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战国万人敌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意外发现
    “君子这就要前往逼阳?”

    挺着个肚子,商小妹一脸的不舍。其实她的不舍比较假,对于自己老公实力怎么样,她比谁都清楚。

    之所以还专门过江来送君一别,主要是为了告诉别人,老娘的肚子大不大?你们猜是谁搞大的?

    过了一个春天,商小妹的肚皮其实也就稍微圆了一些,离大肚婆还有十万八千里。只是她拼了命挺着肚子,倒是让人觉得这女子肚子里果然有货。

    “你装什么呢,怕别人不知道你怀上了?”

    横了一眼小老婆,商小妹顿时一脸娇羞,掩嘴窃笑,又掩饰不住自己的得意,这小妞眼珠子忽闪忽闪看着李解:“这几日来了不少外国人,兴许会有奇女子,君子自去逼阳就是,妾眼明心亮,定能帮君子寻觅几个良家。”

    “……”

    听听这话,是人话吗?

    李县长顿时情绪激动起来,这么背德的言语,实在是让人……感动。

    情不自禁就搂住了商小妹:“商姬贤惠啊,好,等我回来,给你专门盖一栋大榭!”

    听到老公这话,商小妹更是爽到不行,现在除了她,只有美旦有了一个李雷,她生了子女,显然就是仅次于美旦。

    “君子待妾至深,妾亦不负君子。君为天,妾为地。”

    “不,地还是地,但我是牛……”

    不远处,轮式重犁前头慢悠悠地六头耕牛,已经快要不行了的样子。

    但是李县长寻思着自己兴趣爱好也不多,爱好务农,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嘛。

    只是听到商小妹说起最近外国人变多了,李县长眉头微皱:“最近老外特别多?”

    “连燕人都有,还有‘狻猊’人。”

    “狻猊……人?”

    李县长一脸懵逼,狻猊是几个意思?

    “秦国巨贾带来的奴隶,有狻猊入贡姑苏,黑白二兽,甚是丑陋。”

    然后商小妹就在那里描述着这狻猊到底长什么模样,李县长听着听着就觉得不对头,眉头一挑:“那畜生是不是长得跟老虎一样,然后脑袋上有一圈毛?”

    “对。”

    “这他娘的就是狮子嘛,狻猊……狻猊个鸡儿。嗯?等等,狮子?”李县长双眼圆瞪,“卧槽,秦国已经这么牛逼了吗?能弄到狮子?”

    而且还是黑白双色狮子哟。

    李县长寻思着自己还是做工头那会儿,白狮子倒是见过,黑狮子,那是真没见过。

    曾经还是工头那会儿,李解差点因为大象吃皇粮,后来就不收国家保护动物了,国内没有的动物,李解也不知道算不算保护动物,但寻思着都是动物,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所以一概是不收的。

    但是哪里有狮子,李解还是知道的。

    有一次给阿三的一个村庄修小水坝,当地的土王公一看中国兄弟多快好省保质保量,顿时就不想全额支付工程款,把祖传的狮子捉了几头出来,说是多的钱没有,剩下的拿狮子抵。

    李工头没办法,只好把狮子卖给了马戏团,总算也不亏。

    一只公狮子,在当时也能卖个五六万。

    有了这个宝贵的经验,李解对狮子也略有了解,这狮子吧……如果秦国真的在两千多公里外有影响力,那逮到狮子也没什么,很正常。

    因为波斯狮极其亚种,曾经广泛地流窜在里海到帕米尔高原之间的大草原上。

    李解没见过,但马戏团的宣传手册上,是这么说的。

    反正他也不关心,狮子看着就不好吃。

    “狻猊人。”

    李县长摩挲着下巴,照商小妹说的,这大概就是跟着秦国商人进入中原的野生老外,不出意外讲话都是带着烤串味儿的那种。

    金碧眼种,李解在吴国不是没见过,姑苏就有。但属于王子公孙的玩物,宴会上的助兴之物,私人聚会上,当时还是李乡长的李解,也悄悄摸摸地瞄了两眼,啧啧,那真是……太让人羡慕了。

    要不是怕得病,当时还是李乡长的理解,真想跟老妖怪讨要几个细皮嫩肉的。

    能卖到东方来的奴隶,品质果然都不差,质量上乘啊。

    档次不够的蛮夷,大多都有体味,而且毛浓密,看了不吐就已经相当了不起了,还能微微一硬的,那真是钢铁侠中的钢铁侠。

    “君子可是要看看狻猊人?”

