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 意外

    从机场出来,阳光明媚,温柔的心头却一直笼罩着一团乌云。

    在飞机上十多个小时,她一直没睡。

    她要立刻见到尚悬!

    她想知道他到底怎么样了。

    在m国,人生地不熟的,她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尚悬,温柔只得去找尚老爷子。

    到了门口,却被人给拦住了。

    温柔有一张很清纯的脸,黑头发、黑眼睛、瓜子脸,鼻子也不是很挺,很漂亮、清秀的一张脸。

    可是,在外国人看来,她就是一个外国人而已。

    本国人看外国人,就会觉得女人和女人好像都长得差不多,分不清你我她。

    虽然,上一次来维都市,她还在庄园里住了好几天,但她的脸不像尹婉竹那么有辨识度,守卫并不认识她。

    温柔心急如焚,用不太流利的英文和守卫交流了半天,最终守卫才弄懂她的意思,得到的结果却是——老爷子出门了,估计要一周后才回来,你到时候再来找。

    一周后?

    她怎么等得了一周?

    温柔失落的朝着庄园内望了望,叹了口气。

    联系不到老爷子,她也没他的号码,更没有尚家其他人的号码。

    尹婉竹和席正梃远在Z国,而且他们刚刚经历一番风波终于平定下来,她还是不去打扰他们了。

    温柔道谢后转过身,再度试图给尚悬打电话过去,她依旧在黑名单里面。

    温柔蹙着眉头,满腹心事的站在街角。

    她和尚悬每天都会联系,不管多忙,毫不例外。

    可上一次尚悬联系她,已经是在Z国得知消息的前一天了,已经过去整整两天了,杳无音讯。

    他都已经伤到连联系她的力气都没有了?

    还是说他外公彻底的控制了他,不让他和自己联系?

    温柔心中的不安感愈加浓烈。

    最终,她还是决定,她要去见尚悬的外公。

    庄家在维都市也是世家名门,要找到庄家的地址,应该没那么难。

    温柔用不太熟练的英语最终还是问到了庄家的地址,她叫了出租车,半小时后,车子停在了庄家门口。

    下车后,温柔才发现自己疏忽了,毕竟是第一次上门,见的还是尚悬的长辈,且对他来说很重要的长辈,她怎么能两手空空的去呢?

    她又打车去了最近的商场,买了几盒适合老年人的补品,这才又打车回到了庄家门口。

    庄家坐落在维都市寸土寸金的西边,占地面地极广,巍峨而奢华,虽然比不上尚家,但总归是名门望族。

    温柔站在庄园前,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她和尚悬,两个天差地别的人,能走到一起,大概真的是奇迹吧。

    温柔深吸一口气,做好被轰出来的准备,走到门口,报了自己的名字,让守卫通报一声。

    让他没想到的是,过了一会儿,竟然有人领她进去。

    温柔立刻跟着进了大厅。

    她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真皮沙发上的老人。

    老人头发花白,带了副银丝眼镜,因为瘦,双颊都有些凹陷,整个人却有种儒雅的气质,略显疲惫的靠在沙发上,面前是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水。

    温柔愣了愣。

    昨天和老人通了电话,她以为老人一定是很凶的那种人,没想到他竟然看上去完全不是她想的那样。

    可这样的老人家,真的会对自己的亲外孙下狠手?

    “您好,我是温柔。”温柔上前一步,整个人都显得很拘谨。

    “请坐,我是尚悬的外公。”老人抬了抬手。

    温柔将手中的礼品盒放在了价值不菲的茶几上,心中莫名的就觉得,这几样礼品,大概显得很寒酸吧。

    “温小姐,要喝些什么?”庄老爷子淡淡的问道。

    昨天他大概是真的生气,声音一直很冷,这会儿,他的语气很平,让人听不出情绪来。

    “白水就好。”温柔说。

    庄老爷子看了眼旁边的女佣,用英文重复了温柔的话。

    女佣会意,点点头,下去了。

    “庄老先生……我能不能见见阿悬?”温柔实在是心急如焚,也就开门见山的问道。

    她是很想跟着尚悬喊一声外公的,但她不想自己显得太过自作多情。

    庄老爷子微微蹙了下眉头:“温小姐,之所以请你进来,我是看在你不远万里来维都市的份上。但我的态度始终一致——你和阿悬,已经结束了。你回去吧。”

    女佣在白水放在了温柔的面前。

    温柔礼貌的说了声谢谢。

    “我只是想看看阿悬伤得如何了。”温柔争取道。

    她一定要见到尚悬,否则她怎么安心?

    庄老爷子淡淡的问:“见了阿悬,你和他就能结束了?如果你同意待会儿主动提出结束你们之间的关系,我可以让你见他。”

    他的声音依旧淡淡的,却有很浓郁的威胁意味在里面,甚至带了些咄咄逼人。

    “我……”温柔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摇了摇头。

    她怎么可能主动和尚悬分开?

    她开不了口的。

    “那就不要见了。”老爷子道。

    “老先生,阿悬他到底做了什么?您一定要这样伤害他?”温柔到底没忍住,问了出来。

    她昨天在电话里就很想问。

    “他做了什么?”老爷子看了温柔一眼。

    他端着茶饮了一口,才道:“阿悬十岁就跟着我学医,他天资聪颖,在这方面很有天赋,十五岁,他就名声在外了。他一直都是我的骄傲。

    他在这项领域中一次次的突破,是这个圈子里的神话。

    以前他交往了几次女朋友,每任分手的理由都是——他的心里只有医学和病人,根本不把她们放在心上。

    直到后来他遇见了你。

    你成了第一位,医学排第二。

    这也没什么。

    谁都有情窦初开的时候。

    可是你知道那天他突然和我说什么?

    他说他要退出研究室,那个研究室,他花费了十几年的时间钻营,可他轻而易举的说要退出,并且告诉我,他要和你去Z国生活,要放弃自己所有的心血。

    我就问他,是不是为了你,他什么都可以放弃,包括自己的父母,甚至包括我,你知道他是怎么回答我的?”

    温柔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怎么回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