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火影之我的手办军团 > 第四章 不一样的库洛洛
    房间内地板上残留的血迹并不十分明显,似乎有被拖动的痕迹。

    在水无月凛的仔细寻找下,现门口处也残存着一丝淡淡的血痕。

    虽然无法百分百确定,但他大致已经猜到了这处房间主人的下场。

    水无月凛的怀疑并不是没有任何根据。

    流星街出身的库洛洛能成为幻影旅团的团长,自然不会是一个仁慈善良的家伙。

    或许对待旅团内的成员有着那么一丝关心,但他毕竟也是连自己的性命都没那么重视的存在。

    整个幻影旅团,在猎人世界当中都称得上是穷凶极恶的组织。

    哪怕旅团的成员个个个性鲜明,却也无法掩饰他们盗贼的身份。

    而库洛洛更是将那种盗贼的本性衍生到了极致,只看他的念能力便能够知晓他的性格。

    盗贼的秘籍,能力就是在达成一定条件之后能够偷取对方的念能力。

    “去盗走,只要渴望!”

    “去剥夺,只要需求!”

    “想要的东西,一定要得到手!”

    三句话基本阐述了库洛洛是一个怎样恶劣性格的人。

    对流星街出身的他而言,杀人或许就像是喝水要拿杯子这个举动类似的概念吧。

    并不是因为喜欢杀人,而是想要夺取他人的东西,杀人是最快捷方便的。

    难道正常人想要喝水还要自己制作一个杯子吗?

    想到这点,水无月凛盘坐在地,长长吁了口气,感觉空气隐隐有些凉意。

    即便是将大鼇紧紧裹在身上,却仍然感到身体有些冷,心中涌起一股难以诉说的感受。

    这可不是看动漫啊,而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他也不是一个心理扭曲的人,而是一个心态正常,甚至有些善良的普通人。

    就在他目前所坐着的这个房间,十个小时之前刚刚死去一个人。

    而杀人凶手还细心的照顾了自己一整夜。

    该怎么形容这种复杂的心情?

    水无月凛不知道,只是觉着内心有些堵,有些生气,甚至隐隐有些害怕。

    “或许应该跟他谈谈...”

    他自言自语道。

    而位于西边的一处略显颓靡的镇子前。

    白色的雪地之中留下一串长长的脚印,一身单薄麻布衣的库洛洛眼神平静的看着眼前的镇子,轻声道。

    “终于到了吗...”

    “仔细想想的话,凛的身体似乎还需要补充一些营养...”

    他轻轻拈着下颌,似乎想到什么,点了点脑袋,平静道。

    “嗯...太瘦了...”

    说完,便一闪身,向着镇子内进。

    或许是这个国家治理太差,整个镇子显露出一股萧条的景象。

    不过,很显然,药店的生意不在其中。

    一场初冬以来突如其来的大雪使得镇子上生病的人多了不少。

    再加上平民们本身就生活在一股消极的氛围之下,匮乏的身体自然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毛病。

    在镇子上,其他的摊位店铺生意都是较为低靡。

    位于镇子东边的药材店,生意却是越兴隆。

    库洛洛来到此处时,几个药店的帮工学徒正在给客人抓药。

    就在他正要上前询问医师是谁的时候。

    “坂田医师,昨..昨天这份药才二十两,今天怎么就七十两了...”

    “求求您卖便宜些吧...我母亲昨日生病...真的拿不出这么多...”

    一位衣着朴素,面色却有些精致的少女此时小脸有些涨红,忍不住小声哀求道。

    然而,她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药店中一位腰肥体圆的中年男子呵斥打断。

    “不要乱说话,小鹿子!”

    “大雪封路,你以为这药材是我想提高价格的吗!?”

    “我一心一意为镇子上的邻居们服务,你这么乱说话让大家听了还怎么看我!?”

    听到中年男子的呵斥,名为小鹿子的小女生显然有些害怕,连忙躬身道歉,却还是小声哀求道。

    “求求您,坂田医师,再便宜一些吧...”

    坂田医师皱眉看着她,状似无奈的点了点头,然后招呼几位学徒道。

    “你们看着点客人。”

    然后一指小鹿子,叹气道。

    “那你跟我过来,我给你母亲找些便宜的药材。”

    听到这话,小女生的脸上先是一愣,然后露出一份惊喜,连忙躬身道。

    “谢谢您,谢谢您,坂田医师!”

    库洛洛却是瞥到了医师转身时嘴角露出的那丝窃喜,不过他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随意的走进店里。

    药材店的内部,一处积压药材的仓库。

    小鹿子不明所以的跟着中年男子来到这里,也不敢多问。

    忽然,坂田医师停下了脚步。

    只见他瞥了一眼一旁的药材,随手抓过一包,然后转过身,脸上带着一丝得逞的笑意,略显猥琐道。

    “小鹿子呀,你母亲生了病,这份质量上佳的药我这做叔叔的就做主免费给你了。”

    小鹿子先是一愣,有些不敢相信。

    不过在看到坂田脸上的表情之后,却是脸色一慌,不仅没有上前,反而向后退了一步,小声道。

    “不用了,坂田医师,您..您给我些便宜的药就行了...我..我会出钱的...”