    “老子要看那些东西干嘛?我就是觉得奇怪,怎么突然就多了这么多老外?这不科学啊。”

    “唔……”

    听到老公神色严肃,商小妹一边抚摸着肚子,一边也在思索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不等李解说要保重,她开口道:“倒是还有一桩流言,姑苏、太仓、延陵、江阴,都有商氏子弟听说过。”

    “噢?说说看。”

    所有小老婆当中,商小妹最有把握重点的才能,要不是捡到李县长的是美旦,否则现在生李雷的,指不定就是商小妹。

    “有流言称,有人欲刺公子巳……还有晋国公子小雀。”

    公子小雀,因出生时有青雀入晋侯怀中,故而给这个儿子取名为小雀。只是提到这个名吧……让李县长的双眼,瞬间从猥琐变成了级猥琐。

    “刺公子巳还有晋国公子。”

    李县长沉吟了一会儿,微微点头,他觉得这个事情,还真是挺靠谱的。

    搞死了两个级大国的太子,还不是美滋滋?这直接让两个级大国的国内瞬间跟大酱缸一样,完全糊得不能再糊啊。

    最糟糕的就是吴国,老妖怪现在能活多久,他自己心里也没谱,但肯定是身体出现了问题,否则不会快刀斩乱麻,直接解决掉了最能打的儿子公子寅。还把一批下级军官直接流放到善道、棠邑、淮县等等江北城邑或者县邑。

    这将来只要公子巳上位,随便抬一手,说寡人给你们一个尽忠的机会,这些原本簇拥着公子寅的下级军官,立刻就会变成最忠臣的舔狗。

    好吧,可能不是最忠诚的舔狗,但一定是最愿意帮新王咬人的狗。

    老妖怪留给了接班人施展仁义恩德的机会,这个机会还挺完美的。就算那帮下级军官有脑袋清醒的,但他愿意清醒吗?肯定不愿意啊。

    宁肯装糊涂做舔狗,至少有机会翻身啊。

    整个家族以后还能不能继续吃肉,不就看他舔得怎么样吗?这要是为了面子,为了什么骨气和尊严,为了对旧主人的忠诚,然后就拒绝成为舔狗,他的族人先把他打死,而且毫无压力,毫不犹豫!

    不过这一切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这帮下级军官,无所谓谁做新王。他们要舔的,是新王,而不是什么公子巳。

    姬巳是公子,他们不舔;姬巳是大王,伸出湿漉漉的舌头,舔得飞起。

    所以说有人要是刺杀公子巳,还真是能搞出很多事情来。至少吴国的大动荡,可能就不会避免。

    然而李县长觉得纳闷啊,你说你要搞刺杀,怎么就搞得全世界都知道了呢?还传到了老妖怪的眼皮子底下,这不是闹么。

    “商姬,你说这流言,会是欲图谋刺之人所流传出来的吗?”

    “这如何可能?”

    商小妹觉得老公的逻辑不对啊,“若是流传出来,行刺之事,岂能成功?或许,是主谋之人并无识人之明,所寻刺客将消息出卖。”

    “有这个可能……”

    点了点头,李县长想着,现在想要搞死两个级大国继承人的,肯定是宋国。

    这宋国是打算先把流言传得满天飞,好撇清自己?

    毕竟,现在所有人都想着,谁要行刺两个级大国的公子啊,想来想去,现在只有宋国老乡喽。

    不过现在既然都流言满天飞了,那宋国老乡的嫌疑,肯定也会减轻。

    哪有那么傻的刺客,对不对?

    只是李县长总觉得这套路好像在哪儿见过,就是一时想不起来。

    “算了,不想了,死什么公子关我鸟事,我又不是他爹。”

    言罢,李县长搂着商小妹道,“这次出去,你好好在家养胎,你身材没有旦那么好,奶水肯定不足,要是没奶水了,记得提前找好奶妈。”

    “谁说的!妾的奶水肯定很足!”

    商小妹坚决否认,并且双手托胸掂了掂,“这数月以来尽心尽力,照着君子所嘱饮食,还日日数次按摩,已经大了不少。妾量过了,大了最少两寸。”

    “你那是吃胖了,等你瘦下来你就有的受了。你难道没听说过,瘦身先瘦胸?还有喂奶姿势好好请教一下旦,别到时候吸瘪了不说还下垂,那就不好看啦。”

    “……”

    一张俏脸顿时一阵红一阵白,盯了老公那张丑脸好一会儿,商小妹这才道:“君子稍等!”

    拎着裙摆踮着脚,商小妹转身到了来时坐得马车边上,然后喊道:“夭夭,我有一事相求。夭夭可否随君子同行?”

    车厢的窗帘被掀开,蛇精那怕生害羞的脸张望了一下,看到了不远处站着的李解,又看了看窗边的商小妹,这才嗫嚅小声道:“女夏是让吾看住君子?”

    “不,此次交战,必是大战,君子战必胜攻必克,倘使战胜,定有绝艳美色任其处置。夭夭,到时多多择选体力极好的绝色,送与君子享用。”

    “这是为何?”

    蛇精双目圆瞪,妖艳姿容这时候都变了色,实在是没想明白商小妹这是要干啥。哪有给老公多塞美女的,这不是让自己的地位边缘了吗?

    不过商小妹却是淡定的很,对蛇精道:“夭夭,适才我同君子相谈,我自比为地,比君子为天。君子却是自比犍牛……如此,好叫君子知晓,这世上没有累死的地,只有累死的牛!”

    此言一出,蛇精妙目闪烁,竟是浮现出莫名的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