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无垠 > 第十八章 波涛暗涌
    一听到担架上传来的那个声音,安猛立刻就扑了过去,来到担架面前,一脸关切,还带着一丝欣喜,“强子,强子,怎么样……”

    “呵呵……我还活着?”担架上的那个人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虚弱的说道。

    “可是打不死的小强,不活着难道是死了……”

    “刚刚看周围……这么黑……我还以为在阎王殿呢……心想老天爷终于……终于要收我了……”叫“强子”的那个人居然还咧嘴笑了一下。

    “别说这些屁话,现在感觉怎么样?”

    “水,给我点水……”

    王无垠已经把那个竹筒递了过来,在如此近的距离,借着天上的光线,那个人也看到了王无垠的面孔,”他……他是……谁?“

    “是在这片林子里遇到的驴友,等好了我再给说,来,先喝点水!”

    安猛把竹筒凑到了那个叫“强子”的人的嘴边,让那个人喝了一些水,在那个人喝水的时候,王无垠用手在强子的额头上摸了一下,在强子喝完水之后,王无垠才对安猛说道,“他有点低烧,估计腿上的伤口有点发炎,必须要吃点药,先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他找点东西……“

    说完这些,王无垠就一个人走到了林子里。

    隔了差不多四十分钟,王无垠才又走了回来。

    回来的王无垠手上拿着一大把的蒲公英,一大把披针形的草叶,还有一块野生的三七,他把蒲公英和那一大把披针形的草叶递给了安猛,“手劲儿大,把蒲公英拧汁给他喝了,会有点效果,这是叶子是黄荆叶,防蚊虫的,森林里晚上蚊虫多,把这个黄荆叶捏碎,汁液抹在脸上和皮肤上,可以防止蚊虫叮咬……“

    在安猛拧着蒲公英的汁给那个强子喝下的时候,王无垠则把那那块野生的三七捣碎了,用刀划开强子两只腿膝盖处血淋淋的裤子,认真检查了一下强子膝盖处的两个伤口。

    那两个伤口,触目惊心。

    强子左右腿膝盖处的髌骨和半月板组织已经彻底粉碎,子弹在他膝盖最坚硬的地方留下了两个血洞,穿过膝关节下方的股骨,从小腿后面的肌肉组织穿了出去,这样的伤势,简直就是酷刑,而且很难完全治好,就算治好了也会有有后遗症,搞不好就彻底残废了。

    在王无垠给强子敷药的时候,强子的大腿和全身一下子绷得像钢板一样紧,一头的冷汗,但强子紧紧咬着牙,一点声音都不发出来。

    王无垠也是尽量让自己的动作小心一些,避免触碰到强子腿上的伤口,一直在敷好药之后,强子那钢板一样绷紧的身体才送下来一些,虚弱的对着王无垠笑了一下,“啊……过瘾……谢了……”

    “不客气!”

    “的治疗外伤的这些技术看起来不是在学校里能学到的……”安猛在旁边问了一句。

    王无垠知道安猛刚才一直在旁边观察,有些怀疑自己的来历,他刚刚找草药治疗的这些手段,真不是一般人可以在学校里学到的,而是战场上的救护手段,也是王无垠曾经的本职工作之一。

    “忘了我是驴友了,在野外难免会磕磕碰碰受伤,所以我也就自己自学了一些救护的知识!”

    安猛挑不出王无垠这话的毛病,也就不再询问了。

    “听安猛说那里还有巧克力和肉干,给我来点,那生兔肉可不太好吃……!”强子对王无垠说道。

    王无垠直接掏出两块巧克力还有肉干,递了过去,强子撕开包装,就直接吃了起来。

    这东西,安猛不吃是谨慎,但躺在担架上的人吃,却没有问题,本来就动不了了,只剩半条命,再坏还能坏到哪里?

    看着强子大口的吃着自己带来的东西,王无垠发现这个强子还真是一个胆大心细的角色,如果自己带的食品有问题,这个强子以身试毒,可以第一时间发现并提醒安猛,如果自己带的东西没问题,强子则用这种方式表明对自己的信任。

    吃过药,吃过东西,强子的情况稳定了不少。

    通过聊天,王无垠也知道了强子的名字,强子叫刘小强,也是红龙公司的人,安猛的同事,这次的保护周鹤年教授的任务,原本就是由强子带队,安猛是飞机起飞之前临时加入的,估计连那些雇佣兵都不知道安猛在飞机上,情报出现错漏,所以今日才被安猛一个人逆转了战局,杀得只逃掉了一个人。

