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小说网 > 她比蜜糖甜 尹婉竹席正梃 免费阅读 > 第553章 这就受不了了?
    第553章 这就受不了了?

    席正梃淡淡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席太太,不如你想想要怎么布置我们的海岛,嗯?”

    尹婉竹皱了皱鼻子:“不是还没买下来吗?再说,我哪里懂这些?”

    园林设计,她是一窍不通的。更别说让她去布置一座岛。

    席正梃宠溺道:“不懂可以学。你才二十岁,难道不打算多学些技能?”

    尹婉竹看了他一眼,弱弱道:“我觉得那个好枯燥啊。”

    她不太感兴趣。

    席正梃揉揉她的脑袋,笑:“没人逼人。”

    尹婉竹也跟着笑了下,揭过这个话题,牵手走进电梯。

    电梯门关上那一霎那,总裁办的秘书们立刻聚拢在一起。

    “天哪!真的太甜了!你们看没看到boss看太太那宠溺的眼神?真是羡慕死我了!”

    “绝壁是真爱了!怪不得为了太太跟家里都闹翻了!太太那颜值,要我是男人,为了她死也甘愿啊!”

    “哈哈哈!你想得美!你敢和boss抢女人?”

    “开个玩笑,真是太羡慕太太了。”

    几个人讨论得热火朝天,一道冰冷的声音直接插了进来。

    “都没事做了?堆在这里聊八卦?”

    “尚特助。”

    大家瞧着尚洁那张冷若冰霜的脸,立刻做鸟兽散。

    尚洁冷冷的盯了眼紧闭的电梯门,转身离开。

    半小时后,尹婉竹和席正梃到达了温柔录制节目的现场。

    节目已经录制了一半了。

    原本属于他们的前排位置已经被人占了。

    好在节目组规定了入场人数,所以最末尾剩了两个位置。

    尹婉竹和席正梃的脸上戴着墨镜,直接坐在了剩下的位置上。

    大家的注意力都在舞台上,倒也没人注意到他们突然进来。

    这是一档搞笑类的节目,嘉宾之间玩游戏比输赢,输的一方,要接受惩罚。

    此刻,台上有艺人被惩罚了,台下的观众们哈哈大笑。

    温柔站在里面,娇娇弱弱的,和那些艺人站在一起,有些格格不入。

    温柔好像不太会玩,输了好几次,一直被惩罚。

    大家都在笑。

    尹婉竹却眉头紧蹙。

    一个专业的歌手,来参加这种无厘头的游戏,真是暴殄天物。

    温柔又输了。

    这一次的惩罚是直接被浇一桶冰水。

    温柔站在舞台上,双手抱臂,闭上眼睛,一大桶水直接从头浇下来,浑身瞬间湿透。

    她忍不住发出尖叫声,整个人直接跌坐在地上。

    “哈哈哈……”

    “哈哈哈……”

    舞台上的艺人们和台下的观众们都笑成一团。

    现在不过四月份,南城的夏天来得很晚,需要穿长袖才能抵挡寒冷,温柔的浑身都开始冒烟。

    是冰水遇到空气的升华。

    就跟冬天呼气产生水雾是一个道理。

    温柔浑身湿透,自然是不能继续录节目了,主持人让她去后台换身衣服。

    “小柔!”

    尹婉竹立刻站起身来。

    席正梃按了按她的肩膀,牵着她往后台走。

    后台是工作人员的领地,席正梃和尹婉竹戴着墨镜,两个生面孔,自然被人拦住了。

    席正梃神色冷峻,摸出手机给余可飞打电话,让他立刻打点疏通。

    过了好一会儿,接到电话的工作人员这才客客气气的将两人请去了后台。

    温柔回到后台,清纯的脸上面无表情,好在她用的是防水化妆品,所以妆没花,但发型彻底的散了,披散在肩上,加上衣服贴湿哒哒的贴在身上,整个人显得很狼狈。

    温柔咬了下唇,将眼中升腾起来的雾气压了下去。

    “怎么?这就受不了了?看来,你也没有多爱阿悬呀?”

    一道嘲讽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温柔回眸,盯着此刻正光鲜亮丽的女人。

    女人穿了身价值不菲的高定连衣裙,手中拎的包同样昭示了它的主人是个不缺钱的主儿。

    女人盯着自己镶了钻的纤纤手指,抬起眼皮,嘲讽的看着温柔。

    “瞧瞧你自己,再看看我。看到了吗?你只是个戏子!是个任人消遣的东西,我只要稍微使点儿手段,你在这个圈子里就举步维艰!

    就凭你这样的下贱胚子,拿什么和我争阿悬?”

    温柔站在那里,脊背挺得笔直,垂着的手指还在滴水,却死死的握成了拳头。

    “争?我为什么要和你争?翁情儿,你只是阿悬的过去!我现在是他法律的妻子。你以为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是的,此刻站在她面前,一副居高临下高傲样子的女人就是尚悬的前女友翁情儿。

    庄惠心和尚玮回m国的第二天,尚悬被他们叫走了。

    就在尚悬离开的两天以后,翁情儿出现了。

    很高傲的告诉她,她温柔这样身份的人,根本就配不上尚悬,还声称尚悬总有一天还是会回到她,翁情儿的身边。

    温柔只是默默的听着,没有回应,更没有告诉尚悬。

    她从未为尚悬做过任何事情,这一次,让她为了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做一点点努力。

    于是,温柔开始接各种商演,上各种通告。

    没想到,这翁情儿竟然插手到她的工作上来了。

    刚开始节目没一会儿,温柔就发现了,似乎,大家都在针对她,因为输的人都是她。

    她真的就那么笨么?

    自然不是!

    “哈哈……”翁情儿掩面讥笑,“法律上的妻子?那你以为你真的进得了尚家的门?我告诉你温柔,你呢……”

    翁情儿款款的在扶手椅上坐下来,盯着自己的手指看。

    “温柔,很快,你就会在娱乐圈待不下去的。并且,你会主动离开阿悬,你信吗?”

    温柔气得胸口剧烈的起伏了一下,冷冷的质问:“翁情儿,你不要太过分!你以为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就算是你把我赶走,你以为阿悬就回爱上你了?你错了!大错特错!之前他没有!以后也不可能!”

    翁情儿懒懒的看她一眼:“心理素质真差,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阿悬到底是怎么看上你的?大概是眼睛瞎了吧。”

    “我怎么不知道翁小姐还是个演技派?不如让翁家给你投资拍部电影,否则多屈才?”

    席正梃冰冷的声音插入两人的谈话中。