    看到小鹿子向后退步,坂田的脸色有些难看,斥声道。

    “我这做叔叔的好心帮你,你这是什么态度,小鹿子!”

    说着,竟然直接跨前一步伸手抓向小鹿子。

    眼看着体肥腰圆的坂田抓来,小鹿子俏脸一白,连忙尖叫着向后跑,可被一把抓住了肩膀。

    就在这时候。

    “咔嚓——”

    “啊!”

    一声杀猪般的痛呼声从坂田医师的口中传了出来。

    俏脸苍白的小鹿子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扭曲成两截,白骨径直刺穿的血淋淋的手臂,小脸霎白无比。

    此时此刻,两人都才注意到不知何时出现在此处的库洛洛。

    “你...你是什么人!?”

    坂田医师的额上满是冷汗,脸上的五官狰狞扭曲,却是露出一股畏惧。

    这..这家伙是什么人!?

    难道是忍者吗!?

    听到坂田的问话,库洛洛才瞥向他,脸色倒是十分平静,缓缓道。

    “为了避免太多麻烦,我想这种方式应该能让你稍微配合一下。”

    “能麻烦你给我找一些可以补身体的药材吗...应该是大补的那种...”

    听到这话,坂田表情一变,内心疯狂喊道。

    这家伙...难道是疯子吗!?

    竟然...竟然就因为这种理由...把我给!?

    库洛洛说到这的时候,仿佛才注意到一旁的小鹿子,奇怪的瞥了她一眼,声音十分平静道。

    “无关人员的话,就带上东西离开这里吧。”

    已经吓坏了的小女生俏脸怔了怔,看向库洛洛。

    在确认了他的话之后,连忙想要逃离这里。

    不过随后又舍不得药材,那是她体弱的母亲现在极为需要的,还是颤抖着回过身捡起了地上那包药材。

    正要走,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回头小声道。

    “你..你还是快跑吧,镇..镇子上有护卫队,被他们抓到的话会死的...”

    听到小鹿子的话,库洛洛似乎想到了什么,神色一怔,然后看着她,开口平静道。

    “抱歉,不能放你走了。”

    骤然听到这句话,小鹿子都不知是什么心情,小脸瞬间霎白,几乎哭泣道。

    “我...我不会乱说的...求求您!我还有母亲要照顾,求求您大人,我不会乱说的!”

    库洛洛眉头一皱,随后一缓,看着她,缓缓道。

    “在镇子的门口等我吧,想要活下去的话需要替我做一件事,逃跑的话你应该知道后果吧。”

    小鹿子连忙点头,擦了把小脸,这次瘦小的身子毫不犹豫的直接从此处逃离。

    自始至终,库洛洛也没有太多的反应。

    此时,他扭过头看向坂田医师,瞥了周围的药材一眼,平静道。

    “该你了...挑出我所需要的药材吧...”

    ...........

    位于小镇的门口处。

    寒冷的冬天里,小鹿子瘦小的身子紧紧怀抱着药材,乌黑的眸子中却是止不住的害怕,不知道等候自己的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她在这里已经等了一会儿了。

    就在这时,街道对面的一道身影的出现却是让她身体一颤。

    不过,当那道可怕的身影来到她面前时,她却是愣住了,看着眼前这人的造型,心里面的恐慌似乎也减弱了许多。

    只见库洛洛左手提着几只烤鸡,肩膀上挎着几大袋包起来的药材。

    右手则是握着一大块切割好的生猪腿,腰间缠绕着一些佐料,看起来倒像是一个采购的厨子。

    不过显然库洛洛并没有在意这些的意思。

    在猎人世界当中,流星街是一处可以丢弃任何东西,不被各国政府承认的三不管地带。

    垃圾.武器.尸体.婴孩...这个世界舍弃的任何东西这里的居民都会全部接收。

    而出身流星街的库洛洛更是从小就明白一个道理。

    想要的,就要不择手段的去夺取,过程丝毫不重要。

    此时没有念能力的他希望凛能够健康起来,这是最简单快捷的方式,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看着在此处等着的小鹿子,库洛洛点了点头,然后平静道。

    “位于这个城镇东边的方向,大约一个时辰的路程的距离,有一个村子。”

    “我需要你去那里照顾一个人。”

    听到这话,小鹿子颤抖着声音,开口说道。

    “我的母亲刚刚患病...需要我来照顾...”

    库洛洛看了她一眼,沉吟一下,询问道。

    “你还有什么家人吗?”

    听到这,小鹿子身子一颤,低着头小声道。

    “没有了,只有我和母亲两人生活。”

    对此,库洛洛缓缓道。

    “那就等你母亲好一些,一起来吧。”

    “凛现在的话...多一个人照顾他也是件好事...”

    并没有再征求小鹿子的同意。

    在此时的库洛洛看来,能够让她们照顾凛,实际上是一件无比幸运的事。

    如果不是此时的他没有念能力的话,他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安排。

    对于这个世界,他也是无比陌生的,需要警惕很多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