    安猛没有再说他们这次的任务细节,王无垠也就没有再问关于杜立巴石碟的事情。

    华夏国被称为雇佣兵的禁地,之前王无垠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有雇佣兵组织敢深入到华夏国内执行什么任务的,但这一次,境外的雇佣兵组织宁愿冒着巨大的风险潜入到华夏国境内,伏击安猛他们也要把新发现的杜立巴石碟拦截和抢夺走,这背后,绝不是小事。

    石碟蕴含的秘密或许只是一个方面的原因,另外一个方面的原因,则是国际国内的形势开始暗流汹涌,危机到来的信号越来越多,就像丧尸开始出现一样,以前许多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现在已经悄然在发生,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三个人就靠在这里这边的崖壁下休息,等过了一会儿,刘小强因为疲惫睡去之后,安猛直接就盘膝坐在了起来,开始闭起眼睛来打坐,王无垠就在一旁看着。

    开始的时候,安猛的腹部随着他的呼吸以巨大的节奏在起伏着,慢慢的,随着安猛的呼吸放得越来越长,他腹部的起伏的节奏也越来越慢,等过了十多分钟后,安猛的全身开始热气蒸腾,皮肤开始变得有点发红,他身上穿着的原本已经湿透的衣服,直接被他的体温给蒸干了,如此再过了二十分钟,安猛皮肤的颜色逐渐恢复正常,但是王无垠却看到他的脖子上和手臂上的经脉随着他的呼吸,像蚯蚓一样的起伏蠕动,神奇无比。

    王无垠羡慕的看着安猛,他知道这是安猛修炼的气功,具体是什么他看不出来,只感觉安猛的境界很高,至少是五级以上的气功师。

    看看眼前的安猛,再想想自己一级都没到的窘境,王无垠在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双方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足足过了一个多小时,安猛才睁开了眼睛,眼中神光熠熠,整个人的气势,似乎又恢复到了巅峰水准。

    “刚刚在修炼气功么?”王无垠小心的问道。

    “嗯!”安猛点了点头,“也看出来了?”

    “我是华夏联大少年班的学生,当然能看出来,我们这个学期已经接触过《混元周天功》,修炼的是什么气功?”王无垠好奇的开口问了了也一句。

    王无垠知道,只要离开这里,自己的身份一定是被对方调查了个底朝天,他少年班的身份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所以干脆就说了出来。

    “啊,还是少年班的学生?”安猛再次惊异的看了王无垠一眼,他应该也听说过少年班,“我修炼的是《八大金刚功》,听说过么?”

    《八大金刚功》?王无垠心中微微一震,这个功法他当然听说过,因为这个功法和《混元周天功》一样,在目前阶段同样是华夏国军中部分精英部队修炼的气功,只是《八大金刚功》好像还要更难一些,并不适合初学者。

    “这个功法名字有点奇怪,我在少年班的时候还没有听说过!”王无垠不想在别人面前表现得太懂,所以藏拙说道。

    “如果在少年班的话以后可能有机会接触到!”安猛对王无垠说着,已经拿起了身边的那支大枪,“今天消耗太大了,可以放心的闭着眼睛睡一下,明天赶路还要消耗很多体力,我今晚给们放哨!”,说完话,安猛抱着那杆大枪,来到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上,三下两下,就爬了上去,把自己藏了起来,同时也给王无垠和刘小强守夜。

    靠在崖壁下面,王无垠虽然闭上了眼睛,不过却并没有睡着,王无垠的耳边,都是山林里的各种声音——虫声,风声,身边躺在担架上睡着的刘小强悠长的呼吸声,还有远处山林里回荡着的猫头鹰和不知道什么动物的叫声,而王无垠的心中,却思潮起伏。

    想着今天遇到的这场战斗,想到今天自己遇到的一切,冥冥之中,王无垠感觉似乎是老天刻意安排的一样。

    当初,自己在这片莽莽大山之中遭遇战斗,一不小心进入到那个神秘的山洞,回到了现在,而今天,自己再在这片莽莽大山之中遇到国外雇佣兵与红龙公司的战斗,中间还牵扯到神秘无比的杜立巴石碟。

    王无垠隐隐之间有一种感觉,自己的命运,在今天之后,将再次迎来一个巨大的改变,那之前刚刚过了几天的安宁日子,有可能就要再次彻底离自己远去了。

    王无垠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再次浮现出那个神秘山洞里的场景,看到那个从花岗岩中钻出来的骸骨,还有那个骸骨下面的那一行字——

    “万劫仙宗……以劫证道……宝珠在身……纵横寰宇……历经万劫……不死则仙……”

    一直到拂晓时分,王无垠眼皮沉重,才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就在他睡着之前,他的脑海里,就在迷迷糊糊之中,突然看到他的眼前出现了一行奇怪的文字。

    ——今日战斗共获得劫点388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