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囚唐 > 一三一 吴关:我是不是激动得有点早?
    子时,初。

    闫寸一路跟着几人,直至黄员外在城北的庄园。

    他远远看到庄园大门开启,四名仆从抬着竹椅进了门,紧接着,三名仆从推搡着方白眉,将他也推了进去。

    门迅关闭,周围安静下来。

    闫寸自周围住家的屋顶略至庄园侧面,翻身落地,快步贴近庄园侧墙。

    侧墙外是一小块空地,空地上杂草丛生,还有一些被丢弃的砖瓦,看样子最近周围有人家修缮过屋子。

    院墙颇高,仅靠助跑是攀不上去的,闫寸捡了三块破损的方砖,摞在墙根。

    助跑几步,脚踩方砖一力,闫寸的手攀上的墙沿。

    他依靠臂力将自己提了上去,保持着刚好露头的状态。

    庄园占地颇广,后院有一处水潭,被错落的屋子遮住大半,没遮住的部分泛着细碎的月光。

    除此之外,庄园内只有一处灯火。

    没人吗?这么大的院落,仆役婢女呢?他们不点灯吗?闫寸思索着。

    他屏息听了片刻,确定周围没人,双臂一用力,翻过了院墙。

    落地后,闫寸趴在草丛没敢动。

    等了几个弹指,闫寸起身,猫着腰,向灯火所在处摸去。

    转过几道回廊,他听到了细微的人声。

    就在下一进院子。

    闫寸在无人看守的院门口探头看了一眼,院内堂屋点着灯,因此可看出屋内晃动的人影。

    屋外有仆从值守,正是抬竹椅的四名仆从。他们正在传递一只水袋,也不知是在分水喝还是在分酒喝。

    闫寸虽未与他们交过手,却知道他们功夫极扎实。

    因为他见过他们抬竹椅。

    竹椅不似轿子,它有韧性,抬起来走难免忽忽悠悠,人坐在上头,走不了多久就要反胃了。因此有人经营租赁轿子的生意,却没有人租赁更加轻便的竹椅。

    可是这四人将竹椅抬得稳极了,如坐平地,毫无颠簸之感。

    他们无论步伐大小、快慢,还是方向控制,都配合默契。

    关键是,闫寸并未从他们身上看出长期训练刻意配合的痕迹。

    这是四个可以各自为战的高手,因为功夫高强,所以可以与他人无缝配合。

    突然,闫寸后背的汗毛全竖了起来。

    那是一种经历过无数次生死才能培养出的预感,仿佛死神在他耳边吹了一口凉气。

    闫寸缩紧后背,向一旁滚了一圈。

    就在他滚倒的同时,一支箭擦过他的手臂,钉入院墙。

    “谁?”

    院内的仆从听到箭矢声,瞬间警觉起来。

    他们两两一组,两个守在亮灯的屋门口,两个抽刀,向着院外摸来。

    闫寸向身后瞥了一眼,对方应该在树上。

    就在他评估院内的四名仆从时,身后树上有个人正盯着他,像一只随时准备俯冲捕食的老鹰。

    看到箭矢,闫寸便知道,跟杀死冯员外的是同一名弓箭手。

    他只能藏在一根门柱后,并祈祷门柱足够宽大,使对方找不到再次射箭的角度。

    祈祷似乎灵验了,对方没再放出箭矢,好弓手绝不会放没把握的箭。

    然而没用,仆从已走到了院门口。

    他们脚下沉稳,长刀挡在身前,小心戒备着。

    距离还有五步,隔着一道院门,双方已看到了彼此。

    今晚月色真好。

    看到对方的瞬间,闫寸动了起来。

    他猛然冲向两名仆从。

    仆从被他的悍勇吓了一跳,本能地后撤一步,准备迎敌。

    然而闫寸只冲出一步,突然又收了势头。

    直到一支箭矢自他的头顶掠过,钉在高大的门框上。

    就是现在!

    趁着对方上弦的瞬间,闫寸冲进门内,重新找到了掩体。

    嗖——

    又一支箭矢飞来,钉在门框上,比上一支深,弓手放箭时似乎带着被戏耍的怒气。

    “哈——”

    从一名优秀弓手的箭下脱逃,使闫寸浑身的细胞都兴奋起来。

    从院门口到亮着灯的屋门口,有约莫两仗距离,其中大半没有掩体。

    他只能向前冲。

    “来吧。”

    闫寸拔出刀,与两名仆从战成一团。

    嗖——嗖——嗖——

    疯子!

