    ~

    就在尹鹤在办公室的这几分钟,公司所有员工都已经熟悉了大老板的履历,知道这位是能够和扎克伯格、杰夫·贝佐斯谈笑风生的大佬,还有企鹅的小马哥也对他非常推崇,一直想拉他入伙,做一把交椅。

    这顿饭尹鹤没有陪完全程,吃了一个钟头他就拉着阿芙去了机场。

    今天寡姐就要走了,身为朋友,他和阿芙来送送。

    阿芙和寡姐的关系也非同一般,尹鹤只是去她家配过种,而阿芙父母家的狗狗就是寡姐家狗狗的种,说起来都是亲戚呢。

    和来时的低调不同,走的时候寡姐被很多国内外狗仔盯上了,为了最后见一面,阿芙掩护她,让她在跟尹鹤在车里见了一面。

    老友离别,话不多,看行动……

    送走寡姐后,尹鹤打开车窗,在等阿芙的时候,俞翔来电话了。

    “尹先生,好消息,好消息!”

    “说说看。”

    ………………

    1、“我跟她留了联系方式。”

    2、“我们一起吃饭了。”

    3、“她就睡在我这里。”

    4、“我被人打了!”

    ps:这一局选的是程度,另外恳求推荐票,这几天落后太多了啊,老佛虽然一更,但量没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