    弓箭手是个不顾同伴死活的疯子。

    又或者,他与仆从并非同伴。

    闫寸一脱离掩体,箭矢接连飞来,甚至射伤了一名仆从。

    以仆从牵制弓手的计划落空,闫寸迅从夹击中脱身,直冲向亮着灯的屋子。

    他毫不犹豫地放出弩箭,逼退守在屋门口的两名仆从,闫寸闯进了屋内。

    不得不说,人有时候还是需要外力推一把,原本没什么信心对付四名仆从,被那弓手一逼,也做到了。

    进屋的瞬间,闫寸弹出一枚铜钱。

    铜钱自烛火上方飞过,带动的气流吹灭了烛火。

    屋内瞬间漆黑一片,外面的人无法摸清状况。

    “谁敢来!我就杀了你们的主子!”闫寸道。

    这绝不是虚张声势,说话时他已掐住了黄员外的脖子。

    黄员外的身体轻飘飘的,他身上有一股老年人特有的味道。

    陈旧腐朽的,潮湿的,在药罐子里浸淫久了的味道。

    闫寸将他从矮塌上提起,味道便散了出来,充满整间屋子。

    他右手掐着黄员外的脖子,左手的刀则架在了另一条脖子上。

    屋内还有一个人。

    陈初秋。

    院阁行会会陈初秋。

    “陈会,又见面了。”闫寸向他打着招呼。

    陈初秋一动也不敢动。

    今夜的月色真好,月光透过窗纸,淡淡的,恰让闫寸手中的刀反出冷光。

    “他太老了,”陈初秋道:“你再不放手,他就要被掐死了。”

    “陈会真是个大好人,这种时候还替别人着想。”闫寸道。

    “我只是觉得,你来黄员外的府邸,总不会是为了对付我吧?”陈初秋道。

    “那得问一问黄员外了。”闫寸松开掐在黄员外脖子上的手,问道:“这么晚了,陈会还来登门拜访,定有急事吧?”

    黄员外揉着脖子,猛咳几声,将气喘匀了,道:“你可知道我的靠山……”

    “你可知道,你的靠山即将大难临头。”闫寸打断了黄员外,“所以,现在提什么靠山,除了激怒我,不会有别的结果。”

    他看不清黄员外的脸色,却知道对方的脸色一定难看极了。

    “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明白吗?”

    不待黄员外答话,屋外有人喊了起来。

    “勿伤吾主!否则我们绝不放过你!”

    闫寸撇撇嘴。

    他不信这种威胁,主人若是死了,他们又该向谁效忠呢?

    但他并未拆穿,只是要求道:“将你们抓来的人,那个叫方白眉的,给我押来。”

    外面沉默了片刻。

    “好。”有人答道。

    闫寸看向黄员外,“告诉他们莫耍花招,否则……你知道的。”

    黄员外忙喊道:“按他说的办,全听他的。”

    “很好,现在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陈会为何深夜来访?”

    “他来与我商量,想趁冯员外死,买下冯员外的几间邸店。”黄员外道。

    陈初秋用招手代替点头,接过话道:“对对对,我来就是为了生意上的事。”

    “生意,呵……”闫寸反问:“究竟是购买,还是霸占?”

    “买,绝对是买,童叟无……”

    “我问你,”闫寸手中的刀在陈初秋肩头点了一下,吓得他连手也不敢招了,“我问你,你要买下邸店,为何要来跟黄员外商议?”

    “这……”陈初秋想要抬手去擦额上的汗,又忌惮脖子边架着的刀,“我实在没钱……就……就想来借些钱。”

    似乎合理。

    闫寸却摇了摇头。

    “我知道鄂县院阁生意不好做,你不过是勉力支撑,手头并不宽裕,不过……”

    闫寸伸出一根手指,“第一,你哥哥陈晚春乃是酒业行会的会,酒水生意还是有利可图的,你不去问兄弟借钱,却来黄员外这儿……我若没猜错,黄员外这儿应该只能借到高利贷吧?

    生意人可都知道,不到万不得已,高利贷绝不能碰,尤其赌坊的高利贷,那可是要吃人的,你胆子可真大。”

    闫寸伸出了第二根手指,“第二,我很费解,既然院阁生意不好做,你为何不将院阁改为邸店?改造的成本并不高,何必一直亏钱挣扎,直至冯员外死,才生出经营邸店的念头?”

    “第三,”闫寸伸出了第三根手指,而后又握成了拳头,这是他要说的最后一点,“第三,深居简出不喜交际的黄员外,竟然允许一个曾经与其作对的商人深夜入府,竟还是为了借钱,这可不像黄员外的做派。”

    闫寸向屋门瞟了一眼。

    方白眉还没带来吗?外面的人会不会使诈?

    闫寸决定以不变应万变。

    他挥刀,将矮塌上的方形靠枕劈开,靠枕内填充的碎布露了出来。

    闫寸挑了一根长条形的布料,扯了扯,确定结实,便用布料将陈初秋的双手反捆在了身后。

    如此,便不必再拿刀指着他了。

    而后,他将黄员外的手也捆了起来。

    捆绑黄员外时,闫寸问道:“你要把方白眉送哪儿去?”

    “啊?”

    这一声反问,前半截透着迷茫,后半截则是试探着想要蒙混过关。

    他已知道回来路上的对话被闫寸听到了,却又试图否认。

    闫寸没接话,只是忙着往他的手腕上缠布条。

    “那个……”黄员外心虚了,“我要送他出城的,他不是……那什么,跟死了的冯员外有些过节吗,麻烦啊……”

    闫寸还是不说话。

    沉默是惶恐的催化剂,加之手被捆住,黄员外只觉得被人捏住了命运的后脖颈,偏偏他还胆大包天地向那人撒谎。

    他的肩膀开始颤抖。

    看着他瑟缩不止,闫寸想到了一个问题:人是年纪越大越怕死的吧?

    闫寸终于打破了沉默。

    “需要我提醒一下吗?就在刚才,回来的路上,你对方白眉说,让他去那儿待一阵子,如果我问得不够具体,那我现在重新问一遍,那儿是什么地方?”

    “我的……我在别的地方还开了买卖,就是……让他去别的地方躲一躲……”

    “不是,”闫寸摇头,“他很害怕。”

    话音刚落,闫寸的刀动了。

    刀在陈初秋大腿上划过。

    他的刀太快,以至于陈初秋没感觉到痛。

    直到血浸湿了裤子,又滴滴答答落在地上。

    痛感慢慢袭来。

    陈初秋张大了嘴,他终于害怕了,他想喊叫。

    “嘘——”

    闫寸示意他噤声,他便立即闭上了嘴。

    听话,保命。陈初秋心里只有这个念头。

    “一句实话都没有,”闫寸道:“是什么让你们觉得骗我可以不用付出代价?”

    两人拼命向矮塌深处缩去,缩成了两只鹌鹑。

    “从现在开始,撒一个谎我就割一刀。”闫寸的刀松松垮垮地放在了陈初秋腿上,“你说得对,他太老了,稍不留意就会死,所以,他的刀你来挨。”

    “我说!我说!”陈初秋几乎是尖叫着保证。

    闫寸又冲门口瞟了一眼。

    陈初秋如此大声尖叫,外面一定能听到,竟然没人出声问一句?

    强烈的不安袭上心头。

    他重新环视这间屋子。

    屋子不算小,除了矮塌,还有一张书案,一把高椅。

    靠墙有书架和箱柜。

    外面的人能攻进来的地方,唯有门窗而已。

    此刻,门窗皆已被他上了栓。

    他一时想不出对方能耍什么花样,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外面那个弓手,是谁的人?”闫寸再次提问。

    这回,黄员外立即积极答道:“不是我!是他的人!”

    “不不不……”

    陈初秋晚了一步接话,懊恼地直拿脑袋去撞矮榻边沿的扶手。

    闫寸觉得不妥,伸手去拦,却晚了一步。

    咔啦啦——

    机簧运作声响起。

    矮塌几乎是瞬间反转,露出了其下贴着墙的一处洞口。

    下一瞬,一只箭从洞口射了出来。

    机簧声响起的瞬间,闫寸便一把抓过轻飘飘的黄员外,挡在了自己身前。

    他可不是什么心疼恶霸的白莲花。

    黄员外只张了一下嘴,求饶还未喊出来,就被射中了胸膛。

    “啊啊啊——”

    知道自己就要死了,他恐惧地大声叫喊,两只手乱抓。

    他太瘦了,根本无法完全挡住闫寸。

    趁对方更换箭矢的间隙,闫寸又抓过了陈初秋。

    陈初秋一挡在身前,弓箭手立即收势。

    “真是你的人。”闫寸推着陈初秋上前,抽刀向洞内砍去。

    他必须守住洞口,将里面的人堵住,一旦他们出来,闫寸就要面临以一敌多的被